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大蛇丸的死前走马灯
  • 火影:晓之圣女
  • 巫小槐
  • 2604字
  • 2021-09-29 13:57:57

玲……

玲……

玲……

还以为会在这种时候回忆起多了不起的事情,谁料满脑子都是这个名字。

十二岁那年,他在父母的墓旁发现了白蛇的蜕皮,好奇的问:“猿飞老师,这是什么?”

猿飞日斩欣慰道:“纯白色的蛇蜕下的皮,这可真是罕见。有人说,这还代表着重生。你能发现这个,说不定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或许代表你的父母已经在别的地方重生,总有一天你们会再相遇。”

他抬起迷茫的脸,问:“那到底是什么时候?”

猿飞日斩答:“这……我也不知道。但是,总会有那么一天的。”

他低头看着手中纯白的蛇蜕,心中开始萌发希望。

“对了!”猿飞日斩又提醒道:“这次的任务非同小可,千万不能错过了时辰。现在就快点过去吧,纲手也差不多把人接出来了。”

他点头应了一声:“是!”

待回家小心的收好那条蛇蜕,再次出门之时,冥冥之中像被什么控制了一般,被路边的糖果吸引了视线,莫名其妙的买下了两颗。

面前不远处,纲手抱着一个两岁大的小女孩,正不知所措的哄,小女孩则一直在哭。

他把手中的糖果送到了小女孩的面前,声音不怎么柔和的说:“不要哭了!吃掉这个,就不会感觉太难过了!”

小女孩睁开眼睛,用着一双无暇的白眼打量他,又用着稚嫩的声音问:“你也是被父亲和母亲扔出来的孩子吗?”

他把眼睛凑近,从她白色的瞳孔里,看着自己孤寂的眼睛,说:“嗯!我们是一样的。”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玲时的场景,玲当时要被送出村子。

……

又在三年之后,在水之国的边境,五岁的玲拽着他的手用力的摇晃,嘴里喊着:“我不要留下,我要跟你回木叶!”

……

又三年后,八岁的玲从忍校毕业,做了他的第一个徒弟。

……

在她十二岁那年,在任务中受了重伤,小腿骨折,伏在他背上发起了烧,说着胡话:“老师……我不想再叫你老师了,我想……做你的新娘子……”

他回:“都随你。”

他一直都觉得,像自己这种人是不可能会跟谁结婚的。但是既然你想做新娘,那就做吧!

……

那天,他抱着玲出院回家,玲对着他的侧脸看了一路,还红了脸。

……

那年去土之国边境出任务,绳树一马当先重进陷阱,玲紧跟其后想要阻止,可是在“轰”声过后,火光冲天,只有玲被爆炸余波摔了回来,全身血迹斑斑……

回村之后,玲仔细的缝合了绳树的伤口,然后蜷缩在门后呆呆的听着纲手的痛哭声。

他把手放在玲的头顶,玲又愣了一会儿之后才说:“我明明已经把他身上所有的伤口都缝好了……内脏,血管,还有皮肤……全都缝合到原本的位置了,可是……为什么他还是醒不过来?”

最后崩溃一样的痛哭:“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损坏了就要死,我辛辛苦苦把它们恢复到跟原来一样,人为什么就是活不过来了呢?”

他无言以对,因为自己何尝没这么疯狂过?

……

那年战争结束,他回到村子,看到长大了的玲和日差有说有笑。跟他一起回来的纲手还表露欣慰:“他们两个在一起了吗?这也理所当然,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

他一言不发的背过了身,心中已经有了火气。

骗子!说好了要给我做新娘子的……

次日清晨再见到时,他说:“我警告你,别再叫我老师了!”

玲一下子就哭了出来:“你不要我了吗?我好不容易才把你等回来,你怎么一回来就不要我了呢?”

他无奈叹息,再用手抚摸她头顶的头发,轻声说:“好了,别哭了,不会不要你的!”

……

那年,他站在如山的禁术卷轴中间,指着那个标有“転”字的禁术,问:“玲,如果是你的话,学会这个需要多久?”

在一旁翻找的玲往他手中看了一眼,说:“两个星期!因为我查克拉多,不用频繁休息。”

他惊讶过后再指着那如山的卷轴,问:“那如果要把这些全部学完呢?一个普通人能做到吗?”

玲居然笑了:“看着数量这么恐怖,实则重复的数量更多。普通人的话……二十年差不多了!”

那是他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真的有掌握全部忍术的机会。

这种“机会”,玲一直都能“给”……

……

那年,大雪铺了满地,他在前面走,玲在后面一个一个的踩他的脚印。踩的很认真,不会踩漏一个,也不舍得踩坏一个。

他转了身,面对着因为差点撞上来而显得有些惊慌的玲,伸手去勾她的手指:“玲,有话要对你说……”

……

那年,他第一次感觉后悔,为什么没有早点要了玲,为什么没有早点带她走。

他疯了一样的将玲拥抱,疯狂的撕扯她的衣服,用力的在她脖颈间啃咬。玲的身体却突然一沉,嘴角流出黑色的污血。

玲,在嘴里藏了毒……

玲费力的抬手捏捏他的脸,虚弱的说:“继续!你继续啊……”

他咬牙怒骂:“你就是在逼我!”

……

那天,玲终于出院了,面无血色,仿佛被风一吹就要飘走。

他带着刚收在门下的红豆迎面走去,却见玲卑微的往墙边缩了缩,且更卑微的低下了头。

他极力的忍耐着要拥抱和安慰她的冲动,咬牙稳步从她面前经过。心里一直都在呐喊:“跟上来!跟上来啊,玲……就像以前那样,像你意愿中的那样,跟上来……”

可是待转头之后才发现,身后早已没了玲的踪迹,自己的脚印也早被红豆踩的凌乱不堪……

……

那年,他把收到的十几个徒弟做了实验的事情被发现了,猿飞日斩带人把他堵在了实验室。

他走向那个戴猫头鹰面具的暗部,伸手摘了她的面具,用手钳着她的脸,问:“是你背叛的我吗?”

猿飞日斩厉声道:“你放开她!如果不是她,我们也没这么快找来这里。”

他叹息着:“是吗?真可惜!”

如果她能说句“不是”,就可以把她一起带走了。

可是无能为力,因为他早就发现了,她手臂上的针眼,以及嘴边残留的药渍。再看她这副无力反抗的样子,十有八九是被注射了肌肉松弛剂,还被灌了暂时失声的药。

目的?无非是让他死心吧!

因为,他正被驱逐出村。

因为,她是千叶玲,是三代火影猿飞日斩的养女……

……

那年,终末之谷天降惊雷,劈倒了初代火影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的石像。

他也在这里找到了挺着大肚子的玲,并成功说服,且带走了她。

……

那天,他们一起等在木叶村外,见到了任务回村的日差,玲把两张裁剪过的照片交给了他,说:“这照片给你一张,也麻烦你给姐姐送去一张。现在有人照顾我了,我过的很好!请你们不用担心。”

就这么简单的交待完了,玲便走了回来,抬头对他微笑:“走吧!我们回家!”

……

现在,他恍然置身于一片漆黑当中,完全看不清哪里有路,也不知道该走往哪个方向。

玲,如果现在回头的话,还会看见你跟在身后吗?

身后突然被轻轻推了一把,玲的声音传了过来:“别怕!路虽然有坎有坷,但是面前的水里,温度刚刚好!”

水里?

对呀!因为玲是一条鱼!

鱼的血也是冷的,与蛇不能相互取暖,但是鱼知道哪边的水温更适宜,且肯带蛇一起游过去。

他把手往后伸,握到了那只柔软的小手,轻轻的往前拉。

“玲!其实……你走在我的旁边就好……”

有你在,去哪里都可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