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知雨的梦(二)
  • 火影:晓之圣女
  • 巫小槐
  • 2316字
  • 2021-11-10 07:06:42

“可恶!!!”博人险些暴走,要冲上来跟他干一架一样。

可是既然向日葵都来了,说明雏田也过来接博人放学了。看到了这种情况,不制止是不可能的。于是在后面,拎小鸡仔儿似的,把博人给揪住了。

雏田对宁华露出歉意一笑:“抱歉,宁华!是博人太失礼了。”

宁华并不在意,倒是说的特别让人火大:“看在您的面子上,我就原谅他好了!”

博人一听,立刻叫嚣起来:“我一定要杀了你这个目中无人的家伙!”

佐良娜无语吐槽:“就说目中无人的是你了,博人!宁华可什么都没有做,你不就是在嫉妒他人气比你高吗?”

宁华转头看着她,笑道:“你就不必迷恋我了!毕竟大家都沾亲带故的,不合适发展超友谊关系!”

佐良娜不由皱起了眉头,槽点满满:“也只有这种时候,我甚至怀疑平时对他的好感都是错觉……”

看到这里,知雨不觉再次露出微笑,冲着那边挥挥手,喊道:“宁华!”

宁华转头,看到她之后,表情立刻变得无比乖,笑着唤了一声:“母亲大人!”飞快的奔跑了过来。

巳月悄然站在一边,倚靠着墙壁,毫不避讳的看着知雨和宁华。又在被他们发觉之后,稳步走上前去,说:“有一个跟您长相一样的人过去了!那位让我问您,要不要也过去一下?”

这两句话,知雨听的很明白,“长相一样的人”说的是她的双胞胎姐姐莎雨,“那位”指的是大蛇丸,“过去”的地点则是大蛇丸现居的地方。

“不要!”知雨答的就是这么简单又干脆,拉着宁华转身就走。

巳月没有气恼的必要,只在她身后喊:“那位说,要把你欠下的那些称呼一次性都讨回来!”

知雨的嘴角抽搐了一下,连脚步都停了,不免再想起刚才做的那个梦,在梦里,她所喊出过的那个称呼,可以算是连本带利都够了……

巳月似乎不是很明白,还追上来请教:“那个‘称呼’,到底是什么?”

知雨闭上眼睛扶了扶额,说的生无可恋:“让他做梦去吧!”

巳月不急着拦截,更不会上去追,只把眼睛一眯,笑道:“那位说,前几天去过一位稀客,这几天大概就会到木叶来了!”

“哦!”知雨回的漫不经心,并且拉着宁华就走。

巳月继续补充:“的确还是很让人奇怪的!那条白色的围巾,为什么这么多年都不坏呢?”

知雨的脚步骤然停下,心脏也剧烈的跳了几下,因为一下子就明白大蛇丸那里的稀客是谁了。

宇智波止风!

除了他,还有谁会一直戴一条白色的围巾?

他已经离开木叶十五年了,一直都没有回来过,知雨也完全不知道他在外面忙些什么,又传回来过什么样的情报。

有人悄无声息的站在了她的面前,穿着一件白色的衣服,瞳孔如蛇。哪怕再怎么变妆,再怎么换容器转生,知雨也能认出这位就是大蛇丸。

大蛇丸就比巳月直接多了,张嘴就问:“用你的瞳术能做到吧?带我去其他的世界线看一看,那些跟我做了不一样选择的‘我’,下场变成了什么样子!”

“嗯……”知雨再次想起了刚刚做过的梦,于是开始整理语言:“如果……当年你在终末之谷找到她的时候,但凡说句人话,就能把她带走!”

在这条世界线里,大蛇丸没有把玲带走,也就没有帮知雨挡雷。所以这条世界线里的知雨,成功穿越了过来。

所以她才试图弥补过一些事情,并且成功过。

大蛇丸的眉毛挑了一下,稳了三秒之后才追问:“后来呢?”

知雨的脑袋歪了一下,似乎是要叹一口气,又忍了回去,只低声说:“你倒是弥补了这一个遗憾了,但是她会少活五年,并且死的更惨!当然,我和姐姐也更惨!”

大蛇丸的眼神暗了下去,沉默良久,依然说:“带我去看看!”

知雨也没再表示什么,只低头告诉宁华:“去跟小葵玩一会儿,我马上就回来!”

宁华倒是首先好奇:“这位是谁呀?您的旧识?”

知雨摆摆手:“我跟他不熟!”

“哦!”宁华至此也不多问了,转身远远瞅着博人和向日葵,丝毫没感觉到压力,反而欣然接受了这项挑战,一边走过去,一边说道:“那我就接受您的建议,把小葵追到手好了!”

巳月一听,立刻跟了上去,还虔诚请教:“你很喜欢博人的妹妹吗?”

宁华回道:“撬走妹控的妹妹,是我们家的传统美德!”

……

知雨有轮回眼,要跳进另一个世界线什么的,也不是很困难的事情,也没花多少时间,就已经再次站在了日向家的大门口。几乎所有的建筑都一样,只是这已经是其他的世界线了……

“你来了?”

身后突如其来的声音,把知雨吓了一跳,一个紧急转身之后没怎么站稳,还被扶了一下。

这时候知雨才看清,扶住她的人,是这条世界线里的宁次。

在这条世界线里,宁次不是宗家的族长,也不知道他跟谁走到了一起。或许,是天天吧……好像呼声还挺高的……

就这么面对面的站着,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后还是宁次先开了口——

“你……跟止风在一起了吗?”

“没有啊!”

“这样啊……那……现在有人在追求你吗?”

“也没有!”

“那……”

宁次似乎很紧张,似乎有什么话要忍不住脱口而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他在一忍再忍,要忍下一切一般。

知雨于心不忍,习惯性的要走上前去稍微的安慰一下。可是在把脚抬起来后,立刻又反应过来——这已经是另外的世界线了,所以眼前的这个宁次,跟自己嫁的那个,不能算是同一个……

想到这里,又把脚落了回去,依然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就这么面对面的站着。

“你……跟天天结婚了吗?”知雨似是在没话找话。

宁次在摇头:“没有……”

“这样啊!”知雨的声音里透着无奈:“可是,你们年纪也都不小了,是不是应该给别人……也给自己,多一点机会呢?”

“好啊……”宁次的声音如在叹息,似乎还透着自嘲,让知雨一时之间没办法听明白是什么意思。

然而,她不能对眼前的这个宁次做出出格的举动,可是看着宁次的这种表情,她又实在于心不忍……

“我还是先走吧!再见!”知雨扶额转身,只想快点逃离这个地方。同时也在心里骂大蛇丸,吃饱了撑的偏要到其他的世界线看看……就不该跟他瞎闹!

“哎……”宁次的手伸了出去,似乎想抓住她的背影,往颤抖的嘴唇上狠狠的咬了一口,依旧颤着声音低声道:“下辈子……在一起好吗?”

(完结撒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