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怒摔,叫你滚啊
  • 火影:晓之圣女
  • 巫小槐
  • 2099字
  • 2021-09-17 06:48:14

这回止风又急了,赶紧过来抢,一边说:“不是告诉你了吗?这是我的!”

这次非常顺利,几乎是一拽之下,佐助就把知雨推他怀里去了。

再看知雨双目紧闭,全身都还在抖,额上满是因疼痛而滚出的汗珠,双手也死死的压在胸口。

并且还可以看见,心口处本有一团红色的查克拉,现在已经钻了进去。

“这是……”止风已经了然于心,转头警惕的看了鸣人一眼,然后横抱起了知雨,飞快的再跳回地面之上,以防止知雨再被尾兽查克拉波及。

并且也纳闷的很,知雨心脏处的查克拉,这么快就又不够了吗?

又并且,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就仿佛出现了一个可以把人吸入的漩涡,知雨和佐助进去了,而自己在进去之前选择了返回……

进去之后,他们都看到什么了?又发生过什么了?怎么知雨又变成了这个样子?

再看看鸣人的话,他也根本没有用出那种红色的查克拉,也没有再变成那种半人半怪物的样子。

所以,知雨到底是怎么沾上那种查克拉的?

鸣人突然对着知雨喊:“它为什么叫你‘公主’?”

其他人可不明所以,小樱还问:“什么‘公主’?”

知雨的眼睛微微一睁,眶中的黑色已然褪去,已经变回了白眼。

止风一见,赶紧把她的脑袋往胸前一按,以避免被别人也看到,且柔声细语的劝道:“不用理他!”

如此,知雨便真的不说话了,只一心靠在止风身上闭着眼睛休息。

佐助也往上看了一眼,他并不知道这种时候知雨需要休息多久,只知道上次她心脏疼痛过后,三天三夜都没有醒过来。此时,他大概觉得应该让知雨赶紧安静休息。

于是嘴里说一句:“不要再浪费时间了!”便也一跃而上,站到了止风旁边。且把左手抬高,似乎要用出什么没见过的忍术。

“啪”的一声,手腕被抓住,大蛇丸突然出现在了那里,对着佐助说:“还不能用那个!”

佐助不悦,冷斥了句:“放手!”

兜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装出平心静气的样子劝道:“佐助,现在还不是用那种术的时候!你辛苦练习了这么多年,不是准备用来对付宇智波鼬的吗?怎么可以用在这种地方?”

大蛇丸也俯视着坑底的四人,露出阴森的笑:“并且,我也希望他们能帮我多解决掉几个‘晓’的成员!就在这里把他们杀掉,太浪费了!”

佐助大概原本也没那么想下狠手,如此借了个台阶,赶紧下。

用力的甩开大蛇丸的手,背过身去,挥剑入鞘,嘴里吐出了不冷不热的一句:“啰嗦!”

听着这么傲娇的话,兜知道他是听劝了,所以也松了一口气。而后又把视线转向知雨,眼神隐藏在镜片之下,不知道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大概他也就能趁着知雨没什么行动和反抗能力的时候,查一下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了……

当然,还是要背着大蛇丸比较安全!

“走吧!”止风提议,并且还说:“我就不跟你们慢吞吞的走了,先行一步,让知雨早点去休息!”

话音才刚落地,他的瞳中露出万花筒写轮眼,那四叶的风车一转,众人眼前已经没了他的身影。再抬头看往远方,只看到天边的一个小黑点。闪了一下,又不见了。

大和不禁感叹,几年前就听说这个宇智波止风的能力了,当时就觉得他这种能力非常有意思。当年三代火影还找自己商量过,要把止风也安排进暗部什么的,当时还觉得立刻就要有一员得意下属,谁知道……

大蛇丸最后再居高临下的看他们一眼,尤其对着鸣人说道:“再见了,鸣人!以后,记得离知雨远一点!最好能绕着她走!”

话落之时,兜已经施了遁术,三人如被火烧着的纸片一样,在坑底那四人的瞻仰之中慢慢消失。

只在最后,看到鸣人极不甘心的表情,似乎眼角还挂着悔恨的泪。

……

止风带着知雨先回到了新秘所,东西早就收拾好了,知雨的房间也布置一新。

止风轻手轻脚的抱着知雨进去,小心翼翼的把她放下。又恋恋不舍的,看着她的脸,用手指勾着她额边的乱发,仔仔细细的掠到她的耳后。

直到这些都做完了,还是舍不得离开,指尖停在她耳边,轻轻的勾勒着她的耳廓。

“咝~”知雨皱了皱眉头,睁开了眼睛,不悦的盯着他看。

眼睛已经变回黑色了,看似已经恢复了一点。

止风的心也不禁轻松下来,笑着问:“好点了吗?”手仍不规矩的在摸她的脸。

知雨把脸转向里边,躲过了他的手,说:“我想休息一下!”

“嗯!好啊!”止风嘴里虽然这么说着,可就是不往外走,还坐在了床边,就跟要看着她睡一样。

就这样僵持了将近一分钟,知雨猛然恶狠狠的转头瞪了他一眼。

止风仍在笑:“怎么了?”

知雨大概是想起来,可是试了好几下未果。脑袋左转右转,似乎在找什么东西。最终把手伸向脑袋底下,把枕头用力的往外拖。

止风见了赶紧帮忙,一只手伸到她的脑后托住,一只手帮忙把枕头取了出来。再用一句:“这是要干什么?”

知雨手抓着那只枕头,咬牙狠狠砸向止风的脑袋,并恶吼了一声:“滚!”

“啊?”止风被砸之后仍不解其意,还看着特无辜,特莫名其妙。

“滚出去!”知雨一指门的方向,继续吼道:“我要睡觉了!”

止风不气不恼,捡回枕头放在知雨的手边,露着宠腻的笑连连点头:“好!好!好!这就出去!”

脚步连连后退,一直退到门边站到外面了,手拉着门把在关上之前,又探着脑袋说了一句:“其实……你以前也没这么计较过呀,对别人就更不这么计较了!为什么偏偏对我这样?”

还更自以为是的猜测:“难道……你对着我的时候会特别的害羞?所以才……”

话音未落,一眼瞅见那枕头又拍过来了,赶紧关门,此枕头“砰”的一声砸到了门上。

而后,听到知雨在里边歇斯底里的吼:“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