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我说,你猜
  • 火影:晓之圣女
  • 巫小槐
  • 2192字
  • 2021-09-12 07:08:57

虽说已经把全部的东西,包括所有的人,都搬去了新秘所,但是知雨瞅着大蛇丸捏着从火之国所谓“老朋友”那里收到的秘件悄悄去自己房间里查看的那副样子,就总想搞点事情出来。

“要不要我去帮你接头啊?”知雨招呼都不打一声的就闯进去了,让大蛇丸都没来得及把手里的秘件藏一藏。

可是就这么生气就格局太小了,因为知雨并不放过任何一个坑他和气他的机会。现在看看她这表情……果然还是想再坑一次吗?

若为这点事情就生气,大蛇丸说不定早就给气死了……或者早把知雨给生吞活剥了……

连仔细思考都不需要,因为大蛇丸太了解知雨了,非常明白,即便跟她很坚决的说个:“不!”她也仍然会用各种方式去接这个头,并且破坏程度只会更大……

所以,大蛇丸点头回了个:“好!”

知雨为此还稍稍愣了一下,然后翻个白眼轻轻:“哼!”了一声,就又转身出去了。

在门口看到了似乎刚过来想要进去请示的兜,也仍是眼神冰冷的瞥他一眼,没什么好说的。

兜看她离去,嘴边勾起的冷笑意味深长,而后也走进去,请示道:“大蛇丸大人,接下来该怎么办?”

大蛇丸的眼睛瞅着门外,似乎在确认有没有人在偷听,然后才说:“知雨刚才并没有问是在什么时候,在哪里,跟谁接头。”

意思太明白了,这就是要跟知雨把时间错开,生怕这姑奶奶真的坏他好事。

“我明白了!”兜说完,也不再有其他交待和表示,就转身出门。计划和打算什么的,实则早就有了。

于是几天之后,兜在天地桥面见了伪装成蝎的大和,且见证了一场怪物间的战斗……

……

另一边的知雨左等右等,终于仰面怀疑道:“我是不是又被骗了?”

站她旁边的止风说的非常肯定:“没有!这次绝对没有骗你!”

知雨的眉头都皱了起来,对着止风仍然疑惑不已:“可是什么人都没有来呀?并且大蛇丸那混帐和那个四眼小子都不见了!他们去哪儿了?”

止风知无不言:“他们去接另一个‘头’了!”

“???”知雨冒了满脑袋的问号,更加疑惑起来:“到底有几个头?”

止风摊手:“不知道啊!哈哈哈哈……”然后就是毫无意义的大笑,跟傻了似的。

可是他越笑,知雨这边火越大,且暗自掰响指关节,咬牙自语:“敢耍我……那就不得不把他的死期提前了!”

说到这里时,佐助才眼前一亮,开始说话:“要什么时候动手?”

知雨冷眼瞥来,反问:“动什么手?”

“……”如此,不擅言辞的佐助就更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

可知雨也实在不知道,到底有什么事情是需要跟佐助联手的,故有此一问。

没听懂,怪她?

止风则已经心领神会,远远的冲着佐助笑道:“小不点助,不是说了吗,你跟知雨八字不合,所以还是不要企图套近乎了。并且,你留长发的样子,简直丑爆了!后来听了我的没错吧?你还是剪回短发比较合适!”

佐助怔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似的,转头瞪了止风一眼,就是那一惯冰冷的眼睛里似乎还带着怨念。

“留长发?”知雨皱着眉头,挑剔的上下打量着佐助,突然有感而发:“你有病啊?”

“噗哈哈哈哈……没错!他有病!”止风一下子笑喷,说什么都止不住。

佐助的脸上虽然波澜不惊,但心里窝火的厉害。

当年君麻吕悄悄跟他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佐助到现在都没有完全明白。

君麻吕说:“知雨她啊,喜欢白衣长发的美少年!”

还说:“去吧,大蛇丸大人还在等着呢!”

原本,佐助以为后一句话的意思,是让他赶紧去给大蛇丸做容器,让大蛇丸赶紧转生的意思。

可是如果这么理解,那么前一句又是什么意思?

可是他照前一句说的那么做,换上白衣,又用了两年半的时间把头发留长,然后再在被止风调笑和建议了半年之后,一怒之下把头发剪了回来……

所以,君麻吕当时到底要说什么?

又到底是什么意思?

说的如此文艺又哲学,听不懂怪他?

反正他现在敢说,除了君麻吕本人,谁都解释不了这个问题!

“哎呀,别在那里干等着了!”止风已经着手把知雨往里拖,一边说:“就进去休息一下好了!反正大蛇丸都说了,跟你接头的人会直接找到这里来!”

知雨面上不情不愿,可也半推半就的被拖着往里走。最后泄了一口气,说:“好吧!”之后也不必拖,自己就跟着进去了。

他们在等着的地方,是几天前就被搬空的那个秘所。

佐助瞅着他们进去,眉间的怒纹越发的深了,没有跟进去,反而甩头去了另一边,且半路就拔出了腰间的剑,看样子是想再练习一下,或者是要找什么东西撒撒气。

进去的俩人,可就不怎么太平了……至少是在吃过东西之后,原本该太平的,也不太平了。

两人随便找个房间守着桌子坐下,知雨拿出了随身的便当,从中拿出了两个饭团,还递给了止风一个。再看那便当盒中,还剩了一个饭团。

止风看看这没有丝毫佐料,就只是沾了些盐巴的饭团,不由苦笑:“就只吃这个?”

知雨已经在饭团上咬了一口,反问:“不行吗?”

“呃……也不是不行……就这样吧!”止风无奈,可这无论如何也是知雨亲手做的,就别要求太高了。然后一口咬下……尝到别的了……

知雨又在解释:“我也不会做别的,但是猜到你们可能吃不惯,所以,在你们两个的里面加了点腌萝卜,口味应该还好吧!”

“嗯……嗯!好!”止风一边用力的咀嚼,一边用力的点头,一口吞下之后,颊上绯红一片。

似乎眼前还晕了,甩了甩头,稍微的清醒了一下,对着饭团里剩余的腌萝卜深深嗅了一口,然后“呵呵”的傻笑了两声,转回头来,眼神迷离的看着知雨,语气暧昧的问:“这萝卜……用什么腌的?”

“酒糟!”知雨答完之后,瞅了瞅止风的神情,心中涌上不祥的预感,弱弱的问:“你该不会……醉了吧?就这么一点点酒精……”

话未说完,止风已欺身上前,凑到离她很近的地方,眼睛对着眼睛,语气更加暧昧的说道:“你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