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睁眼,什么都没了
  • 火影:晓之圣女
  • 巫小槐
  • 2108字
  • 2021-09-05 13:46:45

“你小子……”止风的脸上挂着怀疑,一步步的向宁次走近,总让人觉得他是在咬牙蓄力什么的。

天天先一步赶到了宁次面前,问:“宁次,你是什么时候见到他们的?那个知雨……为什么要问你……她的丝袜什么的……”

反正越问下去,天天的心里越没底,并且隐约开始难受。

小李也很是时候的追问:“宁次,你昨天一整个晚上都没有回去,到底去哪里了?”

“这个……”宁次生平头一次被人问到无话可说,面对着止风还不知为什么非常想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总觉得趁着现在这个机会打击他一下什么的,应该会很爽。

不远处的门开了又关上,知雨踩着轻快的步子又走了回来。

宁次转身,也真正好好看了看她这身打扮。

暗紫色的无袖交领上衣,又在上臂系了又长又宽的同色衣袖,腰系宽大的黑色腰带。下着比上衣颜色稍浅的裙摆,左长右短,方便露出绑在右腿上的飞标袋。每走一步,穿了大网眼渔网袜的右腿都会隐了又出现。

连天天的眼睛都直了一下,心里暗叹:“好有女人味……”然后又很不甘心的低头扶额,心里再说一句:“虽然我也不是爱攀比什么的,但是……总觉得哪里被比下去了。”

“哈~”止风一看见她出来就变得好高兴,直接把木叶这群人绕了过去,径直走到了知雨面前,提议:“要不要哥带你飞回去?这个时间的话,还来得及一起吃早餐。”

知雨仿佛皱了下眉头,低声嘟囔:“为什么要跟你们一起吃早餐……”

话音还没落,肚子里已经传出了一阵“咕噜噜”的抗议声。

知雨脸皮一红,又赶紧警觉的抬头看止风,果然见他在笑个不停。顿时脑袋一片空白,一个激动,照着那张脸就是狠狠的一拳。

止风很明显是故意不躲的,并且在挨到知雨这一拳的时候,连晃都没有晃一下,脑袋都没有歪一歪,直接用脸生接了这一拳。这倒让知雨暗暗吃了一惊,心说这家伙变得好强。

知雨愣愣的收回了拳头,微微皱着眉头嘟囔:“大蛇丸都教什么了呀?”

止风仍然不气不恼,只说:“回去看看不就知道了?”还在继续套近乎:“现在行了吧?比赛也赢了,气也出了,该回去了吧?”

知雨皱着眉头显得有些不耐烦,没好气的说:“好!接下来的这一年,拜托你们!”说完了,还先一步走到了前面。

“等等!”宁次突然高呼了一声。

知雨,包括止风都转回头来,想听他又要说什么。

宁次板着个脸,一步步的走到知雨面前,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日向的长老们,希望我能把你带回木叶!”

也果然,知雨冷漠的回:“我不认识他们!不去!”

可是话都说完了,却没有像往常那样立刻转身走开,而是继续看着他,想要听他再说出什么一样。

“你必须回去!”宁次明显是有些急了,说这话的时候还咬起了牙,费了很大的力气。

“理由?”知雨摆出冷漠脸的时候,讲话一向这么简单。

“我……”宁次狠咬嘴唇静下心来,依然说道:“木叶的大人们,还有日向的长老们,全都饱含期望的在等你回去!”

知雨就这样紧抿着嘴听他说完,依然一动不动的盯着他看。就这样静立了许久,也没听见其他话,于是甩头冷笑:“不去!”

“知……”宁次想再喊她一声,或者拉她一把,倒被止风一步挡在了中间。

止风对他痞笑:“别得寸进尺,都说不去了!”说完转身去追知雨的脚步。

“宇智波止风!”宁次带着怒意喊停了他的脚步,厉声质问:“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从三年前离开木叶开始,你知道你已经被列入‘叛忍’名单了吗?”

止风在点头:“有这个心理准备!不过,那又怎样?”

宁次咬牙追到他面前,半命令的说道:“把知雨带回木叶,将功折罪!”

“呵呵~”止风摊手:“没必要的!我为什么要折罪?”又转头把带着恨意的写轮眼盯向宁次,冷声问:“你觉得,那个让我宇智波全族死于非命的地方,我真有那么高兴回去吗?”

“……”宁次语塞,只得眼睁睁的看着他离去。

大概是看宁次的情绪不太对,天天和小李一直都没过来添乱,此时见止风也走了,才一起走到了宁次的身后。

天天关切的问:“宁次,你没事吧?”

宁次无力的摇了摇头,还叹了口气,说:“论口才,我这辈子都比不上鸣人了!”

小李把手往宁次肩膀上一拍,咧嘴炫耀了一下洁白闪亮的牙,开始鼓励:“宁次,想要追赶上鸣人,不是需要口才,而是需要暴发出青春的力量,努力的修行!要不断的燃烧!再燃烧!让生命燃烧起来吧!!!”一边说,一边全身冒火。

可是这样,只让宁次无限汗颜,并更加无力。

天天也受不了一样的扶了扶额,而后继续试图安慰:“宁次,你也别太往心里去,毕竟宇智波止风那家伙,从小就不是那么听话的人!”可是又突然灵光一闪,很吃惊的追问:“可是,宁次!你说木叶的大人们,还有日向的长老,都在等知雨回去是怎么回事?我们怎么完全不知道?”

宁次有气无力的转身,要走回房间,梦话一样的低声道:“嗯……因为,是个秘密任务……”

“原来是这样啊!”天天很善解人意的就这么算了,还保证:“放心吧,我不会说出去的!”

宁次已经伸手拉开了门,用着更无力的声音道:“嗯……谢谢……”

进门之后,再把门关闭,顿时力气尽失,倚着拉门滑坐到了地上,眼睛直直的盯着壁橱旁的那套被褥。

昨晚,知雨一直睡在那里……

“呵~”宁次突然笑的很自嘲,仰面长长的叹息。

昨夜其实想了很多,也无非是觉得知雨已经这么信任他了,不如就依着她这股信任,趁机说服她,一起回到木叶什么的……

想了无数的说辞,脑海中排演过无数次,成功过,也失败过。

可是天亮之后眼睛一睁……什么都没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