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就说,你喜不喜欢我
  • 火影:晓之圣女
  • 巫小槐
  • 2155字
  • 2021-09-12 16:42:40

不知为何,知雨感觉大事不妙,因为止风现在的样子让她非常想逃离这里。

害怕?

不存在的!

自从她的心脏只剩半颗之后,她就不知道害怕是什么了。只有人类逃避祸事的本能,还原原本本的遗留在她的身体里。

现在,她就很本能的想赶紧逃走。

一言不发的慢慢向后抽身,抿嘴十分警惕的盯着止风,以备能及时做出防卫反应。

止风丝毫不慌不忙,很安静的看着她慢慢的往后撤,更是一边把手里剩下的饭团再咬一口,细嚼慢咽着继续欣赏她的表情。

在雨隐的时候,知雨也遇见过醉鬼,也有不规矩上来拦路的,在被她砍过五六个之后,那些人即使醉了,也会绕着她走。

可这次不一样,如果醉的是止风,又跟那些人一样要发酒疯的话……砍或杀,都不行!

就因为他是宇智波止风!

所以,只剩“逃”这一条路了。

知雨把手里的饭团慢慢放下,动作很轻很慢,就像在被捕食的饿狼盯住了之后,还要悄悄挪动着企图找机会逃走的小白兔一样。

止风看起来丝毫都不急,也不慌,依旧吃着手里剩余的饭团,且已经把最后一口全部塞进嘴里去了。

“你……”知雨似乎觉得,应该再问一问,再确认一下比较好,于是试着问:“真醉了?”

止风咽下口中食物,笑着回:“你觉得呢?”

听到这种反问句,知雨稍稍松了一口气。因为她稍微判断了下,止风没有大舌头,也没有像以往见过的那些醉鬼一样乱动手,所以她觉得哪怕是醉了,也醉的没那么严重,应该是清醒的。

所以,应该不需要这样戒备了吧?

也就稍微松了一口气,站起身来,转身往桌子边上一靠。

还不待再松第二口气,止风也“呼啦”一声站了起来,还一步迈到她身前,伸出双手“啪”的按在她身体两边,两个人几乎就要贴在一起。

知雨猝不及防,下意识的要往后退一下以保持距离,可身后已经是桌子了,退无可退,一时情急之中没站稳,差点躺桌面上去。又是情急之中,伸手抓住了止风腰间部位的衣服,才稳住身形。

可是……现在的形势更糟糕了……

知雨感觉不妙,眼珠子都不会转了,直直的往自己双手抓着的地方看了好一会儿,大脑已经一片空白,几乎都不会思考了。

现在该说什么?

说“对不起”?

可是为什么要“对不起”?

到底有哪里对不起他了?

那该怎么办?

狠推一把,然后再加脚踹?

好像也不太好,毕竟是自己差点要倒下去,情急之中抓了人家的衣服。

并且,这可是宇智波止风,不能杀……

思前想后的没想出个主意,止风的脑袋已经凑到了她的耳边,一边轻轻的吹气,一边说:“好配合呀!”

被这么一吹之后,知雨满头秀发差点全都竖起来,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然后就全身肌肉发僵,几乎完全不受她控制了。

“你……这是……”知雨原本想问问,这是种什么招术,是幻术还是催眠?怎么这么厉害的让她几乎动不了?然而眼睛一抬之后,这眼神让止风太满意了。

三分彷徨,三分疑惑,另外四分的冷漠已被前面的六分覆盖,仅透出点点微光。如让人看不透的玉料原石,不知道打开之后是冰是火,是荆是棘,又实在挠的人心痒。

“你到底把我当什么呀?”止风仍在她的耳边轻轻的问,似在叹息。

知雨被她呼出的气流弄到耳朵很痒,挤眉弄眼的要侧过脑袋闪躲,一边张嘴要说:“我……”

“嘘~~~~”止风却伸出右手的食指压在她的唇上,对着她笑的更加无奈,“还是不要说了,一定会很伤人!因为,知雨就是这样的人啊!”

知雨不明其意,可是无论想问或是想反驳都做不到,因为唇上还压着止风的食指。

止风把脑袋凑上去,用自己的眼睛,去仔细的看她的眼睛,仍旧轻轻的说着:“还是我来说吧!我希望知雨……把我当成很重要的人!把我放在,一个无法取代的位置……我想……一辈子都跟知雨在一起!”

知雨听的懵懵懂懂,眉头轻轻的皱了皱,似乎不怎么能理解这些话。

那是当然了,一个心脏不完整的人,怎么可能知道该把另外一个人放在什么位置?

一直,一直,都是混乱的!

所有的人,似乎都没有被放在心里过,最幸运的,不过是游魂一样环绕在她身边,飘来飘去。

止风把手指从知雨的唇上拿开,然后眼神里透着一丝的迷茫,悄声问:“知雨……讨厌我吗?”

知雨抿起了唇,不知所措的垂下了眼睛,轻轻的摇了摇头。

止风仿佛怔了三五秒,然后知雨就发现,他的左手已然伸到了自己的腰间,很固执的箍住自己,往他身上一带,右手已拂上她的颊边,捧着她的脸让她抬起了头。

止风与之对视之后,轻轻的微笑。继而视线稍微下移,凝视着知雨的唇,拇指在上面轻轻勾勒,轻声细语:“知雨的唇好软!只是不知道,这张小嘴吃过那么多的糖,会不会也是甜的呢?真想……尝一尝……”

知雨惊恐的看着他越凑越近,一开始还能说句:“等等……你……住手!”

后来才发现他的目标是嘴,出于防御本能,她把双唇抿进齿间,脑袋不住的往后缩。可是止风那只原本拂在脸颊上的手,已经伸到了她的后脑勺上,还在拉着她往前凑……

现在她几乎连呼吸都不太敢了,只憋一会儿,然后猛然的喘一记粗气,夹杂着不情不愿的声调。

就在止风唇即将真的贴上去时,突闻冰冷的一声:“止风哥!”

止风还没怎么反应过来,就有一杯冷水“哗啦”一声浇到了他的脑袋上,顿时就清醒了,抽回放在知雨脑后的右手抹了把脸。

也几乎是与此同时,来的人一把抓住知雨,强行从止风手底下拽出来,继续对着止风冷声道:“自己出去清醒一下!”

知雨也才看清这个让自己脱困的人是佐助,此时对着他这张显露愤怒的脸,一时不知道该不该对他说一句“谢谢”。

止风被冷水浇后,也果然清醒不少,连连点头,很抱歉的看了知雨一眼,说:“那我就出去冷静一下了!”

只是那眼神里,还有惋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