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相残,宇智波的宿命
  • 火影:晓之圣女
  • 巫小槐
  • 2455字
  • 2021-09-30 06:17:57

知雨虽然告知了所有秘所的人,说她已经接管了大蛇丸的一切,但是不服她的人更多。

好在有一个条件是对他们有利的,就是杀掉佐助就能重获自由的那个条件。并且,因此而卖力的人也不少,反正知雨不时能收到这样的消息,一直都能知道佐助的行踪。

听说他先去带走了水月,然后带上了香燐,最后还把时常失控的重吾给收服了。

知雨对这些不感兴趣,只想知道佐助什么时候死。

兜好奇之下问:“知雨小姐,您就这么着急的要为大蛇丸大人报仇吗?”

知雨轻描淡写的瞥他一眼,一言不发,意味不明,然后就低头继续去看地图了。

兜这些天有些奇怪,哪怕是在室内,也会穿着斗篷,把脸蒙的严严实实。还出去过好长一段时间,刚刚才回来,看起来鬼鬼祟祟的。

知雨没兴趣管他,只一门心思的研究手底下的地图。手指沿着一条路线移动,突然发现再这样走下去的话,不久将会去到宇智波的遗址,不由眉头都皱了起来。

“止风!”知雨往旁边喊了一声,交待道:“麻烦去告诉鼬一声,这几天我想找他谈一些事情!问他是想让我过去,还是他亲自过来!”

“哦!”止风很简单的应了一声,就转身出门了。

其实在佐助离开之后,止风去追过,但是不知道他们到底有没有碰过面,反正止风一个人又回来了,说没找到人。

只是从那之后,止风的话变少了,怕一不留神说多了泄露情报一样。

兜看着止风又跑出去,不明所以,想问吧,其实也没那么好奇。要不问吧……又实在想知道知雨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兜很少看见知雨这么心急火燎的样子,不时的出门往外张望,又回来一再的看桌上的地图,一再的研究那条被画出来的路线。

这条路线,是各秘所分散在各地的探子传回来的,是佐助走过的路线。

来来回回这么折腾了好几趟之后,知雨越来越烦躁,突然问:“最后这个地点的情报,是什么时候传回来的?”

兜回:“前天!怎么了?”

“前天?”知雨听后更急了,干脆转身向外跑去,出门就撞上了止风。

止风快速的回复着:“没有找到鼬!他不在雨隐村,也不在他常住的地方!可是雨隐村出事了,听说闯入了一个打探情报的探子,佩恩正在对付他!”

知雨烦到不得了,把手一挥:“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带我去宇智波的遗址!”

“又去那里?”止风完全琢磨不透原因,可也仍然点头:“好!”

止风立刻再开启写轮眼,过来把右手按上知雨的右肩,转头透过层层墙壁,立刻就给传送了出去。

止风瞳术所能移动的具体距离,基本就是他能看多远,就能一秒飞多远。看到哪里,就能立刻飞到哪里。

他的写轮眼属于变异,或者是与白眼的完美融合,所以透视以及远视,也很得心应手。

可是人飞在其中的滋味并不好受,这不存在人与空气交换后达成的移动,而是人在空气中快速挤开空间通道,并飞快的移动,如逆着人*流前行。迎风还会被刮伤,就如逆行的人*流之中,有些人是拿着利器的,多少都会受伤。

要穿透墙壁的话,滋味就更不好受了,几乎就是强行撞破后再飞出去的。

于是,在二人离开之后,兜看着被撞出人形通道的房间,嘟囔了一句:“完全不管别人修起来有多麻烦!”

……

等知雨和止风到达宇智波遗址之后,发现大门外已经站了四个人,且有两个拿大刀的正在互砍,一个红头发的女人在为对手加油助威。

知雨和止风一落地,红头发的女人立刻闭了嘴,一句话都不再说。

“佐助呢?”知雨冷声问他们。

拿着斩手大刀的水月,眯着眼睛仔细看了看知雨耳朵上的勾玉耳坠,突然心惊不已,弱弱的请示:“您……是知雨小姐?还是大蛇丸大人?”

知雨一眼横了过去,一言不发,因为根本不想跟这种无关紧要的人过多解释。

止风乐了:“无论如何你都该知道,大蛇丸绝对不会拿知雨做容器!”

直到这时,知雨才反应过来,原来是看见她戴着大蛇丸的耳坠,所以认为是大蛇丸用她当容器转生了?不禁白了水月一眼,说句:“有病!”就要往里面冲。

“不能进去!”水月挥刀“铛”的一声竖在知雨的面前,森冷的刀身上映出了知雨的脸。

知雨冷声道:“让开!”

“不让!”水月嚣张的很厉害。

刚才在跟水月互砍的鬼鲛也咧着参差不齐的鲨鱼牙,跟她笑道:“鼬也不希望有人打扰他们兄弟间的私人时间!”

知雨翻个白眼,重重的呼出一口气,然后把手伸向水月拿刀的手臂,往上面重重一握。

“干嘛?”水月话刚说完,就感觉到了刺骨的寒冷,然后看到从知雨的手指所及之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结成了冰,并且还在向其他地方蔓延。

水月几乎就是水做的,用火遁和木遁都不起作用,但是冰遁的话……反正已经开始服软了!

“喂~开什么玩笑?”水月的声音都发了颤,并且心有余悸的用眼睛瞅着香燐,心里在猜测这女人会在什么时候,以什么角度攻击过来,把完全冰冻住的自己敲成刨冰……

“啪”的一声,一只骨怪嶙峋的手搭上了知雨的肩膀,重吾站在她背后,嘶哑着声音说:“不准去打扰佐助!”一抬头,半张脸都变成了怪物。

紧接着,“砰”的一声,重吾被人大力重击脑袋,整个人都摔了出去,狼狈的再爬起来,脸上的笑容更加狰狞,且大叫起来:“哈哈~你好强!好想杀了你呀!”

站好转身,止风站在他面前,刚才打到他脑袋的,非常确定就是止风。

止风虽然也在看着自己的拳头,诧异居然有人的脑袋这么硬。可是面对着怪物一样的重吾,依然笑的痞里痞气:“好啊!在大蛇丸这里,我还从没遇到过对手呢!”

“啊哈哈哈哈……杀了你!!!”重吾一边喊着,两条手臂开始变得坚硬如岩石,就像穿上了很厚的盔甲,背上也长出了岩石那样的怪刺,整张脸已经完全怪物化,嘴巴咧到了耳根,涎水不受控制的从嘴角往外流。

香燐已经皱着眉头,很嫌弃的躲到了一边,嘴里嘟囔:“一个两个的都是怪胎!”

水月习惯性吐槽:“你不也是怪胎吗?你那个身体是什么构造?为什么能让人吸查克拉治伤……”

话音刚落,已见香燐冲着他的脑袋飞起一脚,“哗啦”一声,整个脑袋都变成了水,让香燐踢了个寂寞。

水月还纳闷了:“咦?怎么没碎?”再把手伸到眼前,握起又松开,才发现冰冻已经被解除了。抬眼再看,发现知雨已经跃上半空,结印要攻击之处,正是重吾所在的地方。

没听她吟唱招术的名称,只见地底钻出形状不规则的树枝,蛇一样的将重吾缠住,接着就是一个雷遁,狠狠的按在重吾的胸口。

“啊——!!!”

重吾惨叫出来的同时,不远处传来“轰隆”巨响,且地面摇晃震动,好像是哪里又塌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