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纲手,疯了
  • 火影:晓之圣女
  • 巫小槐
  • 2035字
  • 2021-08-25 07:00:09

静音觉得纲手疯了,因为她没赌也没喝酒,而是兴冲冲的带着知雨去逛街。

她一再的拿着一条条黑白拼色的裙子往知雨眼前晃,一再的问:“好不好看?喜不喜欢?”

换来的无一例外都是知雨冷漠的眼神,以及心脏上越来越低的温度,似乎下一秒就要结成冰了。

静音跟了纲手这么久,早就学会了察言观色,终于很不忍心的上去拦住了再度找到黑白拼色裙子的纲手,低声道:“纲手大人,她不是……”

“闭嘴!”纲手突然生了很大的气,更似乎把自己都吓了一跳,然后愣了愣,手中的裙子从指尖滑落。抬手扶了扶额头,苦笑中夹杂着一丝哭腔,说:“我还是去喝酒吧,一醉方休……”

然后脚底像发了飘,梦游一样的往前走,似乎都不知道该走向哪里,更不知道酒馆在哪里。

……

就这样一连好几天,纲手天天喝得酩酊大醉,醉了就拉着知雨的手一个劲儿的道歉,一个劲儿的说后悔什么的。

这次静音仍然道歉:“真对不起!其实我也没见过纲手大人喝成这样!除了……”

说到这里眉头一皱,似乎回忆起了什么不愉快,便把嘴唇一咬,死活都不说下去了。

止风悄悄问:“你还好吧?”

毕竟纲手表现的这么不正常,是个人就会起疑,然后要么追问,要么一个人瞎想。

知雨却只是轻轻点点头,几天来第一次露出一点不耐烦的神色,微皱着眉头低声说了句:“怎么还不来?”

止风是聪明人,他一下子就知道知雨是在等大蛇丸。

这次知雨出来,也真的是为了找纲手给大蛇丸治疗双手。可是她才不会巴巴的把人给送过去,反正已经给找到了,还时刻给盯着,要不要来是大蛇丸自己的事情。

也就在此时,有人很偶然的过来搭讪,目标是知雨。

此人穿着西装,打扮考究,过来递给知雨张名片,说:“我们导演最近正在拍一部新戏,有一个角色一直没有满意的人选。但是他老人家好像对您的形象非常满意,不知道您有没有兴趣过去跟他详细聊一下呢?”

止风抬手打了个响指,那张名片瞬间就冒出了火苗,顷刻间烧了个干净。

他还带着一脸的挑衅对人家说:“没兴趣!再见!不送!”

可这个人虽然被这么吓了一跳,却仍然不准备就这样算了,依旧对着知雨说:“这可关乎您的前程呢!想想看,如果您成功出演了我们的电影,从此以后可就是大明星了!我们导演难得看上您,您真的不准备抓住这个机会吗?”

知雨侧了侧头,看到最里边的包间里,一个五十多岁的白头发油腻老男人,正咧嘴露出一口大金牙,还端着手里的酒杯冲着她举了一下。

知雨全程面无表情,只垂下眼睛很漠然的对着面前这个过来搭讪的说:“还是让他老人家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吧!”

闻言,别人还不等有所反应,纲手首先浑身颤了一下,然后呆愣愣的转头看着知雨,几秒之后疯狂大笑。摔了酒杯笑,拍桌子笑,最后还把眼泪都给笑出来了。

这样一来,不仅把前来搭讪的给吓跑,附近的几桌客人也给吓跑了。

毕竟谁都不想招惹疯子。

这下知雨也忍不下去了,皱起眉头斥了句:“你有病啊!”

却想不到,纲手疯的更厉害了,并且还是又哭又笑的那种。

止风也不得不虚心向静音请教:“她……真有病啊?”

静音摇了摇头,露着满眼的担心:“纲手大人这种样子,我也只见过两次……”

“哦!”止风很有心得一般:“原来不是刚疯的!”

突闻酒馆门口有人高呼:“纲手?!!”

几人抬头一看,只见自来也和鸣人站在那里,两侧都是因被纲手吓到而匆匆往外逃的人。

纲手醉眼朦胧的抬头看了一眼,随即摇摇晃晃的站起身,跌跌撞撞的往自来也跟前走过去。

看她醉的这么厉害,自来也不得不顺手扶了一把,纲手也趁机把双手抓在自来也手臂上,一个劲儿的说:“自来也,我告诉你,我找到那个孩子了……不!是她自己来找我的!她跟玲真的好像……可是……可是大蛇丸做了好过分的事情……真的太过分了……”

说到最后,居然哭了起来,委屈到像个无所依从的孩子。

自来也的眉头也皱了起来,抬手轻拍她的背,安慰道:“好了!好了!找到她了就好……”

纲手依旧死死的抓着他的手臂,抬起满是眼泪的脸,咬着牙问:“我要杀了大蛇丸!你帮不帮忙?”

“这……”自来也的低头不曾舒展,最终苦笑:“你用这种表情来请求我,我是很高兴没错,但是……”

话没说完,已被纲手一拳揍飞。

纲手仍不过瘾,冲着自来也摔出去的方向吼道:“就算没有你帮忙,我一样可以杀了他!”

鸣人站她旁边早就懵了,半晌没反应过来,待到纲手吼完进来了,才大声质问:“喂!你这个欧巴桑为什么要打工口仙人……”

最后的口头禅“大得把呦”还没说出来,已被当头一捶,当场五体投地,失去十秒之内的全部记忆……

远观着的止风也在震惊过后默默点评:“好残暴!不过好强!”

知雨却说:“刚刚那个自来也是故意被她打中的。”

“嗯嗯!”止风含笑点头,眼睛还一直在看知雨,再转过去看看纲手之后,已经有了什么心得。

纲手回来之后,直接拿起酒壶,仰起脖子一饮而尽,继续咬牙切齿的说:“我一定要杀了他!我一定要杀了大蛇丸!”

恨意都溢出来了,于是知雨哪怕再不当回事也问了一句:“为什么?”

“小孩子不要问!”自来也已然拖着还未彻底清醒的鸣人归来,还站到了他们面前。

还不待再问什么,自来也便把鸣人往止风身上一扔,说:“小孩子们去旁边桌上吃下酒菜就好,别在这里看大人耍酒疯!都起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