第98章 咬牙,不会讲话就闭嘴
  • 火影:晓之圣女
  • 巫小槐
  • 2131字
  • 2021-10-04 17:37:16

也就刚从医疗班出来,暗号解读班又在急匆匆的寻找纲手:“纲手大人,自来也大人的暗号有结果了!”

“什么?”纲手大吃一惊之后,赶紧快步赶回火影办公室。

知雨还纳闷了,嘴里暗暗的说道:“那种暗号之类的,佩恩的实力什么的,打败他的方法什么的,直接问我不就好了吗?”

“噗~”静音有感而发:“纲手大人是关心则乱!”也不由看着知雨那张略微能看出怨念的脸,微笑道:“知雨也变得比前几天开朗多了。”

知雨还后知后觉的愣了愣,反问:“有吗?”

“当然!”静音依然对着她笑,还弯下腰,对她悄悄说道:“这样一来,纲手大人也能安心多了!”

知雨好像仍然不是很理解:“她……有那么关心我吗?”

其实她一直看不透纲手,非常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好。到底是有企图?还是有其他的原因?

完全不懂,在此之前也根本不会在意这些事情。

“当然了!”静音的表情有点夸张:“你都不知道,纲手大人跟玲前辈,可是最最要好的姐妹了!你是玲前辈的女儿,纲手大人当然会喜欢你!前几天不是还说,想要亲自照顾你的吗?可是她这个人啊,其实连自己都照顾不明白呢!嘻嘻~”

知雨的眉头微皱,好像仍然不能理解这些事情。因为于她而言,纲手只是个有过几面之缘的“陌生人”。

到底为什么,要对她的事情这么上心?

“你们到底有什么企图?”知雨这样问,并且看似想好了该往外拿什么样的筹码。

“呃……”静音几乎没给吓到花容失色,纠结的考虑了好一会儿,才说:“企图什么的……说出来就太难听了!我只是希望能听你讲一下,佩恩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知雨的眼睛眯了起来,那表情仿佛在说,看吧,果然就是有企图。可是她现在也没有给佩恩保守秘密的心情,于是很干脆的点头:“可以!就当作是你们照顾我这些天的辛苦费用好了!还有刚才验的DNA费用!”

“呃……这……”静音好不尴尬,总觉得良心难安,倍受煎熬,就跟在诱骗无知少女一样。想来想去还是再帮纲手辩解一下比较好,于是结结巴巴语无伦次的说:“其实……这也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其实……纲手大人她……对你是真的没什么企图的!她就只想代替玲前辈好好的照顾你!”

知雨仍然毫无感触,只长出了一口气,说:“好吧!我会说给你们所有人听!”

看样子,误会继续加深了。

静音几乎没怔在当场,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知雨,越看越是怜惜,越看越想哭。

这孩子都经历了什么?为什么就是不肯相信别人会对她好呢?

静音毫无开解的方法,只得带她回去火影的办公室,企盼纲手能有办法跟她有效沟通。

待回去时,才发现办公室里几乎要被挤满了,除了暗号班,还有鸣人和鹿丸,以及一只长着胡子和眉毛的蛤蟆。

此时,那蛤蟆手里还拿着一张纸,上面写了几个字。它就对着那些字左看右看,跟不认识似的,最后无奈道一声:“完全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静音好意的悄悄提醒知雨:“不要惊讶,这是妙木山的深作大人,早已经是仙人了,会说话也不要奇怪!”

知雨的表情不要太淡定,并且说:“没什么好奇怪的!我还见过会说话的蛇,和会说话的蛞蝓!”

“呃……呵呵……”静音这才反应过来,知雨可是现场参与过当年的三忍大战的,当然见过会说话的蛤蟆了。

鸣人听到动静,一转身看到知雨,还惊讶了一把:“知雨不愧是知雨,见到蛤蟆爷爷都不会惊讶。”

鹿丸再次纠结起来:“话说你们是不是真有那么熟?”

“当然!我们是一起长大的!”鸣人对谁都这么说,可是认识他的人就完全没有这种记忆了。

静音怕他们说下去没完,于是推着知雨走到纲手面前,赶紧说:“知雨好像知道一些佩恩的事情,并且她愿意讲出来!”

纲手也惊喜万分:“真的?你愿意说吗?”

知雨依旧面无表情:“没什么不愿意的!”

蛤蟆深作举起了手中那张纸,问:“那你能看懂小自来也留下的暗号,到底是什么意思吗?”

知雨拿眼睛稍微往上面扫了一眼,就说:“没有本体!”

“什么?”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鸣人抢着问:“什么意思?什么叫没有本体?”

知雨仍然说的不慌不忙:“没有本体,就是没有本体的意思!看来,佩恩的事情也已经被聪明人发现了!没错,佩恩六道,全都不是本体,全都是尸体改造出来的,都只是受人摆布的傀儡。”

“尸体?”鹿丸的脑子这么好使,当然能听出来哪个字眼最关键。

知雨淡淡的瞄了他一眼,继续说道:“没错!尸体!没有痛觉,触觉,几乎没有弱点!”

说到这里,深作也终于有些明白了:“原来如此,难怪那些人怎么打都还能再站起来,甚至几乎不受幻术影响,原来他们都只是傀儡!”又好奇不已的再问:“那么本体在哪里?”

知雨却摇起了头:“不知道!”

如此,又让他们露出了失望。

鹿丸试探一样的说:“喂,你该不会是随便说说的吧!说知道佩恩没有本体,又说的那么详细,到最后问到本体的时候,又怎么会不知道呢?”

知雨毫不在意的摊手:“信不信随便!”而后已经不会再管他们继续说什么,一个人推门出去。

“喂,知雨!”鸣人追了出来,站在她面前鞠躬高呼:“非常感谢!”

知雨差点没给惊呆了,愣愣的说了句:“你神经病啊!”

“我……那个……啊哈哈哈……”鸣人有点不好意思的挠着脑后的头发,不住的说:“我就是非常想对你说一句谢谢!不论是这些年照顾佐助,没有让他惨遭大蛇丸的毒手,还是工口仙人的暗号……虽然破解暗号什么的,你完全都没有插上手,但是最后这记马后炮真不错!所以,我还是要说一声谢谢!”

知雨明显感觉自己的嘴角抽搐了好几下,瞪着眼睛咬牙道:“不会讲话就给我闭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