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丫头,我猜到你是谁了
  • 火影:晓之圣女
  • 巫小槐
  • 2116字
  • 2021-08-06 07:00:10

白又被大蛇丸给召走了,不知道又要在外面耍什么花样。

另外一件事情就比较重要了,君麻吕旧疾复发,并且比以往都要严重的多,已经躺着不能动了。

知雨也没有要把他送回去的意思,只坐在他的塌前,问:“还能坚持多久?应该能坚持到第三场考试吧?”

君麻吕剧烈的咳了两下,大口的血涌出来,染红了脑袋下的枕头。

知雨很习惯的拿过手帕,擦掉他嘴边和脸上的血,又很细心的托起他的脑袋,帮他换了个枕头。

“给你添麻烦了……”君麻吕似乎在叹息。

知雨拿起脏了的枕头,很习惯的丢进垃圾桶,一边说:“也没什么麻烦的!只是……很抱歉,我没办法治好你的病。”

君麻吕早就接受了这个现实,在十二岁那年病发,他就做好了随时会死的心理准备。

君麻吕和白,都是被大蛇丸捡回来,陪伴和照顾知雨的。可是到最后,君麻吕辗转病榻,反而被知雨照顾的次数更多。

“我很抱歉!”君麻吕不止一次说过这样的话:“如果我的身体没这么差,你也不会……”

“这不是你的错!”这次,知雨仍然这样回应了,并且说的更多:“难道你真的以为,是我不同意大蛇丸用你做转生的容器,所以才出来寻找目标的吗?你错了!是大蛇丸不想用你了!现在的你,在他眼中一文不值,是个该被丢弃的累赘!”

君麻吕的情绪突然变得激动,再次剧烈的咳了起来,挣扎着说:“你不能那么说大蛇丸大人!现在我们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大蛇丸大人所赋予的!并且,他才是世界上最理解我们的人!”

“哼~”知雨才不会理会这种话,不屑道:“也只有你们肯信他的鬼话!”

说罢,站起身来往门外走,一边交代:“你好好休息,我再出去找找,看还有没有被忽略掉的情报。”

“你等等!”君麻吕挣扎着起身,继续对她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你对大蛇丸大人有什么误解,但是我敢肯定,大蛇丸大人绝对没有骗过你!”

知雨止步自嘲:“你们这些蠢货,还真信他那一套……不过站在你们这群蠢货中间,倒显得我更蠢了!”

而后,只留下了冰冷的关门声,只把君麻吕一个人留在了房间里。

“怎么就是不肯相信呢?”君麻吕的眼神有些黯然,似乎在为谁心疼。

……

知雨独自走在街头,被鸣人遇见了,被说了句:“你们还没走?”

知雨说的理所当然:“我们队的君麻吕晋级第三场考试了,我们当然有理由继续留在这里!”

鸣人眯着眼睛前后左右的打量了她N圈,最后很怀疑的问:“你们……是好人吗?”

知雨不屑一顾:“随便你们定义!我又不会反驳更正!”

大概也是对这个黄毛小子没什么兴趣,所以知雨要绕过去,继续寻找有用情报。

“对了!”鸣人就跟搞不清状况一样,已经不再怀疑知雨是敌是友,反而开始询问:“我在找一个看起来很厉害的大块头老年人,你看见没有?”

“你说他?”知雨把眼睛瞥向了路边,一家和果子店门口的狸猫吉祥物。

“嗯?”鸣人疑惑的转头盯过去,就见那近两米高的狸猫吉祥物,“砰”的一声化回人形。

此人如鸣人所说,是个大块头男人,满头白发,额上挂了雕刻“油”字的护额,看着年纪也真不小了。

此人刚变回来,就惊讶的看着知雨,说:“你怎么看穿的?”

知雨还感觉莫名其妙:“这很难吗?”

毕竟有查克拉的吉祥物,也是不常见的,并且量还那么大。

这在她的眼前,可不好藏。

鸣人当即指着他大叫:“工口仙人!”

此大块头男人当即对着知雨更正:“不不不!是帅气又迷人的妙木山蛤蟆仙素道人,自来也是也!”

知雨立刻就明白了,原来这就是与大蛇丸并称三忍的自来也。

她也知道,三忍的最后一个是纲手公主。

鸣人都不知道听懂没有,郑重的点了两下头,说:“好的,工口仙人!”

自来也气的大叫:“不要叫我工口仙人啊,你这小鬼!”

知雨原本无心参与其他人的对话,但现在不同,自来也的出现,可能会对接下来的任务有影响。所以,她必须把自来也在木叶逗留的时间弄清楚。

“您就是《亲热天堂》的作者,自来也大人吗?”知雨还是了解过相关事情的。在来木叶之前,就把这些有名头的人,全都记下,以便随机应变。

“哦?你看过我的书?”自来也刚这么说,就立刻发觉不对:“那些书根本不会卖给十八岁以下的孩子吧!尤其是女孩子,为什么会看那个?”

“我见别人看过,也知道周围的很多大人都有收藏!”知雨的应变能力也是不弱的,说这些话,根本不用多加考虑。

“哦!原来如此!”如此,也让自来也差不多相信了。可是接下来,自来也竟看着知雨的脸,越看越怀疑:“咦?这张脸……”

知雨才不会被这么看两眼就不知所措,就站在那里,大大方方的让他看。

谁知自来也的视线慢慢下移,最终停在胸部,还慢慢把眼睛凑的更近了。

鸣人在旁边都红了脸,指着自来也大叫:“你这个好色老头!一直对着人家的胸部看什么?”

知雨仍旧波澜不惊,淡定的低头,也看了看自己的胸口,看到一张照片从前襟露出了一角,当即紧张的再塞了回去。

可是照片本就不大,那一角就露出了照片上的半张脸,估计已经被自来也看清楚了。

自来也的神情变得惊讶,问:“你怎么会有她的照片?”

知雨的手按在放照片的地方,说:“与你无关!”

自来也的眉头皱了起来,试探一样的问:“难道……她是对你来说很重要的人?比如……母亲?”

知雨不耐烦的长长呼出一口气,毫不客气的回:“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可是这表情,这态度,明显是已经默认了。

“你是琅的女儿?”自来也惊讶不已,可是随即迷茫:“不!不可能的!”

而后又似乎不敢置信,最终松了一口气一般,露出了微笑:“我猜到你是谁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