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超越,肢体之痛
  • 火影:晓之圣女
  • 巫小槐
  • 2682字
  • 2021-10-17 14:30:12

这话说了跟没说一样,如果能领略,知雨还用等到现在?

于是,知雨索性又趴了回去,准备一句话都不要听了。还想着,如果实在不行,就用这种状态爬到外面去,半人半蛇就半人半蛇吧……

虽然说能变回来最好……

“呵呵~”白蛇仙人的居然笑了,脑袋蹭着知雨的脑袋,继续轻声说道:“其实也很简单,只要你能回忆起比此时还要痛的时刻,就完全可以了!”

说了还是跟白说一样,说的跟刚进来被咬时一毛一样。

白蛇仙人就像在讲故事一样,继续说道:“在忍界,有三大圣地,分别是‘滑骨林’,‘龙地洞’,‘妙木山’!此三大圣地,都可以让普通的人类修成仙术,并且各有诀窍!‘滑骨林’是‘爱’!‘妙木山’是‘静’!而我的‘龙地洞’,所需的就是‘痛’了!”

知雨侧过脑袋瞥了他一眼,差点把眼白给翻上去,仿佛在说,我特么还不够痛吗?都被你的血盆大口咬了好么?从人变蛇的过程也很痛的好不好?

白蛇仙人看到她的表情,把刚抬起来的脑袋又凑到她脑袋旁边去蹭,继续说道:“肉身之痛,肢体之痛,都容易遗忘。俗话说,‘好了伤疤忘了疼’嘛!但是有一种痛,却会深埋进心里,每次回忆起来,便会撕心裂肺,痛不欲声!这便是伤到了灵魂的‘痛’!恨之痛,悲之痛,悔之痛,都是因失去而产生的‘心痛’……只有这种超越肉身,深入到了灵魂里的疼痛,才会让你承受住龙地洞的仙术查克拉!”

知雨的不必照镜子都知道,此时自己的眼睛一定毫无神彩,也在这么久之后,第一次张嘴说话:“我没有心……”

她的言外之意,是要说没有心的人没有感情,所以也不知道那些心痛的感觉。

白蛇仙人却笑了:“不!你有心!在你胸膛里,不是还有半颗吗?”

知雨轻轻的摇了摇头:“那半颗心脏,什么都做不了……做不到接纳别人,也做不到去爱别人……”

白蛇仙人抬起脑袋,再往前爬了爬,“哗啦”一声钻进了水池之中,没进水中三分之一,又在几秒之后“哗啦”一声出来,嘴里咬着一只木箱子。就只是上下颚稍微用力,就将这木箱子咬得粉碎,一股亮光冒了出来,将这水池附近照得通亮。

知雨被这突如其来的光晃到了眼睛,往上一看,原来是一颗拳头大小的夜明珠。

白蛇仙人低头,把这颗夜明珠放到了知雨面前,说道:“盯着它,说说看你回忆起了什么?”

知雨仿佛什么都没有想,因为她说:“没什么好回忆的!”

白蛇仙人却似胸有成竹:“不如,就回忆一下,你的心脏被摘掉的时候吧!那时候,一定要痛死了!”

知雨却一下子愣住了,愣了好久好久,才说:“我没有那时候的记忆!”

“呵呵~”白蛇仙人笑的像一位和蔼的老爷爷,继续低下头来蹭知雨的脑袋,说道:“你并没有被抹消记忆,为什么会不记得呢?还是……是你自己不愿意记起那时候的事情!”

知雨皱起了眉头:“我没有心,记不住那么多的人和事!”

白蛇仙人继续说道:“你有心!虽然只有半颗,也足够你用来装进重要的人了!只是,你为什么要拒绝用这半颗心呢?”

知雨的眉头皱的更紧,可是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没来由得,感觉被白蛇仙人说中了什么。

并且……在这夜明珠的光辉之下,在水池的倒影之中,看得久了,看着这条蛇慈眉善目的……

“好好的想一想!”白蛇仙人鼓励一样的说着:“当时,你有没有对自己说过什么话呢?对着镜子!”

知雨恍然间如梦初醒,似乎真的回忆起了那年的自己,对着镜子,一再的告诫着自己什么事情,并且,还开着写轮眼……

知雨再度把头伸向水池上方,对着池水中自己的倒影,对着倒影中自己的写轮眼,问:“我为什么会忘记那时的事情?那个时候,到底发生过什么?”

倒影中的写轮眼飞快的转动,一时之间无数的记忆涌上知雨的脑海……

那年,她被绑在一个巨大的人像之前。那个巨人如被镣铐锁住的囚徒,额上如同蒙着层层的绷带。还有一个戴着虎纹面具的人站在她的面前,手里拿着刀,深深刺入她的胸口……

惊讶,恐惧,疼痛……似乎什么都有,又似乎什么都没有来得及。

她一直在想,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这么突然?为什么就不能给她喘息的机会?为什么偏偏是她?为什么这么快就要死?

也在此时,她眼眶中的两勾玉写轮眼蓦然开启,扭转成了万花筒写轮眼。而后眼睑无力的垂下……

之后真的是意识模糊了,只好像有什么人在她心口用力的锤打,像钉进了什么东西。

之后,耳边似乎还有杂乱的吵闹声。

模模糊糊听到有人在吼:“你把她心脏挖掉……就是想让她死!”

另一人在说:“有神树的楔子在,完全可以给她续命!但是能不能熬过去,就是她自己的造化了……”

不知过了多久之后,听见有人急切的一声声唤着她的名字:“知雨!知雨,你会没事的!知雨!你一定要活着!一定要活着……”

她无力的睁了睁眼睛,看到了大蛇丸的脸,此时正抱着她匆匆的赶路。她嘴唇蠕动,发出更无力的声音:“父亲……疼……”

大蛇丸一再的安慰着她:“知雨别怕!父亲会救你!父亲……一定会救你!”

躺在没有温度的手术台,大蛇丸从嘴中吐出那柄雕刻了蛇头的剑,解开自己的衣衫,将那柄剑生剜进自己的胸口,把里面的心脏一分为二。再把手伸进去,掏出了半颗,因疼痛而颤抖着双手,把这半颗心脏放进了知雨的胸膛。

再然后,将剑扎入地面,把嘴巴一张,白蛇本体像箭一般的蹿出,硬生生的撞向剑锋。伴随着撕裂声与大蛇丸压抑不住的惨叫声,一条白蛇被剥成两半,一半回到大蛇丸的皮囊之中,一半撞进了知雨的胸口。

“父亲……”知雨要把手伸向他,可是已经毫无力气,几乎下一秒就要沉睡不起。

大蛇丸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原本就没有血色的脸上,更透出无力感,却也依然对她强行挤出微笑:“我要对得起你喊我的这声‘父亲’!从此以后,你我血脉相连,我们就是亲生的父女!你尽管向我索求一切,我也会拼尽性命护你一世周全!”

……

一时之间,知雨对着池水泣不成声,眼泪一滴一滴的落入池水之中,让她自己的倒影不再清晰。

原来是这么回事!

原来,就连胸腔中的这半颗心脏,都是大蛇丸的……

所以,在她终于有所好转,可以自我行动的时候,完全不理会刚刚被带回来陪伴她的君麻吕,而是一个人去了洗手间,踩着凳子站到了镜子面前。开启着自己的写轮眼,一再的告诫自己——这半颗心不能用来接纳别人,更不能用来爱别人!这半颗心,只能用来爱妈妈!

因为,这是父亲的心脏……

这个催眠成功了,更是因为恐惧,而回避了那段被挖心的记忆,就连与之相关的所有记忆全部尘封。

之后,她胸中的半颗心脏里只有妈妈一个人,就连大蛇丸也不再接纳。

也在不久之后,“奉茶日”那天,她端着茶水不愿意再去大蛇丸那边,可是又除此之外不知道还能去哪里,只得站在原地左右为难。

这时候,鼬走了过来,二话不说的将这杯茶一饮而尽,对她笑道:“这茶真好喝!还能再帮我泡一杯吗?”

……

“父亲……鼬……我该怎么办……”知雨的眼泪不住的滴落进池水之中。

只是不知何时,泪与池水不再混合,而是变成了圆圆的珠子,沉进了水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