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几勾?四勾?
  • 火影:晓之圣女
  • 巫小槐
  • 2084字
  • 2021-11-02 19:25:41

“那篇文献上,记载了辉夜姬为天降神女,嫁于天子为侧室,又吃下神树结出的查克拉果实,得到神力平息战乱的事情!还有,关于君麻吕一族的先祖,因为受到辉夜的垂青,被赐予了‘神力’的事情!”大蛇丸说到这里,却露出了嘲弄的笑:“什么‘神力’?不过就是诅咒!”

知雨听了半天,似乎好像有什么突破点,但是仍然不得要领。觉得应该是知道的太少了,于是追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还是玲发现的!”大蛇丸说着,转头与玲对视一眼,说:“我只是突然想起,竹取一族也有与神树有关的记载,她就把所有的事情全部串连起来了!”

接下来,大蛇丸不再发出一言,看样子,是要把话题全部交给玲了。

玲点了点头,开始说道:“一个从天而降的神女,为什么会甘居侧位?这不就是最矛盾的地方吗?”

如此一说,其他人也觉得的确如此。堂堂一个天降的神女,为什么偏偏给人家当小老婆?哪怕对方是天子,也没道理让她委身下嫁。就算提出什么“杀了正室”或者“休了正室”再重新娶她的要求,于神女而言,也不过分。

反正,如此条件的女人,甘居侧位,就是最大的BUG!

玲又继续讲道:“所以,我觉得当初发生的,是这样一件事情……从天外飞来两颗种子,长成了两棵神树!原本是要等它们吸收完这片土地上所有的能量,然后再变成人之后,就会再有天外来客接他们回去!可是只有一棵神树成功变成了人,就是辉夜姬!另一棵……也不知道是能量不足,还是其他的原因,迟迟没有化为人形。然后,辉夜被当时的天子抓走,她就将计就计,做了天子的侧室,并且利用这层特殊身份,以各种理由把人类送去供养神树。终于,天子发现了她的所为,于是派兵追杀。她便把神树上结出的果实吃掉,获得了更强的力量,灭掉了所有杀过来的人……或许,这才是那段历史的真相!”

斑是这些人之中最了解事情真相的人,此时他也一句话都不说,那双眼睛盯着玲,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句:“你编故事的能力不错!”倒是没有反驳。

大蛇丸却透出无比的信任:“玲的推断,总是能最接近真相!”看样子,已经见识过不止一两次了。

玲对着大蛇丸笑了笑,继续讲了下去:“君麻吕的病嘛……为什么辉夜偏偏赐了他们一族神力?是不是因为……竹取一族的那位先祖,就是那位天子的正室,所生下的孩子呢?”

虽然听起来有那么一点扯,但是女人的嫉妒心不就是那么回事吗?

大蛇丸也如此证实:“竹取一族记载中写的是——继母慈爱,疼我无人照管,特赐神力。这位‘继母’,也正是辉夜!能管辉夜叫继母的,除了天子正室的孩子,还会有谁?”

“呃……那个……”止风指指这一堆尾兽,说:“咱们还是继续聊它们的事情吧!”

大蛇丸点头:“不着急,正要说到它们的事情!”话虽这么说,却转头先看着那个已经恢复如初的神树:“刚才已经说过了,神树原本就是两棵!一棵是树形,另一棵变成了辉夜!那么现在……哪一边的才是辉夜呢?”

“这个不重要!”止风说话办事就这么干脆:“你只要说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然后需要我们干什么就行了!”

大蛇丸转头瞥他一眼,眼睛里明显透着欣赏:“我就喜欢你这种废话不多的家伙!”然后直接说出了他跟玲在赶过来的途中,商量出的最终结果:“无论如何,把它们分开放置!绝对不能融为一体!”

“好!”止风立刻转身,就跳上了外道魔像之上,并且开始试图控制这个大家伙。在他的一试再试之下,还真的成功了,外道魔像嘴巴里的锁链一条一条的松开,缩了回去。

尾兽们全部松了一口气,都在说:“得救了……”

视线再一扫……知雨呢?

再找到的时候,她已经飞快的跑向了神树那边,手里不知道结了什么印,嘴里还在苦笑着说:“丑就丑吧……”

然后上身往前一趴,裙底钻出了乌紫带鳞片的尾巴,尾梢有紫色的鳍。上半身也布满了紫色的鳞片,盖到了脖子。一对耳朵变得像扇子那么大,又尖又薄,还似分成了好几瓣,像鱼的硬鳍。眼睛也变了,虽是跟大蛇丸一样的紫色眼线,眶中的却是红色的写轮眼。

此时,她扭动着长尾盘旋升至半空,眼睛对着花朵中间那只九勾的轮回眼,活动着脖子,自语道:“马上就解决你!”

远远看见的人都惊呆了,高呼着:“那是什么?那是……龙吗?”

大蛇丸在看到之后,得意不已,嘴里低声说着:“事到如今……谁还敢说她不是我的女儿?”

雏田看到后,惊喜的低呼了一声:“是传说中的蛟人吗?”

日向日足却眉头紧皱:“是怪物……”

就在神树附近的水门等人,也在看到知雨之后,开始疑惑,她这到底是要干什么?

“难道,是要对抗这个已经不会动了的神树?”水门还是比较担心的:“虽然说它已经不会动了,她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但是……一旦恢复成战斗形态的话……这九勾的轮回眼要怎么对付?她的万花筒,好像只有四勾吧!”

“四勾?”这是卡卡西发出的疑问句。

随后,追着知雨跑过来的宁次,也同样的疑惑:“四勾?”

水门还懵了:“怎么?她的万花筒……不是四勾的吗?难道是三勾?”

其实,任谁看到知雨的万花筒,都觉得把那四条又粗又短的线称作勾玉,都太勉强了。可这怎么又不是四勾了?难道还能是两勾?

“不!”宁次摇了下头,仰头望着空中的知雨,嘴角挂了一抹笑:“看得不仔细,也不能怪你们!她的万花筒看似只有那四条很短的线,实际上,在每两条线之间,还有两条更小的线……已经很明白了吧!不是四勾,而是钟表的形状!是十二勾!”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