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问你,看到我丝袜了吗
  • 火影:晓之圣女
  • 巫小槐
  • 2324字
  • 2021-09-05 07:30:02

次日一早,宁次就被门外走廊的脚步声吵醒了。

是老板娘送回了知雨拿去洗的衣服,也没有直接送进来,而是悄悄的放在了门口,就又折回去了。

宁次远远的看看还没有醒的知雨,低头轻轻的勾了下嘴角,然后试着活动手脚起身。

他哪里都没有去,就在这里坐了一夜,也只靠着拉门稍微闭目养了一会儿神。

一直这样坐着,腿早就麻了,活动揉捏了好一会儿才成功站起来,之后就开门出去了。先把门外装衣服的篮子拿进来,再出去把门关好,脚步声渐行渐远。

一直走出了十来步,嘴里突然“啊!”了一声,猛然想到,知雨好像……就只盖着一条被子,什么都没穿!

奇妙的是,昨晚一直都没考虑这回事……

宁次的脸红了一阵,又尴尬的抓了抓头发,闭了眼睛努力的平复,十几秒之后才恢复成平常状态。

再继续往前走,到卫生间里换回了自己的衣服,再拿着叠好的浴衣要去前台。

也才刚从卫生间走出来,又是刚走出十几步,再次愣了一会儿,脸皮再次红了起来。

他身上这件衣服……昨天知雨穿过……皮肤直接接触过……好像还残留下了一点气味……

呼吸眼看着就要变粗,他不得不开始深呼吸,吸进冰凉的空气,然后再把满胸的热气呼出。如此往复,直到平心静气。

走去柜台,被早起守在这里的老板娘问候了一句:“早上好!昨晚休息的好吗?”

他点头:“很好!”一眼瞥见柜台旁边摆着的东西,顿时就又郁闷了。

在那个T T架旁边,为什么还摆了一盒头绳???

老板娘见他一副要把那盒头绳全吃了的样子,不由笑道:“这里也常常会有那种事情,扎头发的发饰被水冲走,或者意外坏掉之类的,所以就在这里摆了一盒。”

“嗯!确实!”宁次点起了头,知雨昨天的头绳不就意外断掉了吗?

这样想着,宁次把手伸往那些各色的头绳,在里边稍微翻找,就看到了几根紫色的。

老板娘在微笑:“要买来送给那位可爱的小姐吗?”

“嗯!”宁次稍微的点了下头,然后把那几根紫色的全拿出来,说:“这些都要了!”

“好!”老板娘依然像昨天那样问:“既然是礼物的话,需要帮你装在盒子里吗?”

宁次摇头:“不必了!”

毕竟就因为那个可疑的盒子,让他出了不小的糗,他已经再也不想看到那种盒子了。

付过了钱,宁次拿着那好几根紫色头绳转身离开,一个人走去了庭院。坐在房檐下,把所有头绳的包装全部打开,然后把这些头绳缠绞拧编,直到使之变成长长的一条。在编织的过程中,心境也变得无比平静。

这花了不长也不短的时间,等他编完的时候,其他房间也有人出门了。

再沿着不长的走廊回去,手里握着那根头绳,心平如镜的拉开了门,然后……心脏“砰”的一跳,把胸骨撞的生疼。

“你……醒了?”宁次差点变成结巴,舌头几乎要打结。

“嗯!”知雨不冷不热的答着,一边继续背对着他,把衣服拉过肩头,并仔细的整理好。再扎上一条很宽的腰带,把上衣和裙子的交界处完全遮盖。

她那黑瀑一样的长发,很随意的垂下,过分的柔美。

直到完全整理好了,知雨竟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两眼无神的看着正前方,低声道:“是谁说好了不走的?可是我一觉醒来,就不见了……还以为被抛弃了呢……”

宁次突然觉得,如果有一天自己去出家做了和尚,吃过十年斋,抄过十年经,成了众人口中的得道高僧,也会在看到知雨的一瞬间破戒还俗!

因为她绝对有办法让他失去理智!

“你又胡说……”宁次强行冷静下来,理智的觉得知雨是说错话了。

知雨转了下头,只看了他一眼,就一言不发的要走出门外。

那个眼神里,有一半的愤怒,几分的迷茫,最后还有一丝的孤独与委屈。

也就是这最后一丝的委屈,差点让宁次疯了,也才能在知雨路过他身边的时候,有勇气拽住了她的手腕。

知雨什么都不问,只往被拽住的手腕上看了一眼,再抬头冷漠的看向宁次的脸。

宁次把卧在掌心的那根手编头绳举到了她的眼前,说:“用这个把头发扎起来把!这是……礼尚往来!”

终究是将自己一个早上的心血化于无形。

知雨面无表情的拿过来,连个谢字都没有说,依然低头看看被抓住的手腕,再抬头眼神冰冷的看着宁次。

宁次的心头在隐隐的疼,可是已经一句话都不想再说了,只慢慢的松开了手。

知雨更是一句话都不说,被松开之后,立刻甩头就走,行走间还顺便将自己的头发高高的束成马尾。

所用的,当然是宁次编了一个早晨的紫色头绳。

猛然听到一句:“找到了!”

与这句话一同出现的,是宇智波止风,此时正站在知雨面前十几步处。

宁次心头一紧,赶紧转身奔去,满脸挂着警觉,把知雨挡在身后。

谁料,知雨很不给面子的绕了过去,还对止风说:“已经早上了!毒也解了!所以我赢了!”

“哦?”止风居然看起来那么没所谓,看着越走离自己越近的知雨,笑个不停:“可是呢,你仍然这辈子都别想甩开我!”

“你随便!”知雨也淡然的很,只说:“你只要不再提结婚什么的事情,想怎样都可以!”

止风看起来很为难一样的皱起了眉头,仔细的想了一会儿之后,又问:“不结婚?那不就当不成新娘子了吗?”

“当你妹!!!”知雨咬牙一声怒斥,挥手劈出去一个雷遁,直取止风面门。

止风闪躲的不要太轻松,并高兴的回:“可以啊!”还不等再得瑟一下,知雨已经一脚踹向他那张脸。

谁知还没有真的踹到脸上,知雨突然急刹车,并且脸上透着一股惊讶,再疑惑不已的歪了歪脑袋。

毕竟动静实在太大了,已经有不少人在远远围观。小李和天天也及时赶到,在看到知雨和止风的时候,变得惊讶无比。

天天问:“你们两个怎么会在这里?”

问完就觉得多余了,因为这是温泉旅馆,是不会分地域挑客人的,谁都可以入住。

小李则跑去问宁次:“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宁次?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话才问完,知雨也过来了,抬着一张无辜脸一本正经的问:“我的丝袜是不是忘在房间里了?你看见没有?”

“呃……”宁次答的不能再纠结:“在……枕头上……”

“哦!”知雨一点头就跑回了房间。

小李疑惑极了:“宁次,你怎么知道她的丝袜在枕头上?”

“呃……这个……”宁次现在特别想找个缝钻进去,以逃离这大型社死现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