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撕裂,全都是骗子
  • 火影:晓之圣女
  • 巫小槐
  • 2260字
  • 2021-08-30 07:00:12

知雨不知所措的看着宁次伸过来的手,在他即将抓到自己的肩膀之时,突然猛地挥手挡开。可是仍然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低垂着眼睛,踉跄着步步后退。

宁次很担心一样,唤了一声:“知雨?”

知雨却突然反应超大,更是很大声的喊出了一句:“你别过来!”

可是接下来要怎么办,她又迷茫了,支吾了好几次:“我……我……那个……”

宁次看着她彷徨的样子,试图开解:“你知道吗?你是许多人付出一切都要迎来的孩子,是要被木叶寄予厚望的!我也明白,你一下子不能接受这些事情。你……一定被瞒了很久很久吧?被那些别有用心的人?”

知雨突然有些醒悟了一样,有点不敢置信的抬头看着宁次。就这样看了足足有五秒钟,又突然转身,飞快的向着田之国的方向移动。

宁次紧赶了几步,追到与她齐平,高声问:“你要去哪儿?你应该马上回到木叶才行!有很多人都在盼着你回去!”

知雨咬紧了牙关,眼睛只看前方的路,更是一声都不吭,一句话都不回。

宁次见状,也只能在一旁跟着,想看她到底要干什么。心里实则也有期盼,想看到知雨帮忙把佐助追回来。

追了没多远,就看见两帮人已经在对峙。

鸣人眼尖的看见宁次追来,脱口就喊:“宁次,感情牌不管用了吗?”

己方的止风也懵极了,弱弱的请示:“那个……接下来怎么办?”

知雨仍然是那一句:“拦住他们!”

“呃……好。”止风之所以回答的这么纠结,是因为四人众刚才已经被他磨掉了一半的血……现在居然还要用来拦截敌兵吗?

知雨一打眼看见君麻吕也在,不自觉的把眉头轻轻皱了一下,问:“佐助呢?”

君麻吕回:“他在前边等你!”实则,已经让他自己赶去大蛇丸秘所了。

知雨把头轻轻一点,说:“走!”

“呃……好!”止风虽然很懵,倒也是乖乖的跟上了。

君麻吕却不动,对着知雨询问的目光,微笑了一下,说:“他们有五个人!”这就算是理由了。

知雨心里烦的很,现在一点耐心都没有。听君麻吕这么说,便一点头:“好吧!完事后自己回来!”刚一抬脚要走,想想又把脚步落了回去,吩咐道:“那个白眼的别杀!最笨的那个别杀!其他的随便!”

如此交代完后,转身箭一般的远去。

止风在后面追着喊:“需要哥带你飞吗?”

知雨理都没理他一下。

眼睁睁的看着知雨远去,鸣人急的大叫:“你们这些家伙,为什么要帮大蛇丸那种坏蛋做事?你们有没有好好想过,他有把你们当人吗?”

“你懂什么?”君麻吕的脸色沉了下来,眼神变得冰冷,不慌不忙的解开衣衫露出肩头,从肩头拔出一柄骨剑,对着他们冷声道:“大蛇丸大人,是整个世界最能理解我的人!他给了我所想拥有的一切!”

……

知雨一路都没有理止风一下,这让他很奇怪,不知道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一直到了大蛇丸的秘所,知雨咬着牙关冲了进去,直逼大蛇丸的住处。

在距离还有几步远的时候,猛然听到了佐助撕心裂肺的痛呼声。

知雨喊了一声:“糟了!”冲过去飞起一脚踢开了门,一头扎进了这间昏暗的房间。待看清里面正发生的事情,知雨双膝一软跪坐到了地上,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里面的大蛇丸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的模样,此时正伸长了脖子,一口咬在了佐助的颈边……

大蛇丸转动眼珠,看见了知雨,不慌不忙的松开了嘴,慢慢的缩回了脖子,对她说了一句:“欢迎回来!”

佐助因为彻骨的疼痛,晕厥过去。

止风也恰好赶到知雨身后,伸手要扶一把,却被她冷冰冰的推开。

知雨咬着牙自己站起来,一言不发的走向大蛇丸背后的那扇暗门。

兜原本就站在那里,此时往知雨面前一挡,说:“知雨小姐,这个房间不能进!”

“滚开!”知雨说的毫不客气,还更不客气的推了他一把,给推到了旁边。

其实力气用的不大,只是兜在确认过大蛇丸的脸色过后,选择乖乖的让开。

因为,大蛇丸看到她手里的照片了……

知雨伸手往那扇暗门上一推,门转了半圈,打开了很小的一个通道,然后知雨自己进去了。

止风刚要跟进去,被兜拦了下来:“知雨小姐有这个特权,别人就不要太过分了。”

言外之意,这里面放了一些秘密,不相干的人不要看,否则非死不可。

于是,止风在和他们在外面焦急的等待,听着里面抄家一样的翻腾声。又在安静一会儿之后,听到知雨在里面疯了一样的嗤笑,听着很苦涩,很难过。

大蛇丸的眼睛无力的闭了闭,发出了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

又过了不一会儿,知雨出来了,手里拿着两张照片,站在大蛇丸面前问:“这是谁啊?”

可以说这两张照片是一样的,区别只在于,其中一张的大蛇丸被剪掉了。

那是宁次带给她的那张。

这样的照片,止风那里其实也有一张。

大蛇丸极力让自己说的很平静:“那是我们唯一照过的全家福。”

知雨甩手就把那两张照片摔到了大蛇丸的身上,大声冲着他吼:“她的眼睛不是黑色的吗?”

大蛇丸深呼吸了一下,调整了情绪,说:“这是个秘密!哪怕是整个忍界,都不能让人知道玲有日向血统!”

“原来她叫玲啊!”知雨的表情带了自嘲:“连我这个女儿都不知道她叫什么!更不知道她还有日向的血统!”

话说完了,狠狠的瞪着他,甩头走到了止风面前。

止风不自觉的吞咽着口水,心虚不已。

知雨却先呼出一口气,把手伸进忍具包,拿出那条洁白的围巾,自说自话一样:“马上就要织完了呢。”

“呃……我……”止风这下子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知雨抬起眼睛,冰冷的盯着他,问:“你不是说,我是你妹妹吗?那为什么你的妈妈叫‘琅’,而我的妈妈叫‘玲’?”

止风急出了一头冷汗,支支吾吾:“因……因为……”

“骗子!!!”知雨咆哮着,用力的把手中的围巾撕烂,红着眼睛咬着牙,恶狠狠的把这团破毛线摔到了止风的脑袋上。

止风被这么一砸,居然心情轻松下来了。因为谎言已被拆穿,可以不必再继续骗她了……

“知雨,我……”止风意欲为自己争取些什么,转身却发现,这里早没了知雨的身影。

大蛇丸在叹息:“这次……看起来太伤心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