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贯穿,谁在控制谁
  • 火影:晓之圣女
  • 巫小槐
  • 2253字
  • 2021-10-24 06:33:33

当年,在大蛇丸出事的时候,玲的眼里看到了什么?

玲看到大蛇丸浑身都是“刺”,把周围的、路过的、一切有关和无关的人,全部刺伤。可是这些“刺”,不是他自己长出来的,而是从外面扎进他身体里的,且还有倒钩,深深钩着他的皮肉筋骨。

玲看见,大蛇丸在伤人之前,自己已经遍体鳞伤……

三代说:“其实大蛇丸在他的父母意外过世之后,就开始变了,内心极度压抑,并且随时准备释放!”

他又看看似懂非懂的水月,问:“你能明白吗?那种时不时做出些反常事情,想听到别人一星半点的责怪声,并想以此为导火索,做出更疯狂的事情!说的更通俗一点,他就是一颗随时都会爆炸的烈性炸弹!”

水月似乎还是不能理解的,嘴里还说:“可是自从我认识他以来,他就一直都在做疯狂的事情。难道……他这颗炸弹早就爆了?”

这当然是显而易见的事情,水月也就是随口一问罢了。

“不过我还是很好奇!”水月咧着一口鲨鱼牙,眼睛瞅着已经进入四赤炎阵的玲,找茬一样的说道:“从大蛇丸大人父母过世,到他叛逃出木叶,这中间隔了二十多年。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做到,在这二十多年中让大蛇丸大人这颗炸弹不爆炸的?”

三代闭目自嘲:“这我也不清楚!”倒是老脸上露出的那个笑容,苦涩的可以。

他看着四赤炎阵里面,正有一群忍者对着玲和大蛇丸一阵恭维,还有几个跃跃欲试,大概想请教一下名号什么的,想跟着学习什么的。

可是几秒钟之后,又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大蛇丸吗?”

然后想想大蛇丸在忍界留下的臭名,顿时又变得犹犹豫豫,不敢近前。

知雨就趁着十尾分裂体全碎了的这个时机,快速跳过去,直接跳上了十尾的头顶。然后只觉一阵风浪从背后吹来,转头就看见一团黑色的火焰正往这边砸。知雨当机立断,秒开须佐,黑色盔甲把黑炎挡了下来。

还没感觉一下这黑炎有多厉害,火就灭了,还传来佐助愤怒的喊叫:“乱来!这多危险?”

知雨一边把须佐收起,一边冲着他说:“知道危险还这么用?”

当然她也知道,这原本是用来烧十尾的,但是止风还在上边呢,不怕一起给烧了?

此时知雨再转身,对着那个被十尾触须缠的很结实,表情也变得呆滞了的人,斥一声:“干什么呢?搞的跟人质似的!”

可是止风的情况不太对劲,不仅一动不动,眼神也空洞着,就像个木偶。

“你……”知雨也稍微察觉了什么,眼睛仔细的在那些触须上观察,终于看到了一根很异常的黑棒,就在止风的脖颈那里,导致他的脑袋和脖子不能直立,只能歪至一旁。

再看他的脚下,也有一根黑棒,把他的脚掌钉穿,深深的扎在十尾的脑袋顶上。

知雨抿起了嘴,看着止风的眼神有些复杂,手指伸向前,又有些害怕的往回缩了缩,然后咬着牙继续伸过去……

因为她猛然发现,穿透止风脖子的黑棒,和扎在他脚上的那根,可能是同一根。

也就是说,止风现在恐怕是被这一根长长的黑棒,从上到下给贯穿了……

又是突然间,止风像是打了一个寒战,眼神仍然空洞,只是嘴唇已经在蠕动,吐出很轻的几个字:“分……裂……”

再听身后发出大片的惊呼声,知雨转头,发现十尾已经再次做出了分裂体,继续跟忍者联合军抗争。就连几乎要冲到眼前来的鸣人和佐助,也不得不暂时退后。

“难道……”知雨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止风,喃喃:“不是你在控制十尾,而是……十尾把你当作了思维媒介?”

还在考虑着该怎么把止风弄下来,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漩涡通道,带土从中出现,胸前血流不止,张着嘴巴痛苦的哀号。

带土仰面倒在止风的旁边,双手似乎要结什么印,然而似又被其他的力量所阻止,从他的肩头不断“长出”黑色的查克拉棒,很有目的性的想让他结出其他的印。

忽而眼前金光闪过,波风水门突然出现,并用手中的苦无给了带土一记重创。也幸亏有这一击,让带土摆脱了某种控制,反结了其他的印出来。

知雨只觉得脚底一晃,随之发现,这巨大的十尾居然正在被带土快速的吸收,并且也包括着止风。

她一咬牙,当机立断,挥动手里的草薙剑,把缠着止风的触须一同切了下来,双手一抱,开动着不完全体的须佐,把止风快速的带离了这里。

知雨也根本没注意谁在哪个方向,只是觉得要赶紧离开这个地方,然后想办法把止风治好。几次喘息之间,把止风带到了四赤炎阵之外,刚一放下,就发现那些触须已经脱落,只是仍像活的一般,眨眼之间钻进了知雨的心口。

知雨只往心口上揉了揉,也并未发现有什么不适,于是继续手抓贯穿止风的查克拉棒,想要抽出来。

突然,知雨的手被按住,有人在她耳边说:“这样太乱来了!伤口这么大,直接拔出来的话,会给他造成二次伤害!”

知雨转头,看见是纲手,就问:“那该怎么办?”

纲手在对她微笑:“别急!有蛞蝓!”

说完,就果然有一只跟人差不多大的蛞蝓爬了过来,并且趴在了止风的身上。之后,纲手再指挥起来:“就这样慢慢来!让蛞蝓一边治疗,一边慢慢的往外拉!”

知雨就如她所说的那样,慢慢的,小心翼翼的把查克拉棒往外抽,几乎用了将近十分钟的时间,才全部抽了出来。然后擦着满额的汗,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止风迷迷糊糊的醒来,一睁眼看见身上趴着一只蛞蝓,顿时有些丧气:“要趴也该趴个美女上来呀……”

“趴你妹!”知雨顺手就拿着那根长长的查克拉棒,往他脑袋上敲了一下,骂道:“发春能不能分一下场合?”

止风一听到她的动静就“嗖”的爬起来了,把个大蛞蝓“嗷~”的一声掀翻出去。他就跪坐在知雨面前,冲着她呵呵傻笑:“你什么时候来的?又是什么时候从‘龙地洞’出来的?我等了你好久了!”

知雨指指身后:“现在好像不是该叙旧的时候!”

因为就在方才的十分钟里,战况已经瞬息万变。

此时,带土已经跟佐助和鸣人等大战了好几回合,并且已经完全压制住了十尾。他此时白袍加身,身后跟随求道玉,手中握了黑色禅杖,真如传说中的六道仙人一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