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真的,非常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 火影:晓之圣女
  • 巫小槐
  • 2366字
  • 2021-10-24 19:50:48

“对了!”知雨趁着还稍微有点时间,就问:“你来多久了?有没有看见宁次?”

“呃……”止风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说一来就给钉在那里,被控制住了,所以什么都不知道?

但是……知雨你为什么偏偏问宁次?真的很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啊……

此时,玲和大蛇丸也赶了过来,大概是想跟知雨商量什么事情。

玲一看到止风,瞬间愣了一下:“你……”

止风一见她,也愣了一下,随后就露出一惯的笑颜,说:“您一定就是玲姨了!”

“呃……嗯!”玲点了点头,似乎有点不想靠近他,更不大想跟他多说话。只是仍然对他的长相很在意,又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大蛇丸察觉之后,问:“怎么了?”

玲先是泄了一口气,然后露出了几分苦笑,之后压低了声音说:“他一定就是止风!他……长的越来越像教我幻术的那个人了……”

玲的幻术不是大蛇丸教的,在大蛇丸把她接回木叶的时候,她就已经是幻术高手了。

并且她在止风刚出生的时候就说过,止风长的很像教她幻术的那个人。并且在琅进产房,止风即将出生的时候,玲又看到了那个人……

“玲姨!”止风瞅着悬在半空的带土,面色变得凝重:“我不知道您对我有什么成见,但是……我们现在很危险!”

“什么?”玲转身,果然看见在带土的控制之下,飞快的长出一棵树,树上有三朵巨大的花,很像刚才十尾发射尾兽玉时,吐出的那个“炮筒”。

带土说:“是时候清理一下现场了!”

忍者们赶紧喊:“快跑!”然后所有人都在往四周逃离。

带土不慌不忙:“一个都别想逃!”说罢,只是一伸手,就从掌中飞出一根根的查克拉棒,箭一般的钉在六个方位,做成了一个六边形的六赤炎阵。把所有的忍者,围铁筒一般的围在了中间。

“怎么办?我们出不去了!”

“全都要死了吗?骗人的吧……”

“我们就只能等死了吗?”

“……”

远处,鸣人和波风水门凑在一起,拳头对着拳头,似乎在计划着什么。

这边,止风一边警惕的看着那棵树上的花,一边悄悄告诉旁边的人:“虽然我救不了所有的人,但是只有你们几个的话……一眨眼就可以出去!”

大蛇丸居然趁着这种时候吐槽:“要用你的写轮眼飞到阵外去?会直接撞上六赤炎阵吗?”

“呵呵~那个要看心情!”止风终于承认了:“其实,我写轮眼的传送方法有两种,一种是快速移动,一种是强行插入!如果是快速移动的话,移动距离内的所有东西,都会撞上。但是如果用第二种的话,只需要把我们一瞬间挤到某个空间里去,而把原本的东西挤到旁边去……这样的话,是不需要撞上任何东西的!”

知雨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张嘴就问:“所以,之前带着我撞墙什么的,都是你故意的?”

“呃……”止风头上挂着冷汗,此时当着人家爹妈的面,也不好继续死不承认,于是只能说:“不那样……怎么让你往怀里钻……”

“我……”知雨扬着拳头就要往他脑袋上揍。

“小心!”止风突然把她往身前一拉,更警觉的看着那几朵花。并且已经看见,那些巨大的花已然开放,并且从那个炮筒似的花芯里,出现了一个红色的尾兽玉。

而带土,正用求道玉把自己包裹成球。

“你们先走!”知雨很固执的说:“我还有些事情要做!”说罢,脚底一弹,身轻如燕,直往带土那边飞去。

止风也毫无办法,只得先把玲和大蛇丸送出去,刚要再转身回去,就听到震耳欲聋的“轰隆”声,阵内的三颗尾兽玉集体爆炸,六赤炎阵之内尘土飞扬。

待过了好久,才能看清那放出尾兽玉的三朵花,以及长出这三朵花的树,都已经残败不堪。

所有忍者先检查一下自己有没有少零件,再相互看看身边的人,不由开始猜测,是不是鸣人又用九尾的查克拉救了大家。

井野突然有所发现,指着远处喊了一声:“你们看!”

所指之处,正是带土做出来的六赤炎阵!

所以大家一下子明白过来,大家现在都身处阵外,所以才能毫发无伤。

水门在费力的喘息,嘴里说着:“还好赶上了……不过,我也是凑巧罢了!”

原来,是水门利用飞雷神,以及鸣人所传送出去的九尾查克拉,成功把所有忍者全部传送到了六赤炎阵之外。

佐助的视力原本不怎么样,可是对于眼熟的东西,他又能看见的那么快。对着六赤炎阵里多看了几眼,就惊讶的说了一句:“知雨?”

众人也好奇的望去,只看见在那个残破不堪的花旁边,有一个几近破裂的黑球,以及一个黑色的巨人。

那巨人似乎原本身披盔甲,此时却一片片的碎掉,右手持一柄长剑,往自己身上割了一下,然后黑色巨人立刻恢复如初。

黑球里的带土也没那么好看,左臂已经没了,身上也受伤不轻。

看样子,应该是知雨在尾兽玉爆炸的时候,强行撕开了包裹带土的求道玉,让他“享受”了一波。

然而,带土看似好不慌张,失去的左臂也在逐渐复原。

然后,黑色的巨人左手持了一柄短剑,只冲着带土一挥,带土就如同被定在了那里,一动都不再动。

接着,知雨从须佐中跳出来,冲着带土的心脏部位就是一剑。似乎并没有穿透,可是再拔出来之时,仿佛还带了什么东西的查克拉。并且从知雨的心口处,“嗖”的伸出几根触须,缠在那股查克拉上,带了自主意识的往外拉扯。

鸣人还不待休息一下,就听九尾在说:“看样子,公主已经找到诀窍了!只是,仅凭这样是不行的!”

鸣人却对某件事情好奇不已:“我早就想问了,你为什么会叫她‘公主’?并且,刚才与其他尾**流的时候,他们好像也是这么称呼知雨的!到底为什么?”

“哈~”九尾那表情多少有些无奈:“其实,我们会叫她‘公主’……是有一个很好笑的原因!你听说的时候,一定会很无语!”

“嗯?”鸣人这下子更不解其意了。

九尾用尖长的指甲戳着鸣人的脑袋瓜,说道:“现在可不是八卦的时候,现在我们应该过去帮公主一把,一起把那些查克拉给拖出来!”

“现在吗?”鸣人立刻跃跃欲试。

也就这么巧的,水月慢悠悠的过来,嘴里喊着:“佐助,你们也没事吗?”

说到这里,香燐“嗖”的跳了过来,凑在佐助面前,眼泪哗哗的流:“佐~~~助~~~~还好你没事!还好没事!”

“啊嘞?”鸣人会好奇,是因为发现这俩人身上并没有九尾的查克拉。那么他们两人,到底是怎么从里面逃出来的?

或者,他们是不是早早的就感觉到了危险,提前就在这附近藏起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