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因为,我怕你逃走
  • 火影:晓之圣女
  • 巫小槐
  • 2191字
  • 2021-08-22 17:00:04

知雨觉得纲手是个疯子,因为在给她把过脉之后,就发了很大的酒疯,差点把人家酒馆给拆了。

最后他们同心协力,才把纲手给送回了旅店的房间。

纲手拉着知雨的手就是不松,一个劲儿的说:“玲啊,你的眼光糟透了!怎么就喜欢了那种人呢?他没种!他会害死你的……就算你坚决不肯嫁给宇智波的族人,日向家的日差又有哪里不好了?你们两个明明有那么强的CP感,他那么喜欢你,你怎么忍心……怎么那么狠心的强迫他娶了别人呢……我们对不起你啊……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强迫你做了那样的任务……我们对不起你……”说着说着,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她说了好多好多,知雨一句都没听懂,也一句都没放在心上。

静音懂了一些,所以神色沉重。

止风似乎也有些明白,可更多的是糊涂。

“她怎么一直在说那个叫‘玲’的?”知雨像在例行询问:“那不是大蛇丸的徒弟吗?你们很熟?”

“呃……嗯!”静音尴尬的应着,对着知雨,表情诡异。

“哦!”谁都没想到,知雨也仅仅是这样应了一声,就不再问下去了。

对她来说,只要是与她无关的事情,又不是任务必须的情报,就不必知道的太多。

反正如果是任务需要,情报也无须她亲自收集,自然会有人把足够详细的情报告诉她。

这样一来,止风也悄悄松了一口气。

“对了!”静音这才想起来一般,问:“你叫什么名字?”

“知雨!”她回答的很简单。

静音再问:“姓什么?宇智波?还是千叶?”

知雨稍微想了一下,说:“我不知道父亲是谁,姓不姓宇智波都无所谓。就用妈妈的姓氏吧,千叶!”

“千叶知雨吗?”静音默念着这个名字,脸上露出了一丝欣慰。

大概是见没什么需要继续留在这里的了,知雨就看了看止风,说:“我们还是去隔壁吧!”

止风点了点头:“好!”

隔壁就还有最后一间房,所以两个人是要住在一起的。

在开房的时候止风都惊讶无比:“我们两个住一间吗?”

知雨的表情特别官方,语气特别淡定:“我们是兄妹,为什么不能住一间?”

然而在进房之后,连知雨都感觉到局促了,不知道是该各自分别去两边呢?还是直接坐到一起去。

“那个……我们还是先坐下吧。”知雨先开了口,也先往前迈了一步,走到了这个小房间的中央,然后在那个矮脚桌旁坐了下来。

止风暗自发笑,心说不管怎么样,知雨也还是个年纪不大的女孩子,有些时候的表现还是跟普通女孩子一样的。

又见知雨从随身的背包里拿出了几团洁白的毛线,还有两根竹针,不禁好奇了一下:“你要开始织了吗?”

“嗯!”知雨稍微点了下头,眼神里还是透着一丁点彷徨的,小声嘟囔:“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织好……”

那天在木叶的时候,虽然说过要给止风织一条围巾做礼物,可是她也真的没织过东西,只看别人织过。

拿着竹针试着织了几个扣,动作很慢,也很笨拙,并且织的很不平整,不好看。

止风的眼睛里含着无限的包容,坐去她的对面,手里拿着毛线团,把毛线一截一截的往她那边递,对她所织出来的围巾是美是丑,都没有任何意见。

慢慢的,知雨感觉到他那股视线有些不对劲了,一抬头就对上,然后没来由的脸皮微红,飞快的低下。

再想想,这样好像不对,于是再度抬头,微微的鼓着腮帮子说:“我们不是亲兄妹吗?就算父亲不是同一个人,我们也是兄妹呀!你不要把气氛弄的这么像情侣好不好?”

“呵~”止风只是想笑,轻声道:“怎样都好!一想到你要亲手给我做一件礼物,我就太高兴了,一不留神就露出了这样的表情。”

知雨有点不相信一样,瞅着他问:“以前没收过礼物吗?有人要送礼物就这么开心?”

“差不多吧!”止风说着,不自觉的苦笑起来:“自从五年前,家族里出过那样的事情之后……就再也没有人送过礼物了……”

知雨就像感觉不出这有多悲伤一样,只没心没肺的点了点头,说:“那我可以多送你几件。”

止风看着她笑,眼睛里像要流出蜜来了。又顺着话题问:“你呢?有人送过礼物吗?”

“我经常收到!”知雨说的风轻云淡:“可我觉得收礼物也没那么开心。”

止风又愣住了,半张着嘴巴愣了半天,才又问:“那你送我礼物的原因是……”

既然觉得收礼物也没那么开心,那么到底会因为什么送别人礼物呢?并且还没有很敷衍,而是要亲手织一条围巾。

“嗯~~~~”知雨想了一会儿,才说:“其实一开始,我是想找条绳子什么的……但是那些拴狗狗的项圈没有白色的,所以……”

止风几乎目瞪口呆,手里的毛线球差点掉地上去,非常虔诚的问:“所以……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想把你拴起来!”知雨就是说的这么直接了当:“就像他们的宠物狗一样,拴住脖子,到哪儿都牵着,防止逃跑。”

哪怕止风的心理再强大,此时也快hold不住了,吞咽了口水,仍然很紧张的问:“为……为什么呢?”

知雨再次抬起眼睛,很认真的看着他,语气也很认真:“我怕你像其他人一样,会在我不注意的时候,就从我身边逃走。”

止风呆愣在那里,神色变得凝重,伸长了手臂,用手去抚摸知雨的头发,轻声说着:“放心吧,我不会离开的!”

“其他人也这么说过!”知雨一惯冷漠的眼神中透出了一丝落陌:“可是,他们还是离开了……连白也离开了……”

止风也终于明白,原来“离开”的意思不止是表面上的那么简单。知雨说的那些人也不是逃跑了那么简单,而是已经为了保护她奉上了性命……

“我就是觉得……如果把你拴起来了,再系到我的腰上,那样你就不会像别人那样逃走了!”知雨摸着织出来的那一小截围巾,这样说着。再继续看着他的眼睛,说:“我不想让你走!”

“呵~”止风的眼神无奈又包容,轻声说着:“你知道吗?我一直都觉得,当年我能从死人堆里爬出来,就是为了要在这个世界上找到你,然后保护你一辈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