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那就,随他的便吧
  • 火影:晓之圣女
  • 巫小槐
  • 2326字
  • 2021-10-03 17:05:30

“啊,找到了!”小李突然之间蹿了出来,直冲到了宁次的面前,说:“宁次,又有任务了!”

在以往,宁次在听到这种消息的时候,都会很可靠的应一声:“知道了!”然而这次,他迟疑了一下,还转头看了知雨一眼。

知雨拿走了他手里那束紫罗兰,垂着眼睛说了一句:“去吧!”

宁次稍微点了下头,更迟疑的说:“要不然,我先送你回去……”

“不必!”知雨抬起眼睛,看着远远站着的天天,看着她那张纠结的脸,嘴边的笑意不知为何这么得意。自顾的站了起来,依然看着天天的方向,说:“别人都在等着你了!”

“……好吧!”宁次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懂这句话,总之是必须要去做任务了。转身再对着小李说:“走吧!”

小李干劲十足:“好!!!立刻就会快速完成这个任务的!”

天天迎面走了过来,很有意见的瞅着知雨手里的花,劈头就问:“喂,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弄成这种会让人误会的样子?必须要让别人以为你们在约会吗?”

知雨此时就是这么想气人,挑了挑眉毛,话不过脑子就吐了出来:“没错!”

轻描淡写的两个字,差点让天天暴走,咬牙冲着知雨咆哮:“你这个目中无人的家伙……”

小李还愣头愣脑的在问:“天天,就算宁次在跟她约会,又怎么了?”

天天转身就是一记爆喝:“干嘛要问我?可恶!!!”

小李被吼得更懵了,嘴里嘟囔:“天天这到底是怎么了?”

知雨也差不多过了把瘾,用眼角瞄着天天,故意跟她擦肩而过,而后再没有跟任何人说任何话,就只一个人越走越远。

天天余怒未消,带着杀气走过来,对着宁次问:“宁次,难道说你们真的在交往吗?”

宁次别着脑袋,用头发挡住自己脸上的表情,说:“还……还没有!”

“你清醒一点行不行?”天天可谓苦口婆心:“她可是那个无恶不作的‘晓’组织里的人,是被抓回来的!现在她所做的事情,说不定就是为了搜集我们木叶的情报!你一定要坚持住,别被迷惑,否则一旦被她得逞的话,木叶不就危险了吗?”

小李眨巴着眼睛听完,还点了点头:“好像是这么个道理!”

然而,宁次也不是很轻易就会被骗的人,他心里有自己的分寸。

今天一早,他去到日向宗家的时候,恰好听到了日向日足和前族长的谈话,得知了更多的事情。

前族长的意思很明确:“现在无论如何,都要想法设法的把这个女孩子留在木叶!至少,在那个即将到来的大灾难出现之前,让她彻底变成木叶的人!在那个灾难出现的时候,要让她为了木叶而战斗!”

日足好像有什么心事,说的有点犹豫:“可是真的有办法做到吗?她毕竟不是在木叶长大的,对木叶没什么感情。更甚至,在三年前还参与过破坏木叶的事情。”

前族长自有道理:“我相信我们村子里的孩子们!更相信这个村子!这里,绝对有能够把她征服的力量!”

日足突然长叹了一口气:“这可是玲的孩子……很可能会像玲那么不听话……”

宁次只听到这里,便被他们发现,并被叫了进去……

……

现在,知雨一个人回了日向宗家,满院子鸡飞狗跳,个个行色勿勿,急得满头是汗。

日足的眉心皱成了“川”字,毫无耐心的对着眼前跑来跑去的人吼:“连个人都看不住!还不快点再找?”

还对着门口的人喊:“宁次回来了没有?”

大门口的人在听到问话的时候,恰好看到站在门前的知雨,顿时愣在原地,指着知雨说:“回……回来了!”

知雨理都没理他,径自走进门去,旁若无人的走向自己的房间。然而,她走到哪里,哪里的人便停下脚步,目瞪口呆的盯着她看,甚至连半点动静都没有发出来。

包括日向日足,都不知道该干什么,又该说什么了。

一直到知雨进到自己的房间,外面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齐唰唰的瘫倒,几乎泪流满面,嘴里说着:“太好了……”

日足怔完了之后,一个人静悄悄的去到后院,进入前族长的居茶室,汇报:“她自己回来了!”

前族长毫不惊讶的点了点头,仿佛早就料到了一般。

日足不解:“父亲大人,您是怎么断定她一定会自己回来的?”

前族长的眉毛得意的挑了起来,说:“直觉!”

“???”日足仍是一头雾水,不解其意。

“还记得,你跟日差的那一场比赛吗?族长争夺战!”前族长突然提起了这样的事情,并且无奈的笑道:“就如同,我知道玲一定会留下来照顾日差一样,也是直觉!”

日足还能说什么?只能客套了一句:“父亲你这是人生经验丰富,能看透的东西自然比别人多。与其说是直觉,不如说是看透了本质。”

“哈哈哈~~”前族长朗声大笑,看起来心情很痛快。又问:“日足你也差不多到了我当时的年纪,可以看清楚和想清楚了吗?日差那个时候,为什么会输?”

“这个……”日足说的仍然很犹豫:“我一直觉得是因为夫人坐上了正堂的缘故!日差他太单纯,还以为不论是谁做族长,都要跟夫人结婚。而他当时喜欢着玲,所以才……”又无奈苦笑:“可是他不知道,那本来就是我的未婚妻!无论如何都会跟我履行婚约的!”

他一直都觉得这就是真相,将近二十年来,他也一直都这样认为。可是现在他居然看见,前族长一直都在摇头。

“不对吗?”日足诧异不已。

前族长的眼睛里透着惋惜:“其实……日差是在担心你!当时比赛的时候,所有人一边倒的支持日差,当时日差的实力也确实高过你很多。但是……他考虑过把你放去分家之后的境况,你与分家不睦,又没什么朋友,独自一人去到分家之后,该怎么办?”

日足不禁目瞪口呆,直到如今才知道,原来当时日差告诉他的就是真相。

日差说:“其实我也在想,如果是大哥去做了分家,又会怎么样呢?我的话,还有些朋友,跟分家那边的人走的也很近。并且,我还有玲!如果是大哥呢?大哥你一直不屑于跟分家的人以对等的身份交谈,让他们有很多怨言。你又没有什么朋友,没什么人会真正的关心。如果真的去做了分家,失去一切光环,墙倒众人推的时候,又该怎么办呢?”

其实当年日足原本就觉得自己要输了,实力确实不如日差,也打的很狼狈。可是突然之间,日差把挥上来的必胜一掌在空中顿了一秒,才让他胜出半招……

之后,笼中鸟的咒印才被施加在了日差的额头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