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此人,可以信任
  • 火影:晓之圣女
  • 巫小槐
  • 2025字
  • 2021-10-02 17:01:57

知雨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从房间里跑出来的,甚至没人看见她怎么出的日向宗家大门。

她走在宽敞的道路上,阳光明媚,村民生活安逸,这全是她不曾拥有过的。她对这里很陌生,这里所有看起来美好的一切,都与她无关。

原本,她想去宇智波曾经的居住地看看,想找一找那里有没有跟鼬有关的东西,甚至是与自己有关的东西。可是……她完全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谁都不能问,也不想问,更不知道下一步该迈往哪个方向……

“知雨!”

突然耳边传来了有些熟悉的呼喊声,喊的还是自己的名字。

她愣愣的停下了脚步,呆呆的抬起头,看到了这个离她只有五步远的人。

这个人,她认识!

并且,可以信任!

于是,她再也坚持不住,眼眶里的泪水大颗大颗的滚落出来,嘴巴一张,首先出现的却是抽泣的声音。

如此,一发不可收拾,她站在街头,无助的放声大哭,毫不顾及形象。

宁次急了,匆匆几步站到她的跟前,然后手足无措,看她哭泣,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知雨低垂着脑袋往前迈了半步,双手抓住了他的衣袖,同样不知道该怎么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只知道,如果此时这截衣袖从她手中被抽走,她绝对会更崩溃,绝对会真的疯掉。

真的什么都不多求了,只给她这截衣袖就好。

宁次紧张到脸皮微红,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看看旁边来来往往的行人,那些眼神里多少都带着意味深长,不由让他的脸更红了。

雏田远远的看了一眼,会心一笑:“太好了,知雨她终于肯发出声音来了!”

从那天在大雨中捡到她开始,一直到刚才,知雨都没有说过一个字,也没有发出过任何声音,哪怕是咳嗽或者睡觉时的呼噜声都没有。

更甚至,她完全都没有合上眼睛休息过。

看到现在这个场面,雏田也终于放心了,因为这是打开心门的第一步,接下来的只会更顺利。

于是,雏田就如此放心的转身一个人回家去了。

只有宁次在大街上求助无门,忽听头顶上有人在说:“这本书上说……女孩子在哭泣的时候,把肩膀借给她依靠才是最有风度的!”

宁次抬头,看到了坐在沿街房顶看书的佐井,仿佛一直都在监视知雨。

佐井还移过视线来往宁次身上看了看,露出了迷茫和不解的表情:“可是,肩膀要怎么借?切下来吗?”

宁次被他这些话弄到无语,一边瞪着他一边下意识的伸出空闲的那只手去摸知雨的脑后,轻声说:“想哭就哭吧!哭完了就舒服多了!”

就这么顺势而行,知雨的脑袋往前一靠,就靠到宁次的肩膀上去了,眼泪“哗哗”的流到了宁次的衣服上。

这下子,宁次都惊呆了,差点连呼吸都不会了,一双眼珠子要瞪出来一样。

佐井恍然大悟:“哦!原来这就是借肩膀啊!”

宁次听着这话有些尴尬,可是又极其不愿意破坏这个气氛,只抬头对着佐井,用口型无声的告诉他:“闭嘴吧你!”

佐井眯眼一笑,结了个印,瞬身消失。

知雨也不知道自己哭了有多久,反正最后眼睛都肿了,泪也流不出来了,心里也顺畅多了。抬起头来时发现,宁次的衣服上沾了大片的泪迹。

“那个……对不起……”知雨低声带着歉意说:“我可以帮你洗……”

一提这个,宁次瞬间又别扭起来了,嘴里说:“没关系,不必这么为难!”

语气里有怨念,无非是还在计较上次在温泉旅馆时的事情。那时也说过会把他的衣服洗干净再还给他,后来莫名其妙就扔出来不给洗了……

天已近黄昏,宁次看看不远处那几个偷偷看了许久,此时还在指指点点的人,低声对知雨说:“送你回去休息吧!”

知雨轻轻的点了点头,低头看了看自己仍抓着宁次衣袖的手指,迟疑着放开。

宁次乍被放开之时,心里还空了一下,之后自我安慰道:“算了,别想太多……”

一路慢悠悠的走向日向宗家,宁次不由觉得这段路还挺短的,几乎都没来得及多说句话,就已经要到了。

知雨也什么都没有说,一直半低着头走在宁次的旁边,除了脚下,再没看过其他的地方。

宁次就送到了宗家门外,对她轻声道:“进去好好休息吧!”

知雨抬起眼睛看了看他,又把头低了下去,转身往宗家大门内走。

雏田更是时候的迎了出来,问候了句:“欢迎回来,知雨!”

知雨稍微点了下头,轻轻的应了一声:“嗯!”就进去了。

雏田几乎呆住,愣在原地喃喃:“知雨说话了!”

“那个,雏田小姐!”宁次突然喊了她一声。

雏田再次愣了一下,应了声:“是!”便站直了面对着宁次。

“您别这么紧张!”宁次看起来有些无奈,又走近了几步,压低了声音,诚心诚意的请教:“请问……眼睛要怎么消肿?”

“咦?”雏田好像没怎么听懂,想了想问:“怎么肿的?我可以帮忙去请教一下小樱!”

宁次别别扭扭的回:“哭肿的……”

“呃……哦!”雏田又好像一下子就懂了,赶紧说:“内个,只需要用冰毛巾冷敷一下,就可以消肿了!”再问:“宁次哥哥,是谁的眼睛肿了?”

又突然想想,刚才跟知雨打照面的时候,虽然她一直低着头,但是那双眼睛,的确是肿起来了,红通通的像一对桃子。

雏田恍然大悟,赶紧说:“宁次哥哥,请不要担心,我会去帮忙照顾知雨的!等一下马上就去给她送冰毛巾!”

宁次松了一口气,点了点头:“那就麻烦雏田小姐了!”

雏田对他笑道:“没关系!这也是我应该做的!”然后挥手进去。

可是等雏田端着冷水盆,拿着毛巾拉开知雨房门的时候,看着知雨手持一长条冰块正怼在眼睛上,还是惊呆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