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不知,该何处去
  • 火影:晓之圣女
  • 巫小槐
  • 2040字
  • 2021-07-25 06:27:12

考生们集合的教室,乌烟瘴气,各色忍者齐聚,如约架的流\氓。

知雨他们进来的时候,有个戴砂隐护额的人站了起来。

此人脸上涂了紫色油彩,全身黑衣,帽子上还做了两只尖尖的耳朵。背上背着个一人长的东西,被绷带缠的严严实实。

在他旁边,还有个扎了四个刷子头的黄发美女,以及一个黑眼圈没眉毛的红发小孩。

看到他站起来了,知雨垂着眼睛走过去,坐在旁边的位置,并不经意的伸手,示意他不要表现的太明显。

显而易见,他们虽然戴着不同的护额,此次却是一伙的。

这三个人的名字也已经知道了,大黑猫一样的那个,叫勘九郎,黄发美女叫手鞠。最后那个红头发黑眼圈的,叫我爱罗。

“就只有你们三个吗?还是……别的雨忍也是?”勘九郎把声音压到很低,一边问,一边用眼睛搜寻其他戴雨隐护额的人。

知雨一言不发,就像此问话跟她无关一样。

“喂!”勘九郎沉不住气,往知雨那边迈出了一步,想要继续问什么。

知雨冷眼瞥过来,说:“我不认识你!”

那双眼睛,空洞,冷漠,没有丝毫情感和温度,几乎跟我爱罗的一模一样。

勘九郎愣了愣,不情不愿的退了回来。

手鞠为避免被别人怀疑,便强行打趣了一句:“哎呀~哎呀~就说你搭讪一定会被拒绝!”

如此,便可以打消一些人的怀疑,以为刚才只是一次不成功的搭讪。

这个动静也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已经有人跳过来,直接坐到了知雨面前的桌子上。

“哦?我还当是谁呢,原来是你啊!”说话的人头戴斗笠,和雨隐的护额,眼神轻薄的看着知雨,一边把手伸向她的下巴,继续说:“几年不见,想不到你也能长出这么漂亮的脸蛋!”

“锵”的一声过后,都没看见知雨做了什么,就见眼前这个雨忍脸色大变,在他的凄惨喊叫声中,他伸向知雨的那只手掉在了地上。

这成功引起骚动,毕竟考试还没开始,就已经有人把手给弄没了。并且,还没看清楚人家怎么动的手。

“喂~喂~这是怎么了?”鸣人也才刚进来,就看到了这一幕,不由分说的挤到了知雨面前。面对着知雨,万般的不解:“是你做的吗?为什么?你们不是一个村子的伙伴吗?到底为了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一定要这样吗?”

知雨抬眼,说的很认真,很一本正经:“他摸我!”

“啊,这……或许是个误会!”鸣人要强行解释。

小樱在他身后悄悄喊:“鸣人,不要多管闲事!那是人家雨隐村的事情!”

“可是……”鸣人明显还是想掺一脚。

被砍了手的雨忍疼痛过了头,一边用仅剩的手按压断手的伤口,一边对着知雨破口大骂:“狗\娘养的!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你不过是在雨隐村里爬来爬去的一条野狗!没有雨隐村养你,你活得到现在吗?”

还说:“我父亲,是山椒鱼半藏大人手下的得力干将!等回到雨隐村之后,我分分钟让你活不下去!”

知雨不屑冷笑:“我要怕死了,怎么办?”

君麻吕往她身边一站,说:“不如,现在就干掉他好了!”

知雨挑衅一般的瞥向那个雨忍:“好主意!”

周围已经有人在窃窃私语,说雨隐内讧什么的,真给自己村子丢脸什么的……

此雨忍目露惊恐,脚步不觉已经退了半步,还依然大声喊叫着:“你敢?我们家位高权重,你敢杀我?”

“那就……”知雨说着,站了起来,手握上了剑柄,眼神冰冷的盯着这个龙套雨忍,说:“割你舌头好了!”

鸣人再次大声质问:“你们不是一个村子的人吗?为什么要这样咄咄逼人?为什么还一定要割人家舌头?”

知雨再次说的一本正经,有理有据:“他骂我!”

“那也不能……”鸣人可以理解那种被骂的心情,可是他从来没想过要割别人的舌头。

知雨松开了剑柄,也再次坐了回去,说的轻描淡写,就跟在讲故事一样:“六岁那年,他把我关进了他们家养狗的笼子!”

再似不经意的,把右腿稍微一伸,露出小腿上触目惊心的齿痕,继续说道:“那条恶狗被他饿了好几天,然后……我把笼子里所有的肉都吃光了!”说完,得意的伸出小巧的舌头,轻轻的舔舐过自己的牙齿和嘴唇。

“什么意思?”鸣人显然没有听懂。

听懂了的人,毛骨悚然。

狗饿了好几天,又把知雨扔了进去。此时笼子里的肉只有――知雨,以及那条狗……

雨忍依然大骂:“从那时候起,我就知道你是个妖女!”

知雨眼神冷漠:“是你们逼我的!我只是不负众望,而已!”最后的这两个字,咬的格外清晰。

小樱不禁在远处默默泄气:“这都是什么人啊,都太恐怖了……可恶!”

勘九郎不禁看了我爱罗一眼,心里暗说:“果然,有这种眼神的,都是怪物!”

不远处的小李已经很仔细的看了很久,也没注意知雨什么时候动刀砍了人家的手,就问:“宁次,你看到什么了?”

宁次叹息一般的回:“不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没有谁是无缘无故把心扔掉的!”

天天震惊:“你们说的是一回事吗?”

佐助自己都不知道为何会走过来,问:“你叫什么名字?”

知雨淡漠的盯了他半晌,才回:“知雨!”

佐助再问:“姓什么?”

“不知道!”知雨回:“同样不知道爸爸是谁!妈妈是挂在墙上的遗像,从来不知道她的名字!我就如他所说,是在雨隐村里爬着长大的,不懂人伦道德,是个妖女!并且,我不准备跟你交朋友!”

佐助刚一皱眉头,一咬牙,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已经被鸣人给打断了。

鸣人大笑特笑:“笨蛋佐助居然也有被讨厌,被拒绝的一天!哇哈哈哈哈……”

佐助恼羞成怒,甩头就是一句:“无路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