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怀疑,你在吃醋
  • 火影:晓之圣女
  • 巫小槐
  • 2027字
  • 2021-08-16 17:00:18

止风从那天起,就离开了木叶,沿着知雨所说的方向,动用瞳术,用了不长的时间,赶到了雨隐村。

“放我下来吧。”知雨仍然有气无力,可是已经身处雨隐村,不能让一些人看到不该看的事情。

止风点头,把她放回地上,又扶着站好。然后仰起头,看着眼前这座高高的塔,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又露出一丝苦笑。

身后传来什么人的冷言冷语:“呦,这不是我们的‘圣女’吗?终于回来了?”

止风转头,看到了两个穿黑底红云长袍的人,头上戴着一样的斗笠,恰好遮住了头发和眼睛,让人看不清长相。

知雨连看都不看他们一眼,只对止风低声道:“我们上去吧!”

止风见知雨不当回事,也就不多说话了,跟着知雨要走进塔中。

“等一下!”其中一个黑底红云长袍的人拦住了他们,挑剔的瞅着止风:“一个陌生男人?”再冲着知雨冷笑:“好兴致啊!但是不被允许!嗯!”

知雨吐出一口气,定了定神,抬头对他露出一个带有邪气的笑:“你叫迪达拉,对吧?到底是为什么不允许,这我不清楚。但是你现在的语气,让我怀疑你在吃醋!难道你对我有意思?”

“嘁,开什么玩笑?嗯?”迪达拉咬起了牙,眼睛里似乎要喷火。

知雨也不跟他再多说什么,拉着止风就绕了过去。

再听一个沙哑沉闷的声音说:“我劝你还是不要再多费功夫了,你没办法入她的法眼。”

迪达拉超级不服:“怎么?难道能入她法眼的,就只有宇智波鼬吗?嗯?可刚才那小子又是怎么回事?嗯?我一定要找机会跟他较量一下,我打不过鼬,还打不过他吗?嗯?”

知雨全程没任何反应,跟没听见一样。

所以止风也没什么表示,只顺从的被知雨拉着,进入了那座塔。

两人也才刚进去,身后就有人把门关上,并且听到铁链“哗啦”作响,更有冰冷的大锁被锁上的声音传了进来。

止风难掩疑惑,问:“这是怎么回事?”

“这很正常!”知雨如此回答,然后继续拉着止风的手,沿着螺旋而上的台阶,一阶一阶的往上走。

止风心疼不已,轻声问:“你就是在这里长大的吗?”

知雨点头:“对!”

“一直都被锁在这里?”止风的声音都发了颤。

知雨又轻轻摇头:“如果他们有需要,就会把我放出去。等事情结束之后,再回到这里来。”

止风甚至不敢想那个“需要”是什么意思,可知雨在他们的眼中真的是“人”吗?为什么感觉像“工具”一样呢?

用的时候就取出来,用完了,就再放回工具箱……甚至会上锁……

“你为什么不逃走呢?”这是止风最大的疑问。

如果这里有牵挂,或者有个温暖的家,都可以继续留在这里。可这里冷冰冰的,哪怕再去任何一个地方,都会比这里好上很多。

所以,她到底还有什么理由,必须回到这里不可?

“逃不掉!”知雨一边回答,一边再次用手按住了心口,似乎心脏又在疼了。

止风又有什么话要脱口而出,却又生生的忍下,皱眉咬牙,对目前看到的一切感到愤怒。

“是谁把你带到这里来的?”止风最终,只问了这样的一句。大概是觉得,罪魁祸首就是带她来这里的人吧,如果要算账,也要去找那个人。

“是大蛇丸!”知雨答着,停下了脚步,似乎在叹息:“他说,我一出生,妈妈就去世了。我还有一个双胞胎姐姐,也跟妈妈一起去了!然后……他就把我带来了这里,他说……”

说到这里,却突然止住了声音,再苦笑一下,低声道:“还说那个骗子干什么?”

此时已经到了塔顶,这整座塔上,就只有这一个房间。

知雨伸出去的手似乎在犹豫,在迟疑,过了好几秒才拧动了门把手,“吱呀~”一声推开了门,叹息般的说了一句:“我回来了!”

房间内是死一般的寂静,回答她的只有“沙沙”的雨声。

两个人走进来后,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继续走向哪里,因为这房间的每一个角落,都是冰冷的。

最终,是知雨先动了,一步一步的走到墙边,对着上面挂着的黑白遗像,轻声说:“妈妈,我回来了!”

止风走到她身后,也看往墙上的照片,不由在心底发出一声叹息。

这是个美丽绝伦的女人,那个长相对他而言很熟悉,只是……

“妈妈,哥哥来了!”知雨这样说着,脸上带了笑意,又伸手拉住了止风,有些兴致勃勃的对他说:“快告诉妈妈,我们团聚了!”

止风脸上的笑里带了无奈,抬头对着那遗像中的人说:“还记得我吗?我是止风!我……一定会好好的保护知雨,再也不会让她受委屈了!”

转头,发现知雨一直都在凝视着他,那眼神不再冷漠,而是带了感动与柔和。

止风面上含着微笑,用手摸摸她的头发,安慰一样的轻声说:“没事了!以后有我在,一定会保护你的!”

知雨说着:“其实我也没那么需要别人保护……”眼泪已经夺眶而出。

止风笑着擦去她的眼泪,说:“对呀!知雨也是很强的!但是……你也是女孩子,很普通的女孩子,是需要有人保护,需要有肩膀供你倚靠的。这些都放心的交给我!”

知雨只是一个劲儿的点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突然间,止风的眼角瞥见了什么异常,赶紧把知雨往旁边推,一边说:“好了,快去洗把脸整理一下,不然让她看到你哭会担心的。”

“呃……好!”知雨虽然觉得转折的太突然,可也顺从的去洗脸了。

待知雨把洗手间的门一关,止风立刻回到了遗像前,心有余悸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遗像中的人,流下了两行漆黑的泪。

“对不起!”止风对着遗像双手合十:“我不是有意要欺骗她的!请您原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