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圣女,奉茶
  • 火影:晓之圣女
  • 巫小槐
  • 2563字
  • 2021-08-28 16:18:11

雨隐村的最高塔之下,有些穿着黑底红云长袍的人,陆续的走进塔中。

知雨手里捧一只深色的茶杯,身后跟着止风,也要进到塔里去。

“咦?”止风突然被一个人吸引了注意力,几秒之后又变得愤怒,咬牙喊了一声:“宇智波鼬!”

戴了斗笠的鼬转了头,看到止风后连惊讶都没有,只风轻云淡的打了声招呼:“好久不见了,止风!过的还好吗?”

“当然很好!”止风怒气上涌,呼呼的喘起了粗气,依旧咬牙切齿的说着:“并且托你的福,我大哥死的好惨!”

话音一落,拔了肩后的短刀,一跃跳到很高,借下坠之力,把刀捅向鼬的天灵盖。

仅一眨眼的功夫,鼬居然不见了,他手中的刀也不见了,只剩他一个囫囵人,重重撞上了地面,滚了满身的泥水。

“怎么回事?”止风爬起来四处查看,居然看见鼬完好无损的站在五步远处,旁边还站了知雨。

并且,知雨的手里拿着自己的短刀。眼睛一抬,露出了虹魔上的花纹。

红色的虹魔,上面有四条黑色的短线,上下左右各一条,放射状的冲着瞳孔排列。

止风不敢置信的凑上前去,对着那双眼睛看了又看,颤抖着嘴唇问:“这……是万花筒写轮眼吗?刚才的……是你万花筒写轮眼的力量吗?”

知雨仅是抿嘴盯着他,轻轻的点了点头。瞳中的花纹也随着她的眼睛一闭一睁,消失无踪。

“可是……”止风指着鼬:“你为什么要帮他?他可是杀了我们全族的罪人!”

“他是我师父!”知雨的声音很轻,却能字字砸进止风的心里。她说:“不然,你以为写轮眼的用法是谁教我的?”

止风一下子就愣住了。

鼬什么都不说,也什么都不解释,只把头上的斗笠摘下来,戴到知雨的头上,而后转身走进塔中。

知雨走到止风面前,很认真的问:“你一定要找他报仇吗?”

止风愣过之后再次又气又急:“他……”

“你先回去吧!”知雨似乎在叹气:“奉茶的时间要到了!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

也真的不再等止风说什么,转身也走进塔中。

止风“嗤”的一笑,又苦涩,又无奈,也仍然说:“好吧……”

塔的最顶层,里面有一张长长的桌子,众人分坐两边,正位上坐了佩恩,与之正对着的入口前也有个座位,现在仍然空着。

迪达拉各种寻找之后,纳闷的说:“大蛇丸居然没来?他还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嗯!”

白绝幽幽出声:“大蛇丸那边正进行着什么大动作的样子,估计是把今天的集会给忘记了。”

“啊哈哈哈哈……”迪达拉一阵放肆的狂笑:“看来他终于放弃了!嗯!”

蝎不慌不忙的冷眼盯过去,用着沉闷的声音说:“就算是这样,你也没有多出什么机会!”

“呃~这……”迪达拉备受打击一样,说:“蝎大哥,不要一直打击我嘛!嗯!”

忽听佩恩说一声:“圣女来了!”

一下子,所有人都闭了嘴,对着门外屏息凝视。

知雨手里端着一杯颜色很深的茶,面无表情的从那扇门走了进来。一步一步的走到桌边,又一步一步的走在这些穿袍子的人背后。最后,脚步停在鼬的旁边,这杯茶被摆到了鼬的面前。

做完这一切,知雨又走了回去,坐到了跟佩恩面对面的那个空位上。

迪达拉当即叫了出来:“哈?又是鼬?嗯?”

蝎也说:“还是毫无悬念!”

佩恩右手边的是小南,此时出声提议道:“你也十多岁了,这几年是个特殊阶段,所以是不是应该考虑选我?”

“不需要!”知雨的态度很无所谓,但语气很绝对。还把目光投向鼬面前的茶杯,跟鼬示意:“喝了吧!”

鼬很平常的端起茶杯,凑在鼻子底下嗅了嗅,眉头微微皱起,说:“你泡的茶还是一如既往的腥!”

迪达拉闻言上手就抢:“不喝就交出来!嗯!”

鼬在迪达拉把手伸过来之前,就不慌不忙的把茶杯凑到嘴边,轻酌一口,看似很艰难的咽下,眉头锁的更深。他抬眼看着知雨,吐出几个字:“好难喝!”

知雨丝毫不恼,反而偏命令道:“你还是全都喝下去吧,否则就是对圣女的不敬!”

鼬不再说其他,只皱着眉头,艰难的吞咽着那杯茶,直到仰头全灌进嘴中,再把那只茶杯倒过来控了控,示意已经喝完。

主位上的佩恩冰冷的开口:“这样的话,今年就还是宇智波鼬了!”

其他人带着或多或少的抱怨离开座位,间或可以听见刻意压低了的骂骂咧咧声。

蝎说:“一直都这么毫无悬念,浪费时间。”

迪达拉跑到佩恩面前去比比划划:“佩恩老大,我觉得这个集会压根就没什么必要……”

一条查克拉线“嗖”的伸过来,粘到迪达拉后心之后,又拖着他“嗖”的一下飞走。遥遥听到蝎沉闷的一句:“闭嘴!”

也像往常一样,干柿鬼鲛过来对鼬说:“再次恭喜你,鼬先生!”

鼬只点了下头,“嗯”了一声。

鬼鲛再转头看看知雨,习惯性的咧着嘴说:“这也难怪,那些家伙们全都不会事先跟你混熟,抱佛脚的时候当然也就没机会了。”

知雨不以为然:“我对他们没兴趣!”一边说着,一边过来把那只深色的茶杯拿走,还再加了句:“今年也拜托你了!”

鼬突然问了一句:“已经上过药了吗?”

知雨愣了愣,点了点头:“嗯!”

“去出任务吧!”鼬又是很突然的说出了这样的话:“终末之谷!去把那里调查清楚!不管遇到什么,记住要见机行事!”

知雨有点不敢置信一样,怔了半晌,才点头应了声:“是!”

然后立刻转身,拿着那只深色的杯子飞快的跑了出去。

鬼鲛不解:“为什么这么快就派她出去做任务?”

鼬答:“检验修行成果罢了。”

……

知雨怎么会不明白鼬的意思?

这些天,她把大蛇丸那边的事情查的很清楚,包括他准备在什么时候转生,以及什么时候会派人去把佐助带走。

她很明确就是今天,佐助会被带往大蛇丸田之国的秘所。

从木叶到大蛇丸秘所的必经之路,就是终末之谷!

知雨匆匆回到住处,就喊了一声:“快走!有任务了!”

止风等了这么长时间,早已盘算好了要问她哪些问题。此时却一个都来不及问了,只能问出一句:“什么任务?”

知雨回:“去了就知道了!”哪怕再着急,也先把那只茶杯拿到水槽那里,打开水龙头冲了一下,然后倒扣在旁边的茶盘里。

止风悄无声息的站在她背后,看着水槽中变成红色的水,问:“这杯子装过什么了?”

“呃……”知雨迟疑了一下,说:“特制的茶!”

“哦?”止风饶有兴致:“什么时候也给我来一杯?”

“呃……”知雨的眼神有点呆愣,弱弱的看着他,问:“你想喝吗?”

止风很确定的点头,眼神里带着迷茫,也仍然在对着她笑。

“好吧!”知雨的声音低了下去:“有机会就给你喝……”

说完了就匆匆的去准备忍具,一眼看到那条快要织完的白围巾,也一起塞进了忍具包。

“快走!”知雨拉着止风的手匆忙的出去,脚步匆匆的跑下长长的台阶。

止风紧跟其后,看着她的背影悄悄的叹了一口气。

她这样子太像要逃出笼子的小动物了,让他不得不开始想办法,想让她永远不要再回到这个笼子里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