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可是,他的天分让我嫉妒
  • 火影:晓之圣女
  • 巫小槐
  • 2129字
  • 2021-10-22 17:01:23

在前线,面具男的面具早就碎了,露出了他的本来面目,也被认出了他的本来身份--宇智波带土。

十尾刚刚成型,带土和被秽土转生出来的斑站在十尾的头顶,以触须与十尾连接,用来控制十尾。

此时,止风不知道从哪里跳了出来,就站在带土面前,说:“一万个杀够了,现在可以把佐助交还给我了吧!”

带土瞥向他的那个眼神意味深长,“我说让你在战场上杀够一万个人,就把佐助的下落告诉你。但是……你杀的可全都是白绝!”

止风很无辜一样的摊手:“你也没说必须杀谁呀?所以我就在战场上,看见谁就杀谁了!”

听起来好像是随机杀的,但是……在战场大乱斗的那种地方,到底该怎么做,才能完美的避过所有忍界联合军,只杀白绝?

所以,除非他是故意的!

否则,就是成心的!

并且,再没有第三种可能!

斑好像对止风有点感兴趣,问了句:“你是谁?居然能到这种地方来?”

毕竟这可是十尾的头顶,别看忍界联合军这么多人,不也只在底下老老实实的等死吗?能爬上来的都不简单。

止风早就看到斑了,但是一点都不惊讶,依然露着惯有的痞笑,说:“你觉得我是谁,那我就是谁!”

“哼~”斑何其骄傲,怎么会被一个毛小子弄到没话说?只是他不想说,也觉得没必要说而已。

并且止风背上的宇智波家纹如此明显,当然能看出是宇智波一族的人了。

斑往止风脚下盯了一眼,便从那里又钻出了一根触须,沿着止风的腿盘旋而上,最后扎进他的后颈。

止风全程没做出任何反抗动作,就像已经完全了解过了一样。

在连接成功的那一瞬间,十尾的动作顿了顿,仅有的那一只眼睛里,呈现出了止风的万花筒写轮眼。不过紧接着,就又变回了九勾的红色轮回眼。

“哦?”斑都不觉称赞起来:“想不到,你居然有这么高的天资!连带土都要屈居于你之下了!”

止风毫不谦虚,一边点头一边道:“好说!好说!不过我还是很好奇,我在那边看到一个被撕成很多块,又被烧到看不出形状,还被一条木龙缠得很结实的东西,是黑绝吗?谁干的?多大仇?”

带土现在看斑的那个眼神啊,七分不解,八分鄙视,外加十万分不服。嘴里还问:“他不是你的意识分身吗?”

“不!”斑答的干脆:“他是个幺蛾子!”

然后操纵着十尾一个尾兽玉出去……忍界联合军的总部没了……

……

之后,四位火影先到,张开了四赤炎阵,五影以及佐助知雨等人随后赶到,引起一片沸腾。

小樱在惊讶:“佐助?你怎么?”

井野更惊讶:“佐助,真的是佐助吗?”

鹿丸和丁次赶紧挡在她面前,提醒:“当心,井野!他可是叛忍!”

牙跟赤丸冲着佐助狂吠:“喂!你一个叛忍突然来这里想干什么?”

佐助回答的何其淡定:“我要拯救世界!并且,我要成为火影!”

“……”

“……”

“……”

大家都被这中二的发言给震惊到了好吗?

然后牙再次狂吠起来:“你特么一个叛忍居然说什么要当火影,你特么把火影当什么了?啊?”

赤丸也在对着佐助龇牙咧嘴的“汪汪”叫。

只有鸣人在点头:“嗯嗯!这样啊!佐助果然是我们这边的!”再问知雨:“知雨,你果然也要站在我们这边吧?”

知雨已经款步走到了最前面,盯着四赤炎阵中的庞然大物,勾着嘴角笑道:“你们想要我帮忙也可以!不过,我也不介意自成一派!”

牙不悦的瞅着知雨的背影,咬着牙自语:“这家伙……果然跟佐助一个德行!也一样讨厌!”

井野却看着知雨的背影喃喃:“突然发现知雨好帅……”

“对了!”知雨转头扫视着这些在木叶见过的人,问:“宁次没有来吗?怎么没有看见他?”

所有人都沉默了。

因为在几分钟前,十尾发动大面积的扦插之术,宁次为雏田挡下了两根,当场身亡……

玲在人群之后,悄无声息的站到了日向日足的身后,问:“宁次怎么了?”

日足听到她的声音,慌乱的转身,且下意识的做着防御动作。不敢置信的看着她的脸,问:“你……真的是玲吗?”

玲的眉头微皱:“又做什么亏心事了?怕成这样?”

“不!没有……”日足说着,慢慢的放下了准备防御的手,面含歉意:“宁次他……为了保护雏田……”

玲当场一把薅住他的衣领,扬起拳头就要揍到他脸上去,惹得身后的日向族人们一阵惊呼。

纲手及时过来,一把拦下玲的拳头,低声劝道:“别这样,玲!都是一把年纪的人了,在年轻人面前给他留点面子。”

玲才松手把他放开,只是仍然还愤怒着,咬牙瞪着他低骂:“不知好歹的东西!连宁次你都敢用来当人肉盾牌?”

日足也不得不稍作解释:“不是我用咒印强迫他那样做的!是他自己……做出的选择!”

“让你说话了吗?”玲几乎没吼起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怕宁次会把你宗家族长的位置给抢走!”

这回,纲手也不解了:“分家抢宗家族长的位置?就单是带着咒印这一点,也不允许吧?”

“咒印?”玲都怔了一下,然后又杀气腾腾的冲向日足,被纲手死死拦住之后,又在咆哮:“你真以为我死了,所以我给宁次要的‘特赦’就不管用了吗?啊?谁允许你给宁次做上咒印的?不知好歹的东西!你真忘了你这个‘族长’是怎么来的吗?”

“我很抱歉!”日足几乎没弯腰躬身:“当年,我确实是带着私心那样做的……以至于连日差都开始恨我……我现在很后悔!真的!”

当年,玲给宁次要了特赦,可以不必施加“笼中鸟”咒印,并且要求宗家让宁次跟宗家出生的孩子一起培养,最后谁实力更强,就让谁继承宗家。

“可是当时……宁次的天分真的太高了!我就开始恐慌,怕他的光芒,真的会掩盖住我的孩子的一切……”日向日足说这些话的时候,真的是心怀忏悔的吗?恐怕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