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目标,宇智波佐助
  • 火影:晓之圣女
  • 巫小槐
  • 2096字
  • 2021-07-28 07:00:15

从知雨记事起,就是对大蛇丸喊着一声一声的“父亲”长起来的。

大蛇丸说,墙上的照片,就是母亲的,已经去世很久了。

可是在六岁那一年,她站在高高的塔顶,透过窗子,看到一个女人牵着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来到了塔下。

那个女人的脸,跟挂在墙上的黑白照片中的,一模一样。

知雨慌忙的爬上桌子,好不容易的摘下墙上的照片,抱在怀里匆匆的沿着台阶跑下去。

半路遇到要上塔的白,被问了一句:“知雨,你要去哪里?”

知雨跑的气喘吁吁,一边继续往下跑,一边说:“我看到妈妈了!”

白惊讶不已:“夫人的话,不是已经……”又见知雨已经又跑下去一层,一边喊着:“知雨,你慢点!还要把眼睛蒙上,不要被人看见!”

白一边焦急的去追,一边扯着自己的裙摆,撕下了长长的一条,再举着这长长的布条去追。

天晓得知雨为什么会跑的那么快,白一直追到地面,才把她给追上。又在即将被门口守卫看清之前,用布条蒙住了她的眼睛。

守卫仍旧像往常那样拦住了她们,说:“抱歉,你不能出去!”

知雨气喘吁吁的问:“刚……刚才过来的人……在哪里?”

守卫似乎回忆了一下,说:“哦!刚刚来过一个女人,说要见大蛇丸大人!我告诉她,大蛇丸大人在其他的地方,她就离开了!”

知雨一听,立刻就要往外冲,却被守卫死死抓住。

白看见了,就去拽守卫的手臂,一边喊:“你干什么?快放手!否则,大蛇丸大人一定会杀了你!”

守卫丝毫不惧:“我是奉佩恩的命令在这里守卫的,职责就是不许她离开这里半步!哪怕是大蛇丸,也不敢违抗佩恩的命令!”

知雨对着外面无助的哭喊:“妈妈!你别走!我在这里啊,妈妈……”眼泪湿透了蒙着眼睛的布条,哗哗的再流到脸上。

白一咬牙,从指尖处开始结冰,快速往守卫身上蔓延。

守卫大吃一惊:“你要干什么?”

白的表情变得冰冷:“我劝你不要轻举妄动,否则,我会把你全身的血液一起冰封!”然后着手掰开守卫抓着知雨的手指,快速的说着:“快!知雨你快去追!一定还能追得上!”

“嗯!”知雨抹了把脸上的泪水,抽抽鼻子,再次抱着那张遗像,跑进雨中去追,去寻找。

可是她根本一头雾水,不知道该走哪条路,只像个没头苍蝇那样跑来跑去。全身被雨淋透,脚上,裙摆上,全是泥水。

终于精疲力尽,被很小的石子绊倒,趴在泥水中,绝望的嚎啕大哭。

“妈妈……妈妈别走……”

蒙着眼睛的布条散落,在雨水和泪水的冲刷之中,知雨的眼睛慢慢变成了红色,上面还有两个小小的黑色勾玉。

再然后,红色褪去,瞳色化为漆黑。

就是在这时候,一个趾高气昂的小毛孩子,把知雨如拖死狗般的拖了回去,扔进了关恶狗的笼子。就像……给自家的狗狗捡了块肉那样……

白四处都找不到知雨,只能去求助大蛇丸。当他们杀了那一家人,把知雨从笼子里放出来的时候,她的眼神已然跟之前的不一样了。

“你骗我!”

这是知雨在见到大蛇丸后,咬着牙说出的第一句话。

知雨全身都是血,脸上凝固了的血上,还沾了一缕狗毛。笼子里那条恶狗,已经支离破碎,几乎就剩了副骨架。

从那之后,知雨再也没喊过大蛇丸“父亲”,也再也没有笑过。

……

现在,知雨在死亡森林中,正面拦截了佐助那一队,冷声道:“把我们想要的东西,都留下!”

“哼~”佐助显然不屑一顾,更是自负的露出了二勾玉写轮眼,说:“不如先较量一下!输了的人,交出卷轴!”

“哼~好啊!”知雨的眼睛一闭一睁,便已让对面三人惊讶到合不拢嘴巴。

因为在她的眼睛里,是一对三勾玉的写轮眼。

佐助几乎大惊失色,高声问:“你是谁?你的写轮眼是哪里来的?”

知雨的手握在剑柄上,一边慢慢的拔出,一边冷声道:“赢了就告诉你!”

话落,提刀而上,当头劈下,被佐助手拿苦无挡在头顶。

“哦?”知雨冷笑:“听说你是宇智波一族之中资质最差的,看来果然如此!面对着我的攻击,就只能像这样勉强抵挡吗?”

鸣人吼了一声:“佐助!事到如今,人家都杀上门来了,你还想着跟她放水搭讪吗?”

“闭……嘴……”佐助连说这两个字都吃力的很,额头上不住的流着汗珠。现在,他光是要挡下知雨手中的剑,几乎就要用尽全身力气了。

一个不把人命当回事,一个还想点到为止,所要用上的力道能一样吗?

并且对着她那双写轮眼,佐助有无数个问题要问。

小樱一直缓到现在,才鼓足了勇气,喊了声:“佐助!”就要过去添乱。

白的手指微动,一排尖锐的千本就飞到了小樱的脚下,只差一点点就能扎到她的脚上去。

面对着小樱惊恐又无辜的表情,白微笑道:“小姐,你也是有对手的,已经没机会管其他人的死活了!”

鸣人伸手把小樱往身后一挡,说:“小樱你退后!这个对手交给我!”

于是,小樱就默默的退到后面去了。

见状,白又笑道:“每个小队都有三个人,我们这队也不是分开行动的!所以……”

话音未落之前,君麻吕站到了白的身侧,眼睛扫过鸣人的脸,不屑的说:“如果想死的慢一点,就不要做多余的事情!”

鸣人握着拳头大声喊:“喂!你们是不是太嚣张了?以为我真的会害怕吗?这可是在考试!”

白依然抿着嘴笑:“勇气可嘉!不过……我们可是真的会杀人的!”

一瞬间,杀意蔓延,鸣人和小樱一瞬间就被死亡包围,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死状……

鸣人吞咽着口水,拳头微微的发抖。虽然不甘心,可是又不得不承认,面前的两个家伙都太强了。

并且,他们真的杀过人,还是习以为常的事情。

人类的本能告诉鸣人,继续站在这里会死,赶紧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