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记得,还给我
  • 火影:晓之圣女
  • 巫小槐
  • 2071字
  • 2021-09-02 13:28:43

“诶?我坐到什么了?好硬!”知雨下手就往屁股底下摸。

宁次倒抽一口凉气,心跳都漏了一拍,当机立断用力把她往旁边一推。

也不知道她是才解了毒还没完全恢复呢,还是没怎么防备,居然给一把推的摔倒在旁边,还“哎呀”了一声。

宁次又心头一紧,快速起身,下意识的伸出双手要扶一把。可温泉边的石头如斯湿滑,一不留神,脚底一滑,就扑了上去……

总之,知雨露着很不理解的神情,问:“你故意的吧?我刚才也不是故意要压你一次的!你有必要非得报这个仇吗?”

“呃……也不是……”宁次死死咬着舌尖,几乎连话都说不溜了。

可是,他现在好像必须要爬起来才行,因为知雨还在下面躺着呢……

可是,要立刻起来也不行,因为腰间的那条浴巾飞了……

飞的还比较远,现在正漂在温泉正中间。

“还有!”知雨的眉头都皱了起来:“在我腿那里有什么东西?你不觉得硌的慌吗?”

宁次那张脸红到要冒烟,支吾着说:“这……还好吧!”

知雨就对这个表现很不满意了,再次一本正经的强调:“可是它硌到我了!”

“呃……这……”宁次心慌意乱的厉害,眼睛四处乱看,不仅不知道该说什么,甚至连要干什么都搞不清楚了。

突然听到头顶发出“簌簌”的叶子摩擦声,知雨被吓到一般,赶紧把脑袋一缩,往宁次胸口一藏。

宁次发觉这不太正常,就问:“怎么了?”

“我得躲起来!”知雨一边小心翼翼的查看四周,一边小声说:“只要在明天太阳升起之前不被抓住,我就赢了!”

宁次这才想起来,知雨刚才从温泉里钻出来的时候,确实说自己是在“试炼”什么的。

“大概什么时候能追上来?”宁次也学着她那样说的很小声。

知雨说的很不确定:“我甩了他们很长一段路,但是不确定他们什么时候能追上来。算好了是半个小时的路程,但是止风那家伙……说不好眨眼间就能到!”

止风的瞳术能力,宁次也是领教过的,所以对知雨所担心的事情深有体会。

“你……”宁次微红着脸,鼓足了勇气说:“你先闭一下眼睛,三秒就够了!”

“干什么?”知雨只这样说完了,又只是眨眼时睁开的稍微慢了一点,就觉得身上一轻,然后又听到“扑通”一声。转头寻声看去,就看见宁次已经又泡到温泉里去了。

“你先进去里面吧!我再泡一会儿。”宁次说的如此正常,可是脸红的不正常,几乎都不敢回头看她一眼了。

知雨就只是很平常的点了下头,顺嘴说了句:“好!”就从地上爬起来,一个人进到更衣室去了。

等听到更衣室的门被拉上了,宁次才松了口气,淌水走到温泉的中间,捞回了自己的浴巾。再往腰上一系……

算了,还是等收了“帐篷”再上岸吧!

这样想着,宁次就继续在水里泡着了。

可是他原本就泡了不短的时间,再泡怕是要熟了……

思量再三,“哗啦”一声起身上岸,半途顺便把浴巾上的水稍微拧了拧。

可是一开更衣室的门,又愣住了。

“你……怎么能……”宁次指着还在里边的知雨,目瞪口呆。

知雨转过身面对着他,说的有理有据:“我的衣服湿了,所以借你的穿一下!”

宁次的脸皮以肉眼可见的红了起来,指着她的手都发了抖:“可是……可……可是……”

知雨竟还在极力争取:“我会洗干净再还给你的!”

“问题不是这个!”宁次纠结不已,还怎么都发不出脾气来。最终无奈的说句:“算了,我去给你拿件浴袍。”

说着到旁边拿起了自己的浴袍穿上,背过身去系好腰带。

知雨不悦的皱了下眉头,再次强调:“等我的衣服干了就会立刻还给你的!立刻洗干净了还给你!”

说着还往袖子上嗅了嗅,不禁愣了一下:“好香啊!你用的哪种洗衣液?”

意思如此明白,是想要用同样香型的洗衣液给他洗到跟原来一样。可是,宁次已经扶了额,并且欲哭无泪,无论如何都答不出来。

因为……这衣服是他刚脱下来的,并且已经穿了好几天……

所以,上面的味道已经不是洗衣液的香气了!

但是,又该摆出哪种表情,该用哪种语言告诉她那是体香?????

知雨的头发也湿了,于是把手伸到了头绳那里,想要解下来。谁知用力一扯……

“啊~断了!”知雨看着手里那根断掉的头绳发起了愣。

宁次一转头,恰好看见她那一头乌黑的长发垂了下来,遮盖住了半边脸,竟是意外的柔和。不由得,宁次移动脚步走上前去,要仔细的再看一眼。

也恰好,知雨抬起了头,看着他,开始提议:“要不……”

宁次心头再次一紧,凉气一抽,伸手把自己的头发抓到前面来,一把拽下上面的那根头绳,别着脸不看她,只把头绳伸到她面前去,说:“快扎起来!”

因为他直到站在知雨面前了,尤其是在她一抬头的那一瞬间,猛然发现,知雨那张脸竟然过分的柔美,甚至足够让他窒息……

也在那一瞬间,他猛然觉得,绝对不能再让别人看见知雨这种样子了……无论是谁都不行!

知雨好像还愣了一下,不过还是拿过了那根白色的头绳,再次高高束起了自己的头发。并且一直到整理完了,也仍然没闹明白,自己一直都觉得不对劲的地方在哪里。

她从刚才还没进来换衣服的时候,就觉得不对劲了,搞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一阵又一阵的脸红。

“那个……”知雨指了指发间的头绳,说:“这个也是!我会和衣服一起洗干净了再还给你!”

宁次强压下无数个想要不过脑子脱口而出的“不必了”,转而义正言辞,很认真的告诉她:“那就说话算数,别忘记还回来!不然我会找你要的!”

这下子知雨都愣了一下,一再的伸手摸摸那根头绳,喃喃自语:“这东西很贵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