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放手,那是我的!
  • 火影:晓之圣女
  • 巫小槐
  • 2185字
  • 2021-07-31 07:00:24

“奇怪了!”小樱纳闷不已,开始碎碎念:“这种花花公子的脸上,也会露出这种表情吗?绝对是假装的吧!”

通过佐助,他们跟止风也认识的时间不短了,这还是第一次看见,他有这种心碎了一样的表情。哪怕是凭着对他的了解,在撩其他有男朋友的妹子时,也会说:他有什么好?会比得过我吗?你这么可爱为什么要在他这一棵歪脖子树上吊死……等等之类!

所以,止风之所以会如此反常,到底是因为真的喜欢知雨呢?还是因为太在乎同族的佐助呢?

不管怎么说,佐助的女朋友,他是绝对不会上来撩的。

佐助几乎整张脸都涨红了,还没来得及说点什么,止风就已经走过来,郑重其事的往他肩膀上拍了两下。

“小不点助!”止风突然间如同上了岁数一样,语重心长的嘱托道:“有这么好的女孩子喜欢你,就好好的跟人家过吧!”

佐助现在只觉得,好像真的是被卖掉了一样,马上就要扒洗干净送去给人家吃了……

“那个……我……”佐助仍觉得还需要再抢救一下,至少……再认真的确定一下。

“哼~我才不喜欢那种类型的!”知雨冷不丁的这么说道。

一瞬间,有人如雷轰顶……

止风立刻就窜回来了,两只眼睛都在闪光,嘴里说着:“你不喜欢小不点助啊!那你喜欢哪种类型的?你看我……我……”最后居然结巴了。

知雨显然有点不耐烦,说:“虽然你比他帅,但是……”

“哈哈~”止风已然捕捉了什么对自己有利的字眼,开怀大笑:“你觉得我比他帅啊?哈哈……你说了我比他帅!哈哈哈……”

就跟疯了一样。

小樱再次有感而发:“他今天是不是过于不正常了?脑子坏掉了吧!”

“算了!”知雨按了按有点胀痛的额头,跟白说:“把卷轴给他们吧,然后我们也进去!”说着,已经站了起来。

白点了头,就把卷轴交给了佐助,并对着他神秘一笑,压低了声音说:“我赌,你一定会跟知雨走的!”

佐助惊讶的微微张着嘴,刚要说什么已被止风打断。

因为白的这句话也被止风听见了,所以他超大声的说:“去哪里?我也去!”

知雨很不走心的回:“好啊!尽管跟来!”

反正大蛇丸的容器三年一换,带过去的备用容器越多越好!

“太好了!”止风都被感动到了,几乎激动到热泪盈眶。

大概是看到知雨他们要带着所有的卷轴进塔,所以还在林中藏着的人着急了,三三两两的跑了出来。

“请等一下!”伴着一声高呼,穿绿蛙装的小李,箭一般的蹿了出来。躬身请求:“请再给我们一次机会!”

知雨已经被止风扰到头疼不已,不耐烦的甩手:“给他!给他!”

原本是这么便宜的事情,可这行事端正的一队却不干了。

“我们不会白拿你们的卷轴!”宁次站到了他们面前,说的义正言辞:“说你们的条件吧!我们一定会凭自己的本事,达成交换卷轴的条件!”

知雨原本觉得,再进来几队也没什么,反正过会儿一交手就又刷下去了。原本会不耐烦的说,不想要就算了!可是转头一对上那对白眼,就又迟疑了。

思量了几秒,说:“我暂时还没想好要什么,就当你先欠着好了!等我什么时候想好了,就找你一文不差的讨回来!”

“好!”宁次点了头,还说:“我可以给你写字据!”

“不需要!”知雨一边走向旁边有封条的门,一边向后挥手。

天天看着到手的卷轴,高兴道:“太好了,宁次!这下我们终于可以通过第二场考试了!”

“嗯!”宁次点了下头,眼睛看往知雨离开的方向,心说,这个人情还是一定要还的……

仍旧有人过来跟知雨讨要卷轴,双手合十,十分诚恳。可是,无一例外的被止风给轰走。

“喂!我警告你们!再过来就直接判你们不及格!”止风一边这么吼着,一边就理所当然的跟在知雨身后了。

“我说……监考官大人!”知雨终于忍无可忍,止步转身,对着止风问:“您到底要跟我到什么时候?”

止风居然摊手:“到什么时候都可以!我不会嫌长,也不会有意见的!”

知雨突然觉得一股火气“噌”的飙到了头顶,有种要掐死他的冲动。刚要发作,立刻深呼吸强压下去。

心里也突然纳闷不已,自己平时对别人动手的时候,又狠又稳,怎么对这小子,只想用侮辱性更大的动作对付呢?

譬如往他脑袋上摔东西,譬如掐他个半死什么的……

所以这小子是不是有什么特殊能力啊?

不管怎么说,知雨还没有要杀了他的冲动,只想弄他个四分之三死。

刚刚深呼吸两次,刚睁开眼睛,就瞄见一张纸片飘落到了地上。定睛往上面看了一眼,顿时大惊失色,冲上去就捡。

因为那是一张二寸的黑白照片,是母亲遗像的缩小版。

照片被捡起来的时候,知雨只捏住了一角,另一只角被捏在了止风手中。

止风在笑,看起来有些无奈:“别闹,松手!”

“是你该松手!”知雨急的瞪了眼睛,声音也抬高了不少,叫道:“这是我的!”

止风的表情更无奈了:“好好好!以后会是你的!现在先还给我!”说着还稍微用了点力气,往他那边拽。

知雨急了,喊叫着:“这明明就是我的!再不放手就杀了你!”

她也想再用上些力气,可是又怕照片会被撕碎,所以只把力气用在捏照片上,再不敢多用力气。止风一拽,她那边就顺着力道往前推一推,眼看着照片不断往止风那边移动,她已经急的快要掉出眼泪来了。

白在旁边微笑着劝:“监考官大人,您还是松手吧!这是对知雨来说,是跟性命一样重要的东西!”

止风的表情突然变得凝重,问:“你……看清照片上的人是谁了吗?”

“当然!”知雨大声道:“她是我妈妈!我怎么可能会认错?”

听完,止风露出了片刻的惊讶,随即送开了手。

看着知雨把照片贴在胸口,如获至宝的样子,他突然笑了起来,轻声自语:“我知道你是谁了!”

可是虽说在笑,眼眶却在湿润,仍旧自语着:“我说我怎么一见面就那么喜欢你呢……在这整个世界,值得被我这么喜欢的,就只有你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