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落泪,我来给你报仇了
  • 火影:晓之圣女
  • 巫小槐
  • 2092字
  • 2021-08-09 17:00:17

再出来时,已经不知道外面发生过什么,反正佐助跟我爱罗正在对战,观看席上一片沸腾。

知雨说:“我想去君麻吕那边看看!”

然后,两人就一步一步,不慌不忙的走去了候考区。

装成君麻吕的白,看见知雨过来,无奈一笑:“之前,我们完全被那个菠萝头的小子给耍了!他才不是智力有问题,反而智商高到吓人!所以,我又弃权了!”

“哦!”知雨应的如此不以为意。

止风有点好奇:“你们在说谁?”

白回:“就是那个看起来没精打采的,叫奈良鹿丸的!”

“呵呵~”止风看起来表现出了无比的同情:“奈良家的智商都是祖传的,尤其是族长那一脉,智商就没有低于200的!”

白笑的更加无奈:“那我们还真是被耍惨了,当初还因为可怜他的智商,而放他过关,真是失策!”

知雨仍旧不以为然:“这也没什么关系,反正充其量不过是个中忍!”

这话听着很可疑,可止风的注意力却在白那边,眼睛盯着她一看再看,还是没忍住,说:“你小子之前会露出这种表情吗?”

当然不会!因为君麻吕几乎就是冰块脸,没什么表情。

知雨都不瞒他,悄悄说:“她是白!”

“为什么?”止风居然只是好奇,并没有大惊小怪。

知雨依旧实话实说:“因为君麻吕病了,不能参加考试,所以才让白代替他一会儿。原本也没打算下去比赛,只要能拖延一下时间就好!”

“哦!”止风都没往“阴谋”那方面考虑,还连连点头:“如果你们整个队伍在考试前就全部失去资格的话,早就被遣送回雨隐村了……”

越琢磨下去,就越觉得知雨是因为不想离开他,所以才玩了这么一出。因此,转头看着知雨的眼神都变了,脸皮还变得微红,且只会傻笑。

“你笑什么?”知雨对他现在的眼神感觉不舒服,尤其是他还在笑,感觉就像要被完全看穿了一样。然后一不留神,说出一句:“我可没有骗你!”

“咳~”止风低头摸了摸鼻子,笑意仍然止不住,说:“我知道!我知道……你不会骗我……哈哈~”

结果,直接笑出声来了。

可是他越笑,知雨那边就看着越心虚,还差点没忍住,要跟他再交代点什么。

关键时刻被白拉了一下,小声提醒:“别忘了,任务为先!”

知雨才稍微稳了稳心神,低声说:“我只是不想骗他!”

白低声安慰:“你没有骗他!你只是没来得及告诉他而已!”

也果然是来不及了,赛场中的我爱罗已经在准备把一尾做成完全体,然后佐助指尖涌现着电光,发出成百上千只鸟儿的尖叫声,又快又狠的攻了上去。

再然后,数不清的羽毛从天而降,所有人都昏昏欲睡。

“轰!”的一声巨响,从火影所在的最高看台上传出来,让一些人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

“战斗开始了!”白也收敛了笑容,轻声在知雨的耳边说出了这几个字。然后移转目光,看向手鞠和勘九郎,相互交换过眼神,就已然达成了共识。

手鞠和勘九郎立刻跳入场中,扶起了受伤流血的我爱罗,也不由暗自惊讶,这还是第一次看到我爱罗受伤。

“他们要干什么?”止风已经轻而易举的反弹了幻术,看着底下混乱的赛场,疑惑之后便当机立断:“我去三代火影那边看看!”

大概是还不放心,便在走开之前,又快速往知雨手臂上拉了一把,嘱托道:“你不是木叶的人,不来帮忙也没关系!你只要保护好自己,别让自己受伤就好!知道了吗?”

知雨欲言又止,抿紧了嘴,重重的点了下头。

止风依然含笑,抬起手摸摸她的头顶,轻声说:“我马上回来!”而后转身跳往最高看台。

大概是看出了知雨哪里不对劲,白事先就紧抓了她的手,防止她一时兴起的跟止风一起走。此时再问:“你还好吧?”

知雨点了点头,神色变得黯然,空闲的手捂住了心脏处,低声说:“不好也得好……”

这时候,大蛇丸已经劫持着三代火影上了屋顶,且已做好了四紫炎阵。

阵外已经有三个暗部了,可是无法突破,只能在外面干瞪眼。

止风到的时候,正看见大蛇丸撕下伪装,露出自己的真面目。不禁有些惊讶:“你是……大蛇丸?”

大蛇丸露着不可一世的狞笑:“想不到离开村子这么多年,居然还有小孩子认识我。”

止风隔着四紫炎阵,说的豪不紧张:“我家有你的照片!”

这语气也过于淡定,似乎里面被劫持着的三代火影猿飞日斩,有没有危险都与他无关一样。

可是三代火影无比震惊的瞪着止风,厉声质问:“你怎么会收藏他的照片?”

止风回答的理所当然:“追捕手册,中忍往上,人手一本!”

“……”这倒让三代火影无话可说了。

“不过……”止风的嘴角又勾了起来,说:“还有一张双人合照,是家母死前不知道从哪里弄回来的!”又说的尤为神秘:“照片中的人是……你和玲姨!”

听到最后这句话,大蛇丸全身都抖了一下,以导致让三代火影瞅到漏洞,趁机挣脱,与之面对面,摆成了对战的架势。

止风的写轮眼再开,红色的三勾玉继续扭曲,变成四叶风车状。而后眨眼间,止风的身影从阵外消失,转而站到了四紫炎阵之中。

“家母还让我问你!”止风的表情忽而变得严肃,一步步走到了大蛇丸面前,用着森冷的声音问:“你把玲姨,弄到哪儿去了?”

大蛇丸看着他的万花筒写轮眼,突然有些明白了一般,有些惊讶的问:“你是琅的第二个儿子?”

“没错!”止风昂了昂头。

“哼!”大蛇丸冷笑,又似在叹息一般,不慌不乱的说道:“这种问题,你怎么不去问你们敬爱的三代火影呢?”

站在这么高的地方,很容易的能看清整个木叶,大蛇丸却仿佛什么都看不见,又仿佛想在这里看到什么人的身影。

慢慢的,一行清泪自眼角滑落。

“玲,我来给你报仇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