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我们,在约会
  • 火影:晓之圣女
  • 巫小槐
  • 2432字
  • 2021-08-03 13:37:31

宁次虽说也曾经被一些小女生表白过,但是像这样被拉出来约会,还是生平头一次。并且刚刚人家还说了,是他自己愿意的,完全没有逼他……

可心中仍有被强迫过的感觉,又是怎么回事?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道德绑架”?

并且奇怪的很,居然提出来要先去墓地看看……

那是个约会的好地方吗?

……好吧,只是带着参观木叶。

可是刚才,半路遇见沙隐三人组的时候,堪九郎上来就问她要去哪里,她张嘴就说:“去约会!”

在场所有人都听了个真切,那些眼神啊……让宁次差点落荒而逃……

就在墓地那里,知雨对着那些姓“日向”的墓碑,一个一个的指着问:“这是谁?”

“哦,这位是……”宁次在回答到第五个的时候,突然有种感觉——她这是在变相的查户口吗?如果全部都问遍了,她会回去整合出一本正宗的日向族谱出来吗?

于是,宁次开始回答:“不知道!就算是同一族,我也不是每个人都认识的!”

知雨侧目轻瞥过来,那眼神就跟看透了他这些小心思一样,轻轻的冷笑:“这样啊!”

宁次觉得自己还是把嘴巴闭紧了比较好,以免一不留神泄露不得了的情报。

“这朵是什么花?”知雨已经走到了火影碑前,弯腰把眼睛凑到了一株紫色的花朵前。

宁次很冷静的开始自我分析,她这绝对是要稍微转移话题,然后让我放松警惕。

就这么一直警惕着,走到了知雨的旁边,说:“这是紫罗兰!是当年玲……听说,是一位阿姨种在这里的!”

太警惕了,以至于都不说他见过那位阿姨,并且知道那位阿姨的名字,而是说成了普通路人的样子。

“诶~~~~”知雨拖着长长的音调,说:“这花好漂亮啊!总感觉这里面有故事呢!”

宁次就不经意的一转头,不禁愣了一下。他看到知雨的眼睛里透着好奇,还有从未透出过的光亮。她现在的表情,就跟初次见到新鲜事物的普通小女孩儿那样,很认真,又充满着对世界的好奇。

刚愣了这么一下下,宁次立刻闭眼转头,用手揉了揉眉心,暗自心想:这一定也是计谋,是为了让别人放松警惕,从而达成什么目的的!

若换了旁人,宁次还不会这么纠结,因为智商还算高,没怎么被同龄,或者小一两岁的孩子算计到过。可眼前这个是个例外,今天大清早就中了她的圈套,害他不得不带着逛木叶。

也才想到这里,就见知雨双膝一软,无力的跪坐到了地上,且满头冒汗,嘴唇泛白。

“你干什么?”宁次眉头一皱,心说她肯定又是装的。

知雨费力的抬起手,去扶自己的额头,声音微弱的说:“没吃早饭……血糖又低了……”

“哈?”宁次还从来没有听说过谁有这种症状,所以是不太信的。

知雨已经面色惨白,有气无力,手捂着胸口似乎要呕吐一样。见宁次没有要帮忙的意思,不禁露出个极为苍白的苦笑,说:“你不扶我也没关系!回去帮我告诉白和君麻吕一声,让他们来接我……”

“好!”宁次一点头,就转身要走。刚走出几步,有点不放心的回头看,就见知雨已经软绵绵的倒下了,就倒在坚硬的石板地面上,还似乎只有出的气了。

这还让他怎么走?真当他是见死不救的小人吗?

于是,宁次一咬牙一跺脚,扭头就又走回去了。停在她跟前,要把她扶起来时,才发现她真的一点力气都用不出来了,全身瘫软的像面条。

大概是感觉有人在扶她了,知雨下意识的伸出双臂,环上了他的脖子。

“你……干什么?”宁次那张脸差点红透。

知雨还纳闷了:“你不抱我吗?”

她是真奇了怪了,之前一这样,都是君麻吕给抱回去的,也有几次是大蛇丸。所以,有哪里不对了?

“你……你……”宁次涨红着脸,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终于一咬牙,半训斥的说道:“你是女孩子,怎么可以随便让男人搂搂抱抱?”

一边这么说了,还一边在奇怪,之前在考场的时候,那个人想摸她的脸,就给剁了手,这怎么也不像个随便的人啊!

知雨更莫名其妙了:“可现在我需要你那么做!”

“不要随便对男人说‘需要你’!会被当真的!”宁次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不,是差点就要失控了!

一不留神,在听到那句“我需要你”的时候,脑子里“嗡”的一声,差点就要不顾一切的抱上去……

立刻深呼吸,开始自我镇定,心里自我催眠:想多了!不能乱想!要循规蹈矩,不能逾越……

等镇定到差不多的时候,宁次悄悄呼出一口气,说:“我背你!”然后往她身前一站,把她的双手从背后拉到身前,然后用自己的双手去勾她的腿弯。

刚背起来,宁次就再次感觉不妙了……

这是他第一次背女孩子……

后背与她前胸的触感,暂且还可以忽略。但是她软绵绵枕在自己颈边的脑袋……每次呼吸,都有温热的气流灌进脖子里,又酥又痒,无法忍耐!

现在他都开始后悔了,这还不如抱着呢……

走回木叶,路过闹市街头,宁次的脚步变得迟疑起来,因为太怕被熟人遇见了……

要解释的话,会比较麻烦。

“那个……要吃糖吗?”宁次的脚步停在了一个棉花糖的摊位前。

知雨仍旧迷迷糊糊,有气无力的问:“这里也有蜜糖吗?”还抬头看了一眼,迷茫了下:“这是什么?”

雨隐村长年下雨,所有的糖果都很容易融化。所以之前的十一年,知雨所吃过的“糖”,都只有蜜糖。并且,她从不知道还有其他种类的糖果。

宁次把她放回地上,又小心的扶好,把手里的钱递进老板的手里,换了一根洁白的棉花糖出来。然后,把这根棉花糖,递到了知雨手中。

知雨疑惑不已,手拿着棉花糖,左看右看不得要领,再拿鼻子嗅嗅,是有甜味的没错。可是,这要怎么吃呢?

张开嘴巴想咬,可是棉花糖太大了,感觉无处下嘴。

伸出小巧的舌头要舔一下,又觉得这么轻飘飘软绵绵的东西,不该用舔的。所以又把舌头缩了回去,微皱着眉头,歪着脑袋继续往这根棉花糖上打量。

最终,试探着用手指捏着一点点,小心翼翼的扯下来,送进了嘴中,眼睛一下子就亮了。

带着惊讶,与不敢置信,抬头看着宁次,说:“好甜!”

宁次同样惊讶不已,在看完她接过棉花糖的一系列动作之后,仿佛豁然开朗一般,心里在说:“原来……这就是女孩子啊……”

……

随后,宁次一人去练习场,仿佛有点心神不定。

天天突然冒了出来,非常着急的说:“宁次,听人说你刚刚跟雨隐村那个非常难搞的知雨在一起!你怎么会跟那么可怕的人走在一起?她胁迫你了吗?她没有对你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吧?”

“呃……没有!”宁次有感而发一样:“她……其实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女孩子!”

“哈?”天天如在看一个神经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