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咆哮,该死的是你啊

  • 火影:晓之圣女
  • 巫小槐
  • 2197字
  • 2021-10-01 07:27:21

知雨眼眶中渗出了泪水,很顺从的扶住了鼬,扶着他一步一步的走向几乎已经爬不起来的佐助。

佐助惊恐的在喊:“你们……不要过来!”手中抛出剩余的所有起爆符,“轰”声阵阵,可是这红色骷髅半点不曾撼动。

又大喊大叫着,挥剑来砍,倒被摔出去更远,撞在一面石碑上才停了下来,狼狈的爬起,才发现已退无可退。

那石碑上刻有宇智波的家纹,此时却因石碑断裂不整齐,也因地面乱七八糟的石块,而让石碑歪斜,这个家纹也变得歪斜。一如他们宇智波一族的宿命,不得正名,且一片狼藉。

眼看着鼬被知雨扶着一步步的走过来,佐助靠在这断裂的石碑上,无助的闭上了双眼。

谁知,鼬对他笑道:“原谅我,佐助!这是最后一次了!”

染血的双指伸向前方,轻轻的戳在了佐助的额头。

佐助呆住了,眼睛发了直。而鼬的眼睛,已经失去了活人应有的光彩。

红色的须佐如炸裂的气球一般消失,鼬无力的倒向前方,额头撞向了这宇智波歪斜的石碑,仿佛在向先祖们告罪。

而后,重重的跌倒在地面……

知雨扶不住他,还差点被拽到一起跌倒。可她不肯就这么算了,嘴里念叨着:“不准死!不准死!”一边把鼬翻了过来,挥剑割破自己的手腕,捏着鼬的脸,强行撬开他的牙齿,让自己的鲜血源源不断的流进他的喉管。

佐助就像做了一场大梦,梦里有悲有喜,醒来之后,格外空虚。

此时看到知雨的举动,有气无力的说了句:“别白费力气了,他已经死了!”

可是为什么说到“死了”这个词时,心里疼痛的厉害?明明就很想杀了他,明明就是为此而变强,为此而苟延残喘至今的。

“闭嘴!”知雨恨得咬牙切齿,又一刻都不敢把视线挪开。一边继续往鼬的嘴里灌血,一边怒骂:“我一定会杀了你!”

“咳~”鼬突然咳嗽了一声,眼睛也转了转,盯到了知雨的脸上。

知雨惊喜万分:“你醒了吗?醒了就好!”

鼬却摇了摇头,费力的抬起手,把知雨流血的手腕推开,声音微弱的说道:“别再浪费这些东西了……已经没用了……”

“不!”知雨坚持着再把流血的手腕凑往他的嘴边:“现在不就又把你救回来了吗?以前也是!”

“呵~”鼬更无力的笑道:“我早就知道了,在‘奉茶日’那天,你端给我的茶,一多半都是你的血……可是现在……真的已经不管用了……”

知雨坚持着:“你多喝一点!多喝一点就没事了……”

然而,眼睛里已经流出了眼泪,似乎已经本能的认同了鼬的说法。

“趁着还有这样的机会,我要把很重要的事情告诉你。”鼬的眼睛往佐助那边转动了一下,仿佛也是有意要说给他听的。

知雨有些急了:“你留下点力气不行吗?明明再休息一下就能恢复了!”

鼬无奈的摇了摇头,坚持微笑着:“知雨,我该兑现诺言了!不是早就说好了吗?只要你帮我完成这最后一个任务,我就告诉你,你身上的宇智波血统,到底是从谁那里来的。”

知雨固执的摇头:“这次的任务不成功!你必须要再派给我十个任务作为惩罚才可以!在这十个任务做完之前,在你告诉我那个人到底是谁之前,你就不可以死!”

鼬仿佛没有听到她这些话,已经自顾的说道:“你身上的宇智波血统……给你这个基因的男人,名叫宇智波富岳……”

佐助震惊无比,低头对着鼬大声的吼:“你什么意思?”他以为是被耍了。

而知雨,还不知道“宇智波富岳”是谁。

“就是这么回事!”鼬说的很确定:“当年,玲老师对那个男人提到的事情……我全都听见了……也在见到知雨的那一瞬间,就完全确信了……”

佐助当然不会就此相信,而是继续吼叫着:“你不要胡说八道!她不是!她……不能是……”

鼬费力的把手抬高,抚摸着知雨的头发,用尽全身力气对她微笑:“知雨,那个男人……还有两个儿子!一个是佐助,另一个就是我……”

知雨呆呆的看着他,问:“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鼬把手从她的头发上移开,用两根手指戳向她的额头,继续对她微笑:“我是你的兄长……佐助也是……”

知雨呆呆的喃喃:“你是我的兄长……我有家人了……”而后双手抓着他摇晃:“可是,你为什么到现在才告诉我?为什么……刚刚让我知道这一切,你就要死……就要让我再失去一个至亲不可?”

鼬的手再次无力的垂下,瞳孔已然涣散,蠕动着嘴唇发出更微弱的声音:“从今往后……你跟佐助……一定……要互相扶持……一……定……”

“不准死!不准死!”知雨固执的再割开已经凝血的手腕,再次把血滴进鼬的嘴中。

可是这次,真的没有再起到半点作用……

佐助如行尸走肉一般,把手伸向知雨的肩膀,有气无力的说:“算了吧……”

“滚!!!”知雨一把甩开佐助的手,再一转身,蛮力的一拳揍向他那张讨厌的脸。

佐助已经毫无招架之力,就这么很容易的被一拳揍飞,倒飞出去好几米。

知雨喘着粗气,跌跌撞撞的再走过去,坐在他身上,继续往他脸上没轻没重的揍出一拳又一拳。一边挥拳,一边断断续续的恶骂:“该死……该死的东西!!你怎么还不死?怎么还不死……去死……去死……”

最后也不记得到底揍了多少拳,反正已经几乎连挥拳的力气都没有了。整张脸,连同嘴唇都变得惨白,不知是因为脱力,还是因为失血过多。

佐助也趁着这点空档,两眼无神的望着阴沉沉的天空,叹息一般的说:“你就那么希望我死吗?”

“当然!!!”知雨拼尽力气一般的在咆哮:“你最该死……我都派出那么多人追杀你了……你怎么还不死……”

说完了,又在剧烈的喘息。而后,又疯了一般的大哭,大骂:“你以为我为什么派那么多人出来追杀你?为了给大蛇丸报仇吗?才没那么简单!其实我最怕……最怕你跟鼬见面!因为他……绝对会想方设法的死在你手里……明明该死的是你啊……”

听着知雨的哭声,佐助的眼神变得更加迷茫,喃喃:“为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