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好的,知道了
  • 火影:晓之圣女
  • 巫小槐
  • 2399字
  • 2021-10-29 07:46:14

“知雨!”玲直到此时才扑了过去,牢牢的抱住了知雨,几乎就要泪如雨下,嘴里一直在说着:“我的女儿……”

知雨尝试着活动自己的手脚,表情有点好奇,似乎有了很不一样的感觉。

胸腔里那个一直在跳动的东西,就是心脏吗?

有了这个东西,是不是就能理解很多很多的感情了?

是不是就可以,把许许多多的事情,许许多多的人装进里面去了?

“等一下,妈妈!”知雨把玲推开,双手捂着自己的胸口,仔细的感受着心脏的跳动,脸颊开始泛红,呼吸开始急促,看着很不正常。

止风的脚底仍然踉跄,脸上挂着掩示不住的苍白,走过来轻唤她的名字:“知雨,你感觉怎么样?”

“我……我……”知雨看起来很激动,眼睛一眨一眨的,如在闪着光。她似乎一时之间没办法表达出太多的心情,双手比比划划,对着他说:“我发现……我突然觉得……不是!我……我发觉……我好像……非常,非常,非常的喜欢宁次!真的非常喜欢!”

她觉得,她心脏传递过来的所有感觉,都在告诉她,她很喜欢宁次这个人。所以,刚才才会不惜代价的将他救活。

这种感觉,一定就是喜欢!

香磷不禁喜上心头:“啊?原来你不喜欢佐助啊!这就太好了!”

水月也很是时候的在旁边说:“这不是杯具了吗?”

止风的笑僵在了脸上,复又用力的挤出来了几丝,对她点着头,说:“嗯!知道了!”

说完这几个字,就伸过手来,略感无力的拉起了知雨,然后抓着她的双肩,把她转到面向着神树的方位,说:“看!他在那里……快去告诉他!”

双手把知雨轻轻往前一推,知雨顺势向前迈出一步。

更顺势的,止风把眼睛一闭,无力的仰面倒了下去。

“止风!”玲冲了上来,意欲接住他,可是就算接住了,也没能再扶起来。

止风闭目之后,已然气若游丝,心口血流如注。

他其实伤的很严重。

知雨闻声转身,看到止风倒下,赶紧问了一句:“他怎么了?”又看见他胸口的血,不禁更加吃惊:“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

大蛇丸又喊了一声:“香磷……”

香磷这次看事情严重了,虽很无奈,也不得不挽起袖子回了一声:“知道了!”就跳将过来,把满是牙印的胳膊伸到了止风的嘴边。

可是止风就像早已经没了意识一样,根本不会自主吮吸。

这下子,香磷也有正当理由了:“这回可不是我不给他吸的!”

大蛇丸对此也无话可说,只是略带着惋惜,说:“开了轮回眼的人,怎么不会自我恢复呢?”

玲在轻轻叹息:“你也知道‘心死’是什么感觉!这样的人,会想继续活着吗?”

意思已经说的很明白,不是止风不会自行恢复伤势,而是已经失去了求生的理由。

他曾说过,他早就死在宇智波全族被灭的那晚了,次日又从死人堆里爬出来,就是为了知雨而活!

现在,他觉得知雨已经不需要他了……

玲看着知雨,欲言又止之后,自嘲的叹了一口气,自语:“这是你们自己的事情,我为什么要隐瞒?”于是告诉知雨:“刚才,止风亲手剜下了自己的心头肉,作为帮你移植回心脏的媒介!”

“心头肉?”知雨的眉头也皱了起来,好像很仔细的琢磨了一下这个概念,然后更茫然的喃喃:“自己剜的?”

知雨就仿佛呆了一样,看着止风那张已经没有血色的脸,眼睛还一直想往神树那边瞄,已经显而易见的陷入了两难。

可是她不会哭闹,也没有崩溃到歇斯底里的大吼大叫,更没有跟别人炫耀的必要!

因为现在,她的头脑几乎是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不知道要干什么才好。

大蛇丸看着可就不高兴了,那么不客气的提醒:“知雨,刚才你看见宁次的咸鱼时,可不是现在这种表情!”

知雨愣了一下,随即了然。

是啊,那时候她可没有发呆,并且毫不犹豫的就把“龙脊”给硬抠出来了。

可是现在,她没有第二块“龙脊”……

“喂!起来!”知雨把手伸到止风流血不止的心口处,按在那里推着他摇晃,还在说:“我不认识路,你带我去!”

香磷都惊呆了好吗,默默的吐了句槽:“你嫌他死的不够快吗?还刀他?”

水月倒是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模样,说:“你这是在扎他心呀,老铁!”

大蛇丸却看得出来,知雨在把手伸出去,按在止风的伤口上的时候,已经在用她的所学,为止风稍微恢复了一下伤势。

虽然只是“稍微”,也已经让她倾尽了所学。甚至开始后悔,为什么当初有机会学掌仙术时,要学的那么敷衍。

随后,止风居然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无力的睁开了眼睛,看着知雨,无奈的苦笑:“你是不是……没我不行啊?”

知雨把眉毛一挑,点了点头:“对呀!”

“好!好……”止风挣扎着硬爬起来,手掌死死压着仍挂着鲜血的心口,最后还真的站了起来。伸手往知雨的肩头一抓,笑的那么艰难,却又那么得意:“那我就……再多活一会儿好了……”

此时,水月不禁目瞪口呆:“医学奇迹啊!”

玲的表情那么无奈,也只说了一句:“走慢一点!”

大蛇丸也露了一点欣慰:“这个‘奇迹’的名字,叫‘责任感’!”

也不知道别人听懂了没有,反正大蛇丸就是这么认为。反正止风也早就说过了,他就是为知雨而活的!

趁着他们还有没有走,大蛇丸就提醒了知雨一句:“你也要多注意一下!你已经失去了‘龙脊’,从此以后,你再也不可以随心所欲的化形了!每次化形,不论持续时间有多少,都会元气大伤,需要调养一个月!”

知雨露出很懵懂的表情,对着这个无比年轻的大蛇丸看了许久,居然问:“就只是这样吗?”随后不以为然的冷笑:“我还以为会有多严重。”

这还不够严重吗?

大蛇丸的眉头不悦的皱着,再次很严肃,把话说到最严重:“除此之外,你也失去了‘不老’的特权!同样的,也不会像刚才那样快速恢复伤势,而是像普通人类那样会死!”这么吓人的把这两句说完之后,又低声嘟囔一样的说:“虽然还会复活……”

“那还怕什么?”知雨更是不屑,只伸手扶住了止风,准备走向神树那边。

那附近躺着被抽出尾兽的带土,还有将他围起来的鸣人和佐助,还有宁次,和突然从神威空间出来的卡卡西,以及刚刚冲上去的波风水门。

“我也过去!”玲活动了一下脖子,一副要找人算账的模样。

水月也果然问道:“您跟那边的人有仇吗?”

“没错!”玲说完,便快速的冲了过去,对着地上一动不动的带土,冷声道:“把知雨迫害至今的账,以及摔死我大女儿的那笔账,现在该一起清算一下了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