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发誓,我一定要杀了他
  • 火影:晓之圣女
  • 巫小槐
  • 2085字
  • 2021-08-24 17:00:22

其实也就在酒馆相遇后的第二天,纲手醉酒醒来,第一句话就问静音:“昨天我见过谁了?”

静音老实回答:“昨天琅前辈的儿子来找过您,还有……”

“我梦到玲了……”纲手揉捏着因宿醉而有些疼痛的额头,还似乎回忆起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静音赶紧闭了嘴,因为这个名字她从很久之前就不敢提了。

因为每次提起,纲手都会发一阵子的疯。

“当初我就不该放她离开!”纲手的话语里带着怒气,更是愤愤的一拳捶向面前的桌子,那可怜的桌子连“咔嚓”声都没发出来,就“轰”的一下碎裂,“啪啦啪啦”掉成了一堆碎木头。

静音吓的一个字都不敢说,就抱着瑟瑟发抖的豚豚同样瑟瑟发抖。

“咚咚咚~”房门很是时候的被敲响。

静音问声:“是谁?”也顺便松了一口气,感叹可以不必一个人应对纲手的怒气了。

“我!”门外是止风的声音。

这下子静音更放心了,因为她觉得知雨也一定跟着过来了。于是说声:“马上就来!”忙不迭的起身过去开门。

站在外面的果然是知雨和止风两个人,倒是表情不怎么统一,止风是一惯轻浮痞笑,还抬手打了个招呼:“早上好,美女!”

知雨的脸上就没什么表情了,甚至说还有些淡漠……不,是冷漠!是根本不把任何事往心里去的那种冷漠。

“进来吧!”静音说着往旁边靠了靠,给他们让出了一条路,并说:“纲手大人已经起来了。”

知雨漫不经心的走了进去,跟在她身后的止风代她对静音说了一声:“真是劳驾你了,大美女!”

大清早的被喊了两次美女,静音差点飘了,还好这么多年跟纲手历练的多,冷静的够快,否则还真不能保证不失体面。

知雨往纲手面前一站,问的直接了当:“你昨天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纲手还在地上坐着,听闻之后先是怔了一下,在考虑是哪句话,再抬头仔细的打量她几眼,随即站起来,不由分说的拉在她的手上,拖着就往外走。一边大声的吩咐:“静音,马上准备好一切,我要给她做一次全面的身体检查。”

“呃……是!”静音猝不及防,但仍然应的飞快。

话音才落之时,纲手已经拖着知雨出去了。

止风纳闷不已:“你们……什么意思?”

不管怎么说,纲手对他而言不是什么危险人物,所以哪怕是把知雨拖走了,也不会有丝毫惧意。

静音神色复杂的看了他一眼,说的平心静气:“纲手大人这样决定,就一定有她的道理,我们还是安静的等待检查结果出来吧。”

止风耸了耸肩,表示也没什么所谓。

知雨那边就更无所谓了,一句话不说的被纲手拖着走,半点怨言都没有,甚至连个不耐烦的表情都没有,就跟习以为常了一样。

纲手借用自己的身份,很容易就能找那些与忍者擦边的医疗机构借到检查设备,就在那里为知雨进行了非常全面的身体检查。

她不止一次的问:“你没有什么要说的吗?”

大概她觉得,正常人遇到这种事情,都该持怀疑态度,或者直接拒绝。可是知雨……她太配合了,配合到不像个正常人。

然而知雨每次的回答都是:“没有!”然后继续很顺从的配合检查。

这还不是最让纲手震惊的,她在做那些重要检查的时候,几乎每出一个结果,纲手都愤怒到发抖,甚至恶骂一句:“那个该死的家伙……”

待到检查结束,纲手那着一叠报告单,疲惫的回来,往房间中央的地板上一坐,就疲惫到无法再次站立。

静音关切的上去问:“纲手大人,您怎么了?”

纲手无力的摇了摇头,说:“让她也去休息吧。”

“……是!”静音稍有迟疑,因为纲手不会经常露出这种表情,除非遇上了让她足够伤心的事情。

静音起身走到知雨面前,露了一脸歉意:“你们也都看见了,纲手大人她……太累了!所以……”

止风很知趣的笑道:“好吧!那我们明天再来打扰。”拉着知雨一个转身之后,就片刻不等的问:“怎么去了这么长时间?都做什么检查了?”

知雨波澜不惊的回:“就是一些日常的检查,没什么新奇的。”

“是吗?”止风明显是怀疑了,因为所用时间确实太长,日常的检查根本用不了这么久。

待他们出去,静音把门一关,立刻再回到纲手面前,把声音压到很低,再次问:“到底出什么事了,纲手大人?”

纲手仍旧一言不发,只把手中的报告单递给了静音。脑袋一直低垂着,似乎连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静音疑惑的把报告单拿过来,仅把最上面那张看了一眼,就惊讶不已,差点惊呼出声。又不得不再次把声音压的很低,不敢置信一样的问:“她的血液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照这个数量来看……难道她是从小就被喂食毒草吗?”

“可恶!”纲手咬牙切齿,捏紧的拳头上青筋暴涨。如果面前再有一张桌子,一定已经被她给拍烂了。

静音还是不能理解:“到底是谁在做这么疯狂的事情?”

纲手不答,只抬手指了指底下的那张报告单。

静音诧异之中把那张报告单拿到了前面,一看之下,目瞪口呆。

“她……只有半颗心脏?”静音感觉难以置信:“怎么会这样?只有半颗心脏的话,她是怎么活下来的?并且……这是天生的吗?还是……有什么人做了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

“是大蛇丸!”纲手回答的如此肯定:“除了他,还会有谁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静音仍然愣了一下,试探一样的问:“您确定吗?”

“当然!”纲手差点咆哮起来:“就在她的胸口上……在心脏的那个位置,有一道手术伤疤,还有大蛇丸的咒印!那空缺了半颗心脏的地方,填充着怪物的查克拉……”

静音惊讶的掩住了嘴巴:“他怎么可以这样对那个孩子?”

“混账东西!”纲手咬着牙恶狠狠的说道:“我发誓一定要杀了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