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那是,诅咒
  • 火影:晓之圣女
  • 巫小槐
  • 2054字
  • 2021-11-02 08:55:33

就在大蛇丸和玲在考虑这些问题的时候,止风背后的外道魔像,已经在把九只尾兽往嘴巴里拖拽,包括还没有被抽离人柱力的八尾和九尾。

八尾还好说,像章鱼那样断一只脚,留在奇拉比的身体里就行了。鸣人的话,一旦九尾被抽出……还真不好办了。

虽然看着尾兽们很痛苦,非常不愿意被拖进外道魔像中去,可是包括鸣人和奇拉比都无能为力,帮不上尾兽半点的忙。只有乘坐着砂子过来的我爱罗,拼了最后一点执念,控制着砂子阻止一尾守鹤被拖走。

知雨盯着止风,也仅仅只是在盯着附在他身上的黑绝,冷声问:“这是什么意思?”

黑绝本没有表情,此时把自身化作一层薄薄的黑皮覆盖在止风的脸上,又在嘴巴部位咧开,如露出了阴邪的笑。他的声音依旧低沉沙哑:“让他成为十尾人柱力!”又转动着眼睛瞅向那些苦苦挣扎的尾兽,冷笑道:“这可是被六道仙人附身的家伙,你们难道不想重新回到他的身边,跟他合为一体吗?”

九尾一边咬着牙,缩着脖子用力的往后挣,一边说:“六道老头才不会强迫我们做任何事情!这也不是这个小子的本意!”

此时,知雨轻启了朱唇:“那么,来我这里,怎么样?”

话落之后,从她身上泛出越来越多的黑色查克拉,凝聚成了黑色的须佐。又从她瘦弱的背上,猛然钻出九根黑色的查克拉锁链,经由须佐的嘴巴伸出来,一根根缠在了尾兽们的身上。

如此一来,外道魔像那边也就拖拽的不太顺利了,一则尾兽不配合,二则出来了个明抢的。并且这些尾兽宁愿退去她那边,也不肯过来。

就连黑绝都咋起了舌:“果然还是让斑复活,再变成十尾人柱力更容易!”

止风也痞笑起来:“对呀!他笨嘛!你爱怎么骗就怎么骗!”

“什么?”黑绝听到他说话,吃了一惊,再低头看时,发现止风已经在努力的要控制自己的双手,已经放弃了结印,更放弃了控制外道魔像。

如此一来,知雨这边可就顺利得多了,轻而易举就把所有的尾兽全部拉到了自己的这边。

“可恶!”黑绝骂了一句,然后又继续往止风身上覆盖,企图把他完全控制。

宁次很是时候的冲了过来,只用两根手指一划,就跟用刀片划开了一张纸那样,把黑绝给割开了一长条口子。然后再“喝”的用力挥出一掌,一整个黑绝,如纸片一般的被掌几吹飞。

看着斑不禁挑了挑眉毛:“这小子……很厉害呀!”

并且一时之间更加好奇了,这到底又是被哪位神尊附身的?居然能把黑绝吹飞?要知道黑绝可没那么好对付。

止风重获自由,不先道谢,反而冲着宁次吼了一句:“你怎么不早这么干?”

宁次也自有话说:“谁知道你这么菜?”

“呃……这……”这时之间,止风居然也无话可说了。

大蛇丸和玲也来得这么及时,冲着知雨喊:“知雨,别那么着急把尾兽吞掉!”

知雨那边立刻就把锁链给收了,说一句:“我也没说要吞掉它们呀!”就收了须佐,跳回了地面。

外道魔像嘴里的锁链虽然还拴着尾兽们,但是没人控制,它也不能擅自把尾兽放进去,于是就像拴马桩那样竖着,一动都不动。

大蛇丸走到了止风面前,抬手拍在了他的肩膀上,说的意味深长:“刚才,玲想通了一些事情!所以,我要过来再询问一下各位的意见!”在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睛扫了斑好几次,也是有意要说给他听的。

斑看似也很有兴趣,又似在看热闹,不慌不忙道:“说说看!”

玲指着这边的尾兽和外道魔像说:“这是可以融合成十尾的所有尾兽,和外道魔像!”再指指不远处的神树:“那是十尾的最终形态!”

斑何其聪明,早就已经听明白了,恐怕也早就自己想明白了。此时,把眉毛挑了一挑,冷笑起来:“难怪!当初我变成十尾人柱力之后,再吸收掉神树,就变成了那副模样……”

当然,这里的人谁都不清楚他到底变成了什么模样。

“玲的推断是……”大蛇丸开始做更详细的讲解:“原本出现在大地上的,就是两棵神树!也不单纯是结出查克拉果实这么简单!而是会吸取这片大地的能量,用以结出果实!所以,我们这片大地,和这片大地上的人类本来就拥有的力量,就是查克拉!”

就这么几句,还不足以让人听懂,所以他继续说道:“可以理解为,这是从不属于这片大地的地方,送过来的两颗种子,长出了两棵神树。而其中一棵,因为吸收的查克拉已经足够,所以变成了人形!另一棵,因为吸取查克拉太缓慢,所以长久的维持了树的形状!”

玲在此时插言:“那个变成人形的,就是被称为始祖的辉夜姬!”

她看到面前的人全都愣住了,却一时之间没明白是因为“辉夜”这个名字。因为在她跟大蛇丸过来之前,斑已经得意洋洋的讲过跟这个名字有关的故事了。此时又有人提到这个名字,怎么能让人不震惊?

斑也好奇不已:“你怎么知道‘辉夜’这个名字的?”

玲抿起了嘴,把视线转向了大蛇丸。

也就由大蛇丸说道:“从君麻吕所在的竹取一族,所遗留下来的文献之中看到的!”

知雨不禁脱口而出:“你还真去扒拉那些东西了?”

因为,这还是她要求的,为了找到君麻吕会得病的原因,还想找到救君麻吕的方法。后来看到君麻吕的病完全没有起色,还以为大蛇丸根本没怎么上心。

大蛇丸说的那么理所当然:“做女儿的好不容易提出个要求,我怎么可能不闻不问?”只这一句,就算是回答过了。然后继续说道:“在那里,我还真找到了君麻吕会得病的原因!”

“是什么?”知雨仍旧对此感到好奇。

大蛇丸答:“是诅咒!辉夜姬的诅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