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梦境,我认识你们
  • 火影:晓之圣女
  • 巫小槐
  • 2229字
  • 2021-10-03 06:59:13

此夜看似安详,实则并不平静。

因为就在知雨回到日向宗家的时候,有几只蛤蟆出现在了火影办公室,带回了自来也的死讯。

“鸣人现在一定伤心死了!”雏田很担心的望着鸣人家的方向。

可是次日,知雨又悄悄离开日向宗家,在街上看到鸣人的时候,却发现他依然笑的如阳光般灿烂。

“这里的人也没有心吗?”知雨这样自语道。

“不如,你去问一问他!”宁次悄无声息的站到了她的旁边。

今天一早,宁次就又接到了来自前族长交待的秘密任务——想尽一切办法,让知雨自觉的想留在木叶!

并且给出的报酬是,事成之后,随便宁次提出任何一个条件。

宁次现在所能想出来的办法,首先就是鸣人的嘴遁,且此时恰好就有这么好的时机。

知雨转了下头,对上了宁次温和又带着鼓励的眼神,却心里存了疑惑,还问:“他会说吗?”

宁次浅笑,很顺手的在她手上拉了一把,一起走向了鸣人,还大老远的打了个招呼:“鸣人,早上好!”

鸣人闻声,也挥手高呼:“早上好,宁次!”不过再往宁次旁边看了一眼,再看看两个人牵在一起的手,撇着嘴一头雾水:“你们这是干嘛?”

旁边还有小樱呢,立刻目瞪口呆:“难道……是在约会?”

佐井把手里的书从头翻到尾,也没找到相关内容,最后只得顺着小樱的话说:“好像是这么回事!”

鸣人也恍然大悟:“哦!原来如此!”还不禁打趣:“本来我还一直觉得,像宁次这种正人君子,没有讨女孩子喜欢的花花肠子呢!”

“呃~这……”宁次的脸又红了,可是无论如何,都没有再松开知雨的手。

知雨好像已经不耐烦了,没心情听他们继续瞎扯,对着鸣人就是一句:“你是不是刚死了师父?”

如此惊天之言,成功让在场所有人石化,小樱还在担心九尾查克拉会不会再暴走,想要去找大和过来帮忙压制什么的。

“呃……知雨……”宁次想要稍微提醒一下,这样问话不太好什么的,可是鸣人那边已经在回答了。

“对呀!”鸣人表情平静,没有露出什么悲伤的表情,反倒看起来得意不已:“工口仙人他啊,狠揍了你们‘晓’组织里那个很厉害的人呢!并且还带回来一具尸首让纲手婆婆研究!”

宁次差点惊呆了,心说这两个人不会就这么掐起来吧?小心翼翼的看了知雨一眼,竟发现她表情没有半点变化。

“哦!”知雨甚至还说:“那家伙我也能打倒!”

“哈?”鸣人不乐意了,大声叫道:“你什么意思?有能耐你就去把那个混蛋打死啊,混蛋!你现在恐怕连佐助的对手都不是!”

知雨毫不示弱:“那家伙本来就是死的!并且在被你们找到之前,我恰好把佐助给爆揍了一顿!”

“哈?”鸣人握拳大吼:“你打佐助……”话还没说完,被小樱一巴掌按倒。

小樱一步冲上来,冲着知雨就问:“你在那时候还见过佐助吗?那他之后去哪里了?你快说啊!你倒是说啊!”

知雨不慌不忙,瞥着小樱道:“你的语气……”

“我很抱歉!”小樱立刻道歉,头上挂着汗珠,还一直在问:“快说啊!佐助呢?”

知雨甩头只给了一句:“不知道!”拽着宁次就走。

急的小樱大叫:“可恶!你到底是不是真的知道啊?”

鸣人也在对小樱抗议:“小樱,就算你再生气,也不用一直打我的头……”

“闭嘴!笨蛋鸣人!”小樱依旧爆吼。

“噗~”知雨嘴里明显发出了憋笑失败的声音。

宁次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一再的要看清知雨现在表情,很小心的在问:“知雨,你没事吧?”

知雨摇摇头,停下了脚步,转头面对了他,说:“这里好神奇!好像……不论发生了任何事情,都还可以继续安然生活下去一样!并且,跟你们讲话,好痛快!”

宁次彻底的放下心来,大概是觉得已经找到突破口了。举目再看看其他方向,一边在考虑接下来要去哪儿。

“听说,你们这里有专门教导忍者的学校?”知雨突然这样问:“可以带我去看看吗?”

宁次点头:“当然可以!”

依旧这样手拉着手,并且丝毫都没感觉到有哪里不对劲,也丝毫都没有在意旁人的眼光,就这样很平常的一路走到了忍校。

现在还未放学,校门口很安静,可是好像已经不适合再进去了。

有位老师恰好路过,看到宁次的白眼之后,低呼了一声:“有救了!”然后过来向宁次请示:“请问,您可以帮个忙吗?练习场那边出现了一点状况,我正要去日向家找人帮忙。”

宁次很和气的点头:“好!”然后转头看了看知雨。

知雨松开了手,说了声:“去吧!”然后一个人坐到了校门外的台阶上,手托着腮在仰望天空。

宁次离开之后,知雨一阵头昏,向后一歪靠在了墙上,似乎还晕了一会儿。

并且,她还做梦了。

梦里,她似乎是在木叶长大的,遗像里的妈妈送她来到了忍校。她在忍校中交到了很多好朋友,包括小樱和井野,还有雏田。

佐助似乎每次都会把旁边的位置给她留着,又几乎所有的女生都会想跟她换这个座位。

依稀还站在了止风面前,有些气极败坏的跟他吼:“你到底喜欢我哪一点?我改!”

止风笑的痞里痞气:“我就喜欢你不喜欢我这一点!你改吧!”

好像还做过三个花环,一个是紫罗兰做的梦幻紫色,另两个颜色稍浅。不知道原本要给谁,只看到一个被佐助挂在了书包带子上,另一个被止风顶在了头上。最后那个紫罗兰花的,被宁次从她头顶上摘走,藏进了他的书包里……

……

“知雨!知雨!”宁次在唤她的名字。

知雨悠悠然的醒来,不自觉的对着宁次微笑:“对不起,我好像睡着了。”

“呃……没关系!”宁次的脸有些红,可是视线不曾闪躲,一只手藏在身后。

“我做梦了!梦到我做了三个花环。”知雨的眼睛在寻找那种梦幻紫的花,可是一直都没有看见。

宁次仿佛愣了一下,喃喃道:“我也做过这种梦!”

“嗯?”知雨好像没怎么听清。

宁次把藏在背后的手伸了出来,手里握了一把紫罗兰,正是知雨梦里见过的那种颜色。他说:“我梦到……在你的头顶戴了一个这种颜色的花环,我……拿走放在了书包里……”

知雨也愣住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