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如此,便说的通了
  • 火影:晓之圣女
  • 巫小槐
  • 2064字
  • 2021-09-10 07:38:16

如此,很多事情便能够想通了。

为什么当年君麻吕眼看就要死了,知雨进去他的房间一会儿之后,君麻吕就活蹦乱跳的出来了……

原来如此!

续命……

这样一来的话,也难怪“晓”中人人都想争抢这个教导圣女的职责。

只要能得到这个职责,能教导和调配圣女,她的血不就能予取予求了吗?

那么……你的手腕被别人强行割开过几次?又被人强行喝过多少血?

止风心疼的厉害,只看着知雨,眼神里透着更为复杂的疼惜,已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其实,谁都说不上来是什么原理,也不能完全说清楚我爱罗是不是死透了。总之,在知雨的血越来越多的流进他的喉管之后,我爱罗居然吞咽了一下,然后开始呼吸,再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睁眼所见,竟有一人守候在身前,一双乌黑的眼睛直盯在他的脸上。见他醒了,还微张了一下泛白的嘴唇,说了句:“醒了!”再转头高声问:“有没有医疗忍者?帮他疏通一下经络!”

“哦!有!”小樱先是被这毫不科学的一幕惊呆,而后迅速的跑过来,跪在地上给我爱罗运上掌仙术。刚一试探,就不禁惊讶的自语了一句:“好厉害!”

因为她发现,我爱罗的身体已经出现了死僵。或者说,我爱罗刚才确实已经死了,但是……

小樱侧着眼睛瞥向知雨,眼神里透着不甘心。

虽然在实力上她一直不如知雨,但是她非常不想在救人这个领域上再输给别人。

知雨就很随意的往地上一坐,一边休息,一边很习惯的把手伸进忍具包里,掏出了一个白色的瓷瓶。打开盖子之后,往手腕的伤口上倒,流出一股白色的粉末,再拿出随身的纱布细细的缠上。

“这都习惯成什么样子了?”止风露着苦笑,抬脚放开迪达拉,旁若无人的向知雨走去。又是旁若无人的拉起她,轻声问:“疼吗?”

知雨仅是摇了摇头,但是嘴唇已经泛白,看得出来她这次失血不少。

“可恶!”迪达拉灰头土脸的爬起来,恶狠狠的瞪着知雨,暗暗的咬牙。

我爱罗的眼睛一直没从知雨脸上移开过,一直等她上完了药,才问:“为什么救我?”

知雨也愣了一下,转头看着他,回:“不知道!但是我想让你活着!”

我爱罗一时语塞,不善言辞的他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应对。

迪达拉一边拍打身上沾到的土,一边朗声说:“好了!圣女大人!现在任性完了的话,是不是该把剩下的这群人全都解决掉了?嗯?”

蝎又很是时候的说:“我觉得她不想帮你!”

也果然,知雨活动着脖子往前站了两步,对着我爱罗问:“对了!是谁把你打伤的?”

“……”我爱罗有点懵,好像还没明白话中的意思。

可是也好像没什么必要让他回答,知雨直接一眼盯到了迪达拉脸上,冷声问:“是你对不对?”

迪达拉还在得瑟,摊手就说:“哎呀,也就只有我才搞得定这么厉害的人柱力……”

话音未落,已被知雨一拳揍在脸上,顷刻之间从洞口飞了出去,还在水面上打了几个水漂,才沉了下去。

知雨在木叶那群人的懵逼脸中间穿行而过,一直走出洞外,踩着水面冷眼瞥着又游上来的迪达拉,冷声道:“那么,只打你就行了吧!”

话落,抬脚往水面上一跺,雷电从她脚下蔓延,在水中如炸了锅一样的沸腾,只听得迪达拉一阵没命的惨叫。

蝎在里面默默的说:“喂~别玩的太过火了!”

小李私底下悄悄凑在天天旁边问:“他们在干嘛?”

天天也不懂啊,便猜测:“难道……知雨是来帮我们的?”还又转头问宁次:“你觉得呢?”

宁次心情沉重,欲言又止。他实在猜不透知雨的心思,也真的不知道她要干什么。

鸣人大概是见我爱罗没事了,一个放松之后,冲着知雨问:“对了,知雨!佐助在哪里?他不是被你带走了吗?现在他怎么样了?”

小樱听到这消息都震惊了,先是喊了一句:“佐助是被她带走的吗?你们为什么从来没说过?”

然后连我爱罗这边都不管了,立刻收了掌仙术,快速的交代:“你自己试着活动一下……多活动一会儿就习惯了!”

说完之后立刻转身飞奔出来,站在知雨的背后大声质问:“佐助是被你带走的吗?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他为什么要跟你走?你对他到底有什么企图?你说啊!你倒是说啊!”

知雨波澜不惊的转身,眉头很不悦的微皱,依旧声音冰冷:“我对他不感兴趣,只是受人之托!”

“受谁之托?是不是大蛇丸?”小樱继续追问:“他现在在哪里?你说啊!快点说啊?”

知雨先是一言不发,把右手平伸在侧,便有什么东西要从水中涌出一般,在水面鼓起了很小的波浪。再很迅速的,有一柄泛着白色的半米多长的剑从水中钻了出来,且似乎还晶晶莹莹,如在闪着光。

知雨只将手一握,便将那剑握在手中,眨眼间又消失了身影。

“人呢?”小樱刚要寻找,已觉下腹一阵撕裂的疼痛,又觉被一股力道撞着飞快后退。

鸣人喊了一声:“小樱!”就冲上来,站在她的背后,帮她抵消一点被撞的力道。

小李则是一眼看见了小樱身前的知雨,便一个健步冲上去,飞起一脚就要踢上。

谁知在即将踢到知雨之前,止风突然出现在他面前,且同样抬脚踢过去,将小李挡了回去。

“别添乱!不然我也不知道你们会变成什么样!”这是止风说的,并且一直保持着笑容,看似毫不在意。只是如果谁再上前,下场就绝对不如小李了。

小樱和鸣人好不容易停下,一眼就看清了小樱腹部被捅进的剑。此时感触到了那剑上刺骨的凉,也差不多猜到了,知雨这柄泛着晶莹光芒的剑是冰做的!

知雨抬头死盯着小樱,眼神阴狠毒辣,启唇咬牙低语:“我讨厌你对我讲话的语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