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冷笑,他就是个骗子
  • 火影:晓之圣女
  • 巫小槐
  • 2671字
  • 2021-08-15 17:00:12

电光逐渐散去,佐助惊讶的转头看着她,问:“你到底是谁?”

在查克拉相连的时候,他们甚至都感受到了对方的感受,不禁都在心地叹了一句:原来如此,你经历过那样的事情啊……

知雨也惊讶不已,因为她也是第一次有这种经历和感觉。

好在,我爱罗和鸣人,在刚才的大型雷域之中,慢慢消停了下来。

知雨旁若无人的走到了白的跟前,很费力的扶起她,看着她苍白无血色的脸,问:“你还好吗?”

白依然微笑着,无力的轻轻点头:“我还好……你没事才是最重要的。”

“我们走吧!”知雨把白的手臂搭在自己脖子上,强行把她架起来,有气无力的说:“再继续留在这里的话,我怕你会……”

“嚎!!!!”我爱罗突然爆吼着,再次伸出了沙子凝聚成的爪子,漫无目的从面前扫过。

除佐助外,木叶的人集体跃上树枝,低头看着底下的一切。

小樱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握拳道:“好了!现在我们就在这里看他们自相残杀就好!”

雏田似乎于心不忍,小声的喊了句:“小樱……”

小樱什么都没听见,只对着树下的佐助喊:“佐助,快上来啊!不要管鸣人了!他这个样子,根本不用担心!”

佐助侧了侧头,冷眼往树上一扫,眉头皱了起来。

佐助几步跳到知雨旁边,再次问:“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我们的查克拉能……”

“是谁很重要吗?”知雨一边咬牙拖着白走,一边很费力的说:“并且,我活到现在,都没弄明白我到底是谁。”

见她不回答,佐助转身面向了我爱罗,说:“我还能再用一次千鸟,你就趁着他被我拦下的时候,赶快离开这里!”

话落,已经再结好了印,电光闪烁,发出千只鸟儿的啼叫声。

知雨一句话都不说,只转头看到了他一点点的侧脸,低声说了句:“谢谢!”

我爱罗再次挥爪,佐助瞅准了漏洞,将手中的千鸟一把按了上去,如利刃一般,将那只沙聚成的爪子切割下来。

我爱罗的动作停滞下来,佐助也用尽了查克拉,倒在了地上。

可是那只被割下来的爪子并没有变成散沙,而是活了一般,冲着知雨飞了过去,就如离弦的箭。

白似乎心有所觉,用力的把知雨推向旁边,转身面向那飞过来的爪子。

伴随着皮肉被撕碎的声音,白被那只沙做的爪子贯穿了胸背,五脏六腑都不见了……

“白!!!”知雨高声呼喊着,刚上前一步,就如被定住了一般,再也不能动一动。

那只沙做的爪子已经开始散落,最后的那缕查克拉,裹着残余的沙子,像一条蛇蛇,“嗖”的一下撞向知雨的心口,硬生生的钻了进去。

“啊――!!!”知雨疼痛不已,倒地痛苦的大叫,已然没有抵抗和防御的力气。

小樱竟在拍手叫好:“快看!真的有用!快!我们再把她和我爱罗凑的更近一点!”

这样说着,先一步从树上跳了下来,直奔知雨跟前,拖着她的脚腕喊一声:“可恶的家伙!”用力的将她扔向我爱罗。

佐助才喊一句:“小樱你住手!”就见知雨已经从半空掉落,我爱罗抬起另一只爪子,想用锐利的指甲把她贯穿。

雏田低声说了句:“这样太过分了!”就不管不顾的从树上跳下来,想阻止这一切。

跟她一起跳下来的是宁次,已经一跃而起,伸出双手把知雨接住,落在我爱罗脚边。然后,立刻从知雨身上爆出一股很强的查克拉,把他震开。

宁次不得不松手,知雨重摔在地面上。

然而已经一发不可收拾,知雨的心口如一个黑洞,又如从里面伸出了一只怪手,把我爱罗身上的尾兽查克拉不断拖进她的心脏里。

“啊――!!!”我爱罗也开始嚎叫,身上的沙子快速剥落,露出他本来的面目。可是查克拉仍被抽走,他连逃远一点的力气都没有,最后直接晕厥。

宁次看着那一股股的查克拉钻进知雨的心脏,有点不知所措,嘴里喃喃:“这是怎么了?”

再突闻小樱大叫一声:“鸣人!”

众人转头看去,发现鸣人也有气无力的趴倒在地,身上的红色尾兽衣,也汇成一股,伸到知雨那边,钻进她的心脏之中。

“不好了!”小樱开始着急:“这样一来的话,鸣人也要有危险了,怎么办?”

也仅是说话间的功夫,鸣人身上的尾兽衣已经被全部吸走,跟我爱罗一样的晕了过去。

可是查克拉并没有停止吸收……

宁次当机立断,再冲上去,抓着知雨的双肩把她提起来,只求她能稍微站个几秒。然后低吟:“八卦六十四掌!”

还在树枝上的鹿丸不禁挑了挑眉毛,赞了一句:“聪明人!”面对着阿斯玛询问的眼神,解释道:“无论是哪种查克拉,都是游走在筋脉里的!对付查克拉失控的最好方法,就是封穴!”

似乎也印证了他的说法,在宁次用完那六十四掌之后,知雨虽然力气尽失,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心脏也不再吸取查克拉。

她就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似乎连呼吸都有些困难,眼睛也闭上了。

宁次站在她跟前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真的是来破坏木叶的吗?”

知雨却一言不发,一副任由宰割的样子。

或者说,她现在也没有避免“被宰割”的方法了。

仅是几步远处,就躺着白的尸体……

止风在此时赶来,就像凭空出现的一般,抿嘴看着这一切,一言不发的走到了知雨跟前,很小心的扶起了她。

“大蛇丸怎么知道你出事了?”止风这样问。

知雨费力的抬起双手,把自己的上衣拉开,露出胸口,用微弱的声音说:“因为这个……”

在她的胸口上,有一个硕大的天之咒印。

宁次起先还觉得非礼勿视,可是在看到这个咒印之后,就惊讶的问:“你刚才会变成那样,就是因为这个东西吗?”

知雨不答。

止风也再不说一句话,很小心的把她抱了起来,一步步的走出人群。

“等一下!”佐助咬着牙强行站起来,走到他们面前问:“大蛇丸是谁?为什么要对你做这种事?”

“哼~”知雨冷笑:“他就是个骗子!”

不经意的把眼睛一睁,露出一对白眼。

“你……”宁次惊的几乎说不出话,可又不得不追问:“你是谁?难道你真的就是……”

止风冷眼瞥着他,说的很冷静:“没错!就是她!”

话落之后,用出写轮眼,一瞬间没了人影。

回村之后,宁次来到父亲的墓前,轻声告诉他:“父亲,我找到她了……”

……

似乎一切就这么结束了,可是鸣人变得有些不太正常。

鸣人醒来就说:“原来我跟我爱罗是朋友啊!”

小樱震惊:“什么时候的事情?”

鸣人回:“很久了吧!是老朋友了!跟知雨也是!”

小樱:“我去%#&~……”

我爱罗那边也没那么正常。

手鞠试着问了句:“我爱罗,你没事了吧?”

我爱罗摸了摸还有些晕的脑袋,面上显露着迷茫,很疑惑的问:“我……跟漩涡鸣人,还有知雨,已经认识那么久了吗?”

手鞠还是比较吃惊的,追问一句:“有谁对你说过这种事情吗?”她本能的以为我爱罗被什么人洗脑了。

可是……我爱罗会那么容易被人洗脑?

勘九郎也疑惑不已:“知雨的话,是认识的稍微早一点,但是漩涡鸣人……你们的交集也没那么多。”

“不!”我爱罗看似脑筋非常清醒,说的非常绝对:“我们三个,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是非常非常要好的朋友!”

“啊~呃……”二人震惊过后,挂着冷汗干笑:“好吧……”

他们大概觉得,我爱罗从未睡过觉,也从来没有做过梦,所以把刚才睡着时的梦境和现实弄混了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