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交易,用尾兽换他们
  • 火影:晓之圣女
  • 巫小槐
  • 2089字
  • 2021-10-01 17:52:56

“我怎么知道是为什么?”知雨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摇摇晃晃从佐助身上歪了下来,蜷缩着像一只小猫。

天空阴暗异常,终于“轰隆”一声响了个闷雷,大雨哗哗的从天而降,企图冲刷这一地的狼藉。

佐助也终于坚持不住,脑袋一歪,晕厥过去。

在那歪斜的石碑顶端,突然出现了一个漩涡,阿飞就从漩涡里出现了,站在那里傲视着地面的一切。

知雨虽然发觉了他的出现时机,但是已经没有爬起来的力气了,只用眼睛瞥过去,想看他到底要干什么。

“想不到,鼬真的死了!”阿飞先是说了这么一句,然后右眼处又出现了漩涡,把鼬吸入其中。

知雨急了,挣扎着要爬起来,一边怒道:“你干什么?把鼬放下!”

阿飞一句不回,倒是视线一转,把佐助也给吸进漩涡中去了。

知雨用力的吼着:“你要把他们带到哪儿去?”

“不止是他们!”阿飞的声音变得低沉,冷眼瞥着知雨,冷声道:“在入口那边,还捡到了一个查克拉用光的家伙!脖子上围着白围巾的。”

知雨愣了一下,立刻明白他说的是止风,不禁又急又气,怒道:“你到底想干什么?还不把他们全都放出来?”

阿飞才不听这一套,而是继续说着自己的打算:“再过不久,木叶的搜查队就会赶过来了,九尾的人柱力也在其中!如果你想让我看到诚意的话,就把九尾带回来!”

“什么?”知雨看起来有些不太明白。

是个人都看得出来,现在知雨只有任人宰割的份,竟然还说什么让她捕捉九尾人柱力……

阿飞摊了摊手:“你用多久都可以!反正……你什么时候把尾兽带回来,我什么时候用他们跟你做交换!一换一,绝对很公平!”

话落,已经再也不说其他,将他自己也收进了漩涡之中。

知雨无力的再次瘫倒,全身都在被大雨冲刷,脸上的根本分不清是雨还是泪,冰凉的雨水恰好能让她更清醒的看清这个世界。

忽而“嗤~”的一笑,明白了。“圣女”不过就是一个称呼,不是谁都拿她当回事!

现在,大蛇丸死了,鼬也死了,止风被抓了,她也就再也没人管,更没人肯惯着了。

“公平”?“体谅”?那是有人给撑腰,腰杆子硬了之后,才有权利要求的事情!

也不知道这样躺了多久,想了多久,便听到了匆匆的脚步声,好多个人围到了她的身边。

“知雨?”鸣人看到她,冲上来第一句先问:“佐助呢?他去哪儿了?”

知雨一言不发,甚至还闭上了眼睛,听天由命。

牙毫不客气的吼她一句:“你说话啊!装什么死?”

雏田又轻声细语的劝:“别这样,牙!知雨她看起来不太对劲!”

“这关我们什么事?”牙继续毫不客气的说道:“我们出来的目的不就是寻找佐助吗?现在她在这里,又没什么反抗能力,不是正好趁机多问出点东西来吗?”

佐井心领神会:“没错!或者还能把大蛇丸和晓的事情全部拷问出来!”

小樱皱了皱眉头:“佐井,我没有听错吧?你说……‘拷问’?”

佐井眯眼一笑:“我在‘根’的时候见识过前辈们的手段,只是一直没有实践过。你们想看我演练一下吗?”

“不不不不不……”小樱赶紧摆手,连脚步都在往后退。

卡卡西也过来仔细的查看了知雨的状态,也很谨慎的用写轮眼查看了她的查克拉走向和剩余量。最终拉下护额盖住写轮眼,说了句:“不然,带回去交给伊比喜吧!一定能问出一些事情!”

大致上就这样决定了!

雏田在私下里一直在合计什么,可就是什么都没说,只用眼睛担心的看着知雨。

鸣人心情沉重,没精力考虑这些事情,他正在后悔为什么没有早一点赶过来,否则可能已经见到佐助了……

在回木叶的路上,知雨试过被狗驮着,也被佐井绑住双手企图拖着。最后小樱看不下去了,说了句:“你们啊……算了,我背她吧!”

然后,知雨就趴到了小樱的背上。

小樱还悄悄跟她说了句:“你可不要误会,我跟你可是情敌!单纯不想趁机欺负你罢了!”

知雨仍旧一言不发,人家怎么摆弄,她怎么做就是了。

用了两天的时间赶回了木叶,一进村子,雏田就道一声:“那个……我必须先回家一趟……再见!”眨眼就跑没影了。

其他人还纳闷了,为什么这么着急回家?连任务汇报都不做了吗?

雏田飞快的跑回去,对着迎接的佣人问了一句:“宁次哥哥在不在?”

佣人回:“应该还在外面做任务吧!”

“哦,好吧……”雏田好像有些失望,然后径直跑向后院,“哗啦”一声拉开房门,对着里面正在玩茶道的前代族长说:“长老,那个……知雨被抓回来了!”

“什么?”前族长惊讶之后,立刻放下一切起身,脚步匆匆的往外走。

雏田紧跟其后,一直走进了火影的办公室。也恰好脚前脚后的,任务受理处那边,把带回了知雨的事情汇报了上来。

纲手也是震惊不已,手指都发了颤,立刻就说:“不准用刑!不准拷问!先把她带过来!”

“是!”静音亲自去办这件事情了。

前族长一看这架势,顿时放下心来,笑到:“我还以为,必须要摆出日向家的威望来谈这件事情呢,没想到,纲手大人也对那个孩子如此偏爱!”

纲手脸上溢着兴奋,毫不避讳的说:“当然!”

也就不多一会儿,知雨就被带了进来,纲手眼睛一扫就知道她经历过什么,披头就问:“谁绑的绳子?”

其实绳子早解开了,只有手腕上还留着被绳子磨破的痕迹。

又问:“他们没给吃饭吗?”

饭有供应,还是品质不错的木鱼花饭团,但是知雨不吃鱼,所以一口都没有碰。

纲手再皱起眉头,问:“没人给治过伤吗?”

给上过药,可是知雨失血过多,仍然看着嘴唇惨白,面无血色。

然而,这些事情知雨一个字都不会说,因为觉得说了也没用,没人会理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