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梦里,我认识那只狐狸
  • 火影:晓之圣女
  • 巫小槐
  • 2444字
  • 2021-08-27 07:00:11

“玲?”知雨转头,把疑惑的目光投向大蛇丸:“怎么又是她?”

“呃……这是因为……”止风满头冷汗的抢答:“因为……此事刚好跟她有关!”

知雨的眉头微皱,说声:“是吗?”就不再多问了。

对面的纲手在问自来也:“你的意思难道是……”话只说到这里,再看往知雨的眼神已变得更为惊讶。

自来也不禁在感叹:“没想到,她真的做到了!还比计划中的还要完美!”又问纲手:“你不是说已经给她做过全面的身体检查了吗?难道连这都没有发现?”

一提到那些检查,纲手就气到不行,咬牙切齿的说道:“检查结果……她的血液里有大量毒素,心脏也只有半颗……查克拉属性也测试过,试纸没有半点变化。所以我认为,她不具备任何属性!”

自来也却在摇头:“作为医疗专家,你怎么也变得糊涂了,纲手?你再看看她刚才用出的那些忍术,你还仍然觉得她不具备任何查克拉属性吗?”

纲手的嘴巴不禁张大,不敢置信的远远望着知雨。

到目前为止,知雨用出了四种忍术,分别是土、雷、水,还有需要遗传血继才能施展的“冰遁”。哪怕是有写轮眼好了,哪怕像卡卡西那样复制了上千忍术,也用不出需要血继的“冰遁”。

冰遁说来简单,是风遁和水遁的结合,可没有血继的人,是不能将其融合成冰的。

此时,大蛇丸走往知雨身后,闲庭信步一般,更是很悠闲的在问:“知雨,如果把水遁和土遁一起用,会怎么样?”

“那当然是……”知雨说着,已然结好了印,地面上有无数幼苗破土而出,又在眨眼间蜿蜒粗壮。这片原本空旷的草地间,出现了一片密林。

这么突如其来的,连止风都变得目瞪口呆。

知雨却看起来依然很轻松,还转头看着他说:“我将此术称为,木遁·树界降诞!”

纲手更为震惊:“这是……爷爷的术?!!”

初代火影的木遁,在忍界打出了一片天下,甚至可以轻松捕捉尾兽。而在初代过世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能用出这种程度的术了。

纲手震惊过后,咬牙冲着大蛇丸质问:“你对她都做过些什么?这是她天生的?还是你的实验成果?”

因为在很多年前,大蛇丸就在木叶参与过初代细胞的研究,也做过人体实验,但无一例外的失败。由于死伤过重,三代火影不得不下令中止实验,并将所有研究数据封存。

所以,纲手才会猜测,这会不会是大蛇丸在知雨身上做的手脚。

“纲手,你先别忙!”自来也朗声招呼:“你刚才说,给那个小丫头用的查克拉试纸没有半点动静,对不对?那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拥有着相克的属性呢?试纸会变成什么样子?”

纲手答:“哪怕是不相克的属性,也不会让查克拉试纸出现两种不同的反应。因为万物很难达到平衡,哪怕是同一个人的两只手,都不会拥有分毫不差的力气。查克拉也是一样!就算本身具有多种属性,也会有强弱一说,而试纸最先接到的指令就是最强的那一个。比如有人同时具有火与雷的属性,如果雷属性比火属性高出一个点的百分比,就算平时用火遁忍术比较多,用试纸测出来的也会是雷属性反应。”

自来也安静的听她讲完,再问:“那么,如果属性不分强弱,完全平衡呢?”

“那样的话,相克的属性会相互抵消……”纲手说到这里,也恍然间明白了什么,惊讶到呆在了当场。

此时,轮到大蛇丸得意不已,朗声说道:“所以,知雨才不是不具备任何查克拉属性,而是无所不能!”

还不待他再得意几秒,知雨的声音已冷冷的飘了过来:“废什么话?还打不打?”

忽听地面上静音高喊了一句:“鸣人!!!”

众人寻声去看,恰看见鸣人倒地,口吐鲜血。

在他们不远处的兜得意的说:“他没救了!我已经割断了他的心脏静脉管,他已经没办法用那种怪物的查克拉来恢复了。”

话才刚落,突觉腹内剧痛,无力的倒地。

静音大概是想上去给鸣人治疗,但是看起来她也没那么轻松,腿脚无力站立,手按着胸口呼吸困难。

纲手心头一紧,快速的跳过去,赶往鸣人那边。可是一经看到他满身的血,双手已开始发抖。

“现在可不是抖的时候……”纲手咬着牙告诫自己:“快点……救他……”

知雨不知为何也跟了上去,只是脚步迟疑,且一直都在奇怪,自己为什么会过来。

要救鸣人?

不!他们没那么熟!

并且,她可不会什么医疗忍术。

看着知雨走过来,纲手一边咬牙忍着颤抖给鸣人治疗,一边费力的咬牙道:“我警告你,别添乱!”

知雨无暇理会她,反倒跪坐在鸣人的另一侧,眼睛直直的盯着他的腹部,嘴唇蠕动,轻轻唤了一声:“九喇嘛?”

鸣人陡然睁开了眼睛,却是狐狸的眼神。

眨眼之间,遍身涌出红色的妖狐衣,全身的伤口“滋滋”的恢复至毫无疤痕。

“这……”纲手还来不及惊讶,一抬头就看见知雨满头冒汗,痛苦的捂住了胸口。

大蛇丸高呼一声:“知雨,躲开!”已口吐利刃,冲着鸣人刺去。

血溅当场……

被刺中的不是鸣人,而是纲手。

纲手在利刃即将伤到鸣人的时候,毅然挡在了鸣人的身前。

“纲手!”大蛇丸怒不可遏,收回利刃之后,抬脚把纲手踹翻,怒骂一句:“不要碍事!”

再抬眼之时,已看见妖狐查克拉汇成一缕,生生钻进知雨的心脏。

知雨完全没有闪躲的力气,疼的大叫。

“快躲开!”大蛇丸喊着,动身要把知雨撞开,却被一股很强的力道弹开,完全接近不得。

刚要抓狂,岂料眼前一晃,没了知雨的身影。下意识的往止风那边寻找,果然看见他正抱着奄奄一息的知雨,冲着这边喊道:“放心吧!已经没事了!不过,也不再适合继续战斗了!”

大蛇丸不由松了一口气。

此时自来也赶了过来,手里捏了张符,上面写了个“押”字,一把贴在了鸣人的额头。妖狐外衣慢慢收回,鸣人的眼神也恢复如常。

时间也真的耗费许久,通灵兽一个个的消失,人也差不多该散了。

大蛇丸冷声道:“纲手,就算你不帮我治疗,我也有办法将双手恢复,用我研究出的禁术!”

话落,转身跳到知雨和止风旁边,瞬身离去……

回去的路上,止风好奇的问:“你对鸣人说了什么?鸣人为什么突然变成了那种样子?”

知雨表露迷茫:“我……认识他肚子里的小狐狸!我们好像是一起长大的,它叫九喇嘛!还有一只小狸猫,叫守鹤,也是一起长大的!它们两个关系不太好,经常打架,我就拿好吃的劝它们和好。”

止风满脑袋的问号:“你……睡糊涂了吧?”

知雨居然点了点头:“很奇怪!这确实是梦里的事情!是在木叶的时候,被你带走之前,好像晕厥过一分钟的样子,就是在那个时候做的梦!并且……感觉很真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