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请问,那张照片是怎么来的
  • 火影:晓之圣女
  • 巫小槐
  • 2571字
  • 2021-09-04 20:30:55

“呼~~~~”知雨长出了一口气,全身放松,直接翻了个身依然躺在了那里,并且看似不着急起来了。

宁次都不知道该看哪里,要看旁边吧,视线还不自觉的往知雨那边移。要直接看她吧……又好像不是那么回事。

“呃……我……我还是……”宁次话都还没说完,就已经要动身出去了。意图太明显,这是要逃回原来那个房间的节奏。

“等一下!”知雨说着起身坐起来,对着他说:“别走!今晚就跟我一起留在这里吧!”

宁次的心脏又要狂跳,再次被他拿拳头隔着胸骨强行压住,嘴唇蠕动好似在念经,一再的告诉自己不要想多了,知雨就是这个说话风格,其实什么出格的事情都不会做……

就这样镇定了十多秒,宁次终于恢复如常,转过身来一脸平静的看着她,问:“是有什么事吗?”

“嗯!”知雨点了点头,手肘撑着膝盖,用手托住了自己的下巴,对他说:“想跟你好好聊聊!”

“聊什么?”宁次也真的再走了回来,并且盘膝坐到了知雨的面前。

他不觉得知雨会趁着这种时候聊些有的没的,毕竟也真觉得没多少事情可供他们聊。

现在,知雨是雨忍村的人,并且参与过破坏木叶的行动。而宁次是木叶的新晋上忍,这两个人怎么看都不该坐在一快儿聊天,甚至应该没什么交集才对。

可偏偏,宁次就是受到家族的委托,让他务必把知雨带回去。

“那张照片,”知雨丝毫都没有再客套,直接问到了点子上:“妈妈的那张照片,你是从哪里拿到的?”

宁次突然苦笑起来,有些惋惜一样的说:“一直都在我们家的相册里!是很多年前,父亲从村外带回来的!”

会惋惜是因为,他甚至都不知道那张照片的力量有那么大。

三年前在追回佐助的任务中遇到知雨的时候,连鹿丸都说她的瞳术无解,根本无法突破。可是那张照片一拿出来,立刻就攻破了她的心理防线。

如果早知道一张照片就能做到这种程度,他就该早点拿出来才对!

如果……是在木叶崩坏计划实施之前,就给她看过那张照片的话,会不会……

不过,那都只是“如果”了。

“好可惜!”知雨也这么说,并且有些冷一样,在用双手环抱自己的双臂。又在自言自语一样的说:“如果……那天我真的看过了你家的相册的话,或许……”

宁次看着她那双有些失神的眼睛,不由伸出了手,想去摸一摸她的头发,哪怕能给她丝毫的安慰也好。

“那么……”知雨在他的手伸过来之前,又突然的开口,问:“你的父亲又是从哪里得到妈妈的照片的?他们之间又是什么关系?他是妈妈的哥哥吗?”

她会这么想,大概是这两个人都有白眼的原因吧。

宁次却摇起了头:“不!玲姨不是我们家的人!父亲说……玲姨是很重要的人,家族要他务必要跟随和保护玲姨!他们是一起长大的好朋友!”

“呵~”知雨看着他的眼神慢慢的黯淡了下去,声音也越来越小:“我还以为……又找到了一个亲人……什么的……”

不知怎么的,宁次突然有一种被丢弃了的感觉,突然之间就觉得好像跟知雨之间隔了十万八千里,且不那么好越过。

虽然一再的告诉自己“不可能”,可他就是有这种感觉,无论如何都打消不掉。

“睡吧!”知雨只对他说了两个字,就翻了个身拉过被子把自己盖了个严实,不仅完全的背对了他,甚至都没有再多看他一眼。

宁次心里不甘,狠狠的咬过嘴唇之后,带着愤意低声问:“难道……你是觉得我可能是一个没有相认的亲人,所以才……”

“不然呢?”知雨传过来的声音如此冰冷,足够把人冻僵的那种冷。

反正,有一颗心脏已经差不多要坠进冰窖里去了。

啊~也对!知雨从来都是这样的人!

她觉得谁是亲人了,就对谁表露着友好,其他的……都不肯往心里去,也绝对不会在乎。

在她眼里,这些长成人形,却与她毫不相干的动物,跟她脚下的蝼蚁没有半点区别。

之所以刚才会相处的那么和谐,不外乎就是觉得他可能跟自己有什么血缘上的关联,想要找机会再问一问而已……所以才什么都不跟他计较……

算了!原本就是在奢求的……

算了……

……

可是,就算这样想过了,宁次也仍然很不甘心,并且胸口里闷的厉害,烦燥不堪,无论如何都不想在这里多留一秒钟了。

带着怒气的脚步沉重不已,也才凌乱的走到门边,手还没有伸到门把上去,身后知雨的声音就又传过来了。

“别走!”

就算没有回头,宁次也能发现她正缩在被子里做什么,不多一会儿,把一套白色的衣服扔了出来,再抛出更冰冷的一句:“拿走!”

宁次只差一点儿就背过气去了,转回头来瞪着她,想骂还骂不出来,只咬着牙说:“你不是说……”

“不想给你洗了!”知雨仍旧回答的简单又冰冷,不带丝毫的情绪,就只是大脑借嘴巴念了几个字而已。

宁次这边还没有顺过气来,就见知雨又把手伸向了发间,一把扯下了那根白色的头绳,同样随手扔到了那套白色的衣服上。

宁次的心尖都疼了一下,嘴唇也抖了抖,说:“这个你可以先用着……”

“我不要!”知雨仍旧没有转过头来看他一眼,仍然说的那么冰冷:“我从不扎白色的!”

“……好吧!”宁次的手死命的压在胸口,就好像这样多按一会儿,就能止住心尖上在往下滴的血一样。步履凌乱的再走回来,跪在地上整理自己的衣服。

一抬头,知雨就近在咫尺,不由在想,如果现在也像刚才发生误会时那样,跟她离得再近一点,会不会又有什么话能聊了?

知雨有所感觉一样,转头看了他一眼。

宁次一下子就彻底扔掉了这种期待,因为知雨这个眼神太冰冷,太伤人了。

宁次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就像在叹息那样,垂下眼睛,拿了自己的衣服和那条白色的头绳,转身再走到门边,伸手开门。

“不然……”知雨突然又出了声:“你就留在这里吧!”

宁次定了定心神,毅然说道:“不必了!也不太方便!”

“我……”知雨裹着被子坐了起来,微微的皱着眉头,还咬了咬嘴唇,百思不得其解:“我好像,没那么想让你走!”

宁次深呼吸了一下,告诫自己不论听到什么都一定要保持冷静,才转回身来,看着她问:“理由?”

他故意学了知雨说话的方式,并且连他自己都没搞清楚是为什么。

“不知道!”知雨摇起了头,“我只是感觉有什么地方很奇怪!但是……又说不上来到底是哪里奇怪!总之,就是很奇怪!”

宁次仍想争取一样,依然不苟言笑,学着她的调调问:“这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知雨在很努力,很认真的想,可是看着仍然很迷茫。她说:“这我也不知道!但是……看见你在这里很奇怪,看到你要走就更奇怪了……我……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

宁次终于妥协,席地坐了下来,语气也变得柔和,告诉她:“我不走了!”

不料知雨在用力的点头,说:“好!”眼睛似乎有一瞬间闪出了光。然后又飞快的翻身背对了他,紧紧的裹好了被子,说了一句:“晚安!”

“晚安!”宁次似乎在叹息,可是心已经没那么疼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