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搭讪,我拒绝
  • 火影:晓之圣女
  • 巫小槐
  • 2366字
  • 2021-07-27 07:00:14

半个小时后,通过笔试的考生,全部在死亡森林外集合。戴着各异的护额,装扮差异更大,还有人拿着的忍具是没有见过的。

之前找过知雨麻烦的那个雨忍,第一场笔试就给刷掉了,已经灰溜溜的回村。

白曾窃笑:“依然对谁都说他父亲是山椒鱼半藏的手下,他不知道那个所谓的‘父亲’,早就死掉了吗?”

知雨的脸上波澜不惊,嘴里说着:“他当然不知道!我们还指望这些不明就里人,给我们打掩护呢!”

雨隐村早就是“晓”的地盘了,山椒鱼半藏也是佩恩假扮的。

当年这个作死的小子,把知雨扔进狗笼子,大蛇丸去救她的时候,顺手就杀了他全家。然后,用秽土转生做了个临时的,用以安抚朋友四邻。再然后,控制着他对所有人说,要出去执行长期任务,就把秽土转生给解除了。

所以那小子到现在都不知道,他早就是孤儿了。

“当时,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会被那种人抓走了?”君麻吕问。

君麻吕是在那之后,才被大蛇丸找回来的,所以他并不清楚当时发生了什么。

“也没什么!”知雨只是如此回答,再不说其他。

有个人在远处一直在盯着她看,于是她就装作漫不经心的过去了,与之靠在同一棵树下,背对着背,完全不看他那张脸。

这个人用了别人的脸,也换了别人的衣服和护额,但是知雨还是能一眼认出,这就是大蛇丸。

知雨不悦的冷声质问:“来监视我吗?你到底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大蛇丸压低了斗笠,遮住了脸,阴森的声音传了过来:“真是越来越放肆了!还是以前的你更可爱,会一直喊我‘父亲’!”

那偏嘲弄语气里,似乎带着无奈。

知雨冷笑:“在兴师问罪吗?我当初也以为,我会一直那么叫下去……直到我发现你在骗我!”

最后这一句,知雨是咬着牙说出来的。

“哼~”大蛇丸虽在冷哼,却不像在生气。又转身走到了知雨面前,手指伸向她的面颊,轻轻的勾勒,阴笑着低声道:“怎么?我可爱的女儿,还在介怀那点小事吗?还是说……你这次主动要求来木叶的真正目的,是想寻找那些跟你一样的眼睛呢?”

知雨不闪不躲,只是冰冷又充满恨意的瞪着他,这也是一种反抗。

在所有人看来,知雨的眼睛是黑色的,是如墨的漆黑,不掺杂色。可是如果她用尽了查克拉,眼睛就会变成另外一种颜色……

突闻一声:“喂!你干什么?”有个穿监考官衣服的人,上来就抓了知雨的手,一把就给拽到旁边来了。

此人还不过瘾,指着变了装的大蛇丸,大声道:“动手动脚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这个我看上了,你换其他目标去!”

然后,再转头看着知雨,习惯的痞笑起来:“嗨~我们又见面了!送你的画像还满意吗?”

这是宇智波止风。

知雨自我感觉,自己的情绪转换能力完全不够灵活,几乎都没反应过来,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眼睛瞥向不远处,看见白在干笑着双手合十,君麻吕别着脑袋在揉鼻子。他俩是在那里放风的,可是一不留神……不知道怎么,止风就钻过来了。

再不等知雨考虑一下该说什么,止风已经把眼睛凑了过来,仔细的盯着她的眼睛看。

知雨皱起眉头,要不客气的斥责几句。可是一个字都还没来得及说,就突然惊讶到嘴巴都微微张开了。

在止风的瞳仁中,虹膜变成了白色,上面还有三枚红色的勾玉。

“你的眼睛……果然有奇怪的查克拉!就像……”止风说到这里,突然闭了嘴,随即笑道:“我还真不敢猜了!呵呵~”

这双变异的写轮眼,让知雨的心脏都疯跳了几下,颤着嘴唇,小心翼翼的问:“你……你们宇智波一族之中,还有谁有这样的写轮眼吗?”

止风摇摇头,说的毫不在意:“没了!现在就剩我跟佐助了!”

“我是说……算了……”直到话出口了,知雨才发觉,已经无需再问了。

宇智波已经被灭族,哪怕再怎么问,也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信息了。

“喂!止风哥!”佐助站在了十步之内,还在继续接近中,鸣人和小樱跟在其后。

止风闻声转头,依旧没心没肺的痞笑:“怎么了,小不点助?想让我透露点情报,帮你成功通过考试吗?”

佐助皱起了眉头,不悦的说了句:“我才不会做那种事!”说完了,又看着知雨,似乎欲言又止。

小樱见状,心里方的一匹,弱弱的喊了句:“佐助……”

鸣人愣头愣脑的左看右看,突然有感而发:“你们两个看上去长的还真像!尤其是眼神什么的,更像!”

小樱无语:“他们两个都是宇智波一族的,长的像又有什么奇怪?”

“啊?”鸣人有点懵,指着知雨脖子上挂着的护额,说:“她不是雨之国的人吗?怎么又是宇智波一族了?”

“呃……你说的是她啊……”小樱愣过之后,更加无语了,原来说的不是止风跟佐助,而是佐助跟知雨吗?

话说,这两个人怎么看都八竿子打不着,怎么可能长得像?

除非是夫妻相……

不过这想法太恐怖了,刚生出来两秒,就被小樱彻底扼杀,坚决不再往这上面考虑。

知雨眼神冰冷的看着佐助,问:“你又想来搭讪吗?”

看这表情……仍然是会碰钉子的!

所以,佐助抿着嘴自我镇定了几秒,咬牙回:“不!”然后背过身,说句:“再见,止风哥!”说完就又离开了。

“哈~”止风看着佐助的背影笑了:“哎呀,想不到佐助也想主动跟人搭讪!”再转头看着知雨,一惯的痞笑里挂了无奈:“不过我承认,你身上的确有一种很特殊的吸引力!”

知雨仍旧波澜不惊,冷眼瞥过去,说:“这是你惯用的撩妹手段吗?对我没用!我见多了!”

止风的笑意看着更加无奈了:“让你有这种错觉,大约是我哪里做错了!”

接着,竟不再说别的,反而转身走往别的地方。不消片刻,他所在的地方,传出了阵阵犯了花痴的女生尖叫。

再听止风在说:“啊~~该怎么办才好?你们都这么可爱,我都不知道该怎么选了!”

白微笑着走到了知雨旁边,说:“原来他能把女孩子们哄到那么开心,还真是厉害!”

君麻吕皱着眉头,表情异常不耻:“低俗!”

此时,知雨已经再次走向了大蛇丸,冷声道:“我马上就会把你想要的那个容器带回去!到时候,我们就算两清了!从此互不干扰!”

说完便转身走开,头都不回。

大蛇丸低头无奈自语:“对青春期叛逆的女儿,我到底还需要宽容到什么程度才可以?”

最终,他也没跟着知雨混进死亡森林,而是出了村子,走了很长一段路,直到站在一个坟包前。

“玲,我回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