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暴乱,您只需静待

  • 火影:晓之圣女
  • 巫小槐
  • 2028字
  • 2021-10-09 06:32:37

知雨在这里乱逛了一天一夜,佐井也片刻不离的跟了一天一夜。除了任务需要,他还不时再问些问题,想知道从知雨嘴里说出来后,会变得有多文艺。

“你见过天使吗?”佐井突然这么问:“听说你们雨隐村有一位天使,你有没有见过她长什么样子?”

“天使?”知雨好像愣了一下,然后眼神都变了,微微的暗淡了下去,嘴里喃喃:“啊……见过的!”

佐井在这一天一夜里,也稍微能琢磨出知雨在露出哪种表情时,说出的话才够文艺。此时看到她这种黯然神伤的样子,不由把手伸进了忍具包,几乎就要把里面的本子和笔拿出来做记录了。一对耳朵也很认真的竖着,生怕听漏了任何一个字。

“天使啊……”知雨仰头看着昏暗的屋顶,眼睛却像看到了来自天堂的光,嘴边挂着淡淡的笑,轻声说道:“他……一直穿着黑色的长袍,上面绘有红色的云朵。有时也会戴斗笠,有时候不会戴,而是把斗笠戴在别人的头上……”

说到这里,仿佛回忆起了高兴的事情,不自觉的把嘴边的笑意加深了。

佐井脑补了一下她说出来的那个形象,感觉很像“晓”组织成员的装束,于是追问:“长相呢?他长什么样子?”

知雨仍旧陷入了回忆一般的微笑:“他长着红色的眼睛!在眼睛的下方,鼻翼两侧,长着很深的八字纹……”

这回,佐井又对不上号了,还以为她在说想像中的人物,于是把伸进忍具包的手收了回来,也松了一口气,眯着眼睛挤出习惯性的笑,再问:“天使有翅膀吗?是什么颜色的?”

“翅膀?”知雨稍微愣了一下之后,又悄悄的叹了一口气,说:“真正的天使没有翅膀!因为……他把全部的羽毛都拔了下来,用来保护和温暖别人了……在拔掉羽翼之时,飘散到空气中的血液,在他的周身凝聚不散,变成了红色的坚硬的铠甲。可是就连这铠甲,也不是只披在他自己的身上……他为了离真正在意的人近一点,更近一点,而选择走出这红色的铠甲……或者,直接将这套红色的铠甲披在别人的身上……”

声音有所哽咽,低头,闭目,大概是想忍住,可还是有泪水渗了出来,滑到了腮边。

此时,佐井几乎目瞪口呆,甚至还有些后悔。刚才就该不作他想的把本子和笔拿出来,把知雨所说的这些话一字不漏的记录……

不过好在,他有认真在听,事后一边回忆一边默写的话,可能也八九不离十。

这整个世界就像完全安静了一样,两个人很长时间都没有再说一句话,直到知雨腮边的泪珠被蒸发。

然而,在黑暗之处躲着多少人,又有多少人一直在瞪着眼睛看着他们,他们也已经一清二楚。

毕竟一天一夜的时间不算短,知雨也把这里逛了个差不多,通过感知查克拉什么的,也把暗中监视的人数琢磨了个差不多。

“你想出去吗?”佐井突然压低了声音这样问,还把眼睛警惕的瞥向了暗处。

知雨却说:“不着急!只是……日向那边,就请你们去好好解释了。”

“这个放心!团藏大人早就打过招呼了!”佐井仍然压低着声音,又往知雨那边再靠近了一步,低声道:“我是说,我可以帮你脱困!”

此话,莫名其妙,且意味不明。

知雨转动着视线,蜻蜓点水的往他脸上瞥了一眼,朱唇轻启……

然而,还来不及说出任何一个字,只听“轰”的一阵巨响,地动山摇,明显感觉到村子中央的位置好像发生了什么大型的战斗,是有人召唤了巨型通灵兽的动静。

知雨的嘴巴抿了起来,下意识的把视线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然而在这地底基地,她没那么容易看到具体发生的事情。

几乎是与此同时,近十个暗部装束的人,齐唰唰从暗处跳了出来,将知雨和佐井围在了中间。

其中一个看样子是队长,只有他出声道:“团藏大人有令,命你们两个留在这里,哪儿都不准去!”

佐井问:“地面上发生了什么事?”

队长迟疑了一下,答:“‘晓’入侵了!”

知雨不免怔了一下,问:“谁?”

队长答:“从已经收到的情报判断,是佩恩!”

知雨眉头一皱,低语:“亲自来了?”

佐井有些震惊:“就是让自来也大人牺牲的那个?”

队长点头:“没错!”然后再次重申:“但是,这不关‘根’的事!也不关你们的事!你们只需要听团藏大人的命令,留在这里就可以了!”

知雨低声自语:“简直浪费资源!”

反正如果是大蛇丸的话,佩恩打上了门,他一定会派知雨去迎敌!

因为胜算特别大!

再看看佐井那副坐立难安的样子,估计也是很想出去跟朋友们一起战斗迎敌的。

知雨相较之下就淡定多了,因为木叶与她无关,这里生活的人也与她无关,毁了就毁了,死了就死了,无关痛痒。

只是……其他地方的棉花糖和冰淇淋,是不是也一样白,一样甜呢?

突然又是“轰”的巨响,此基地的大门被暴力炸开,门外之人脖子上的长围巾洁白胜雪。

此人几乎一眼就看见了知雨,冲着她就喊:“知雨,我来救你了!!!”

一边喊着,一边快速的冲了进来,丝毫都没看见还有人在阻拦一样。

或者说,这些货色他根本没看在眼里过。

知雨还愣了一下,嘴里喃喃着他的名字:“止风?”

周遭的暗部齐齐拔出了背上的长刀,立于身前,摆出队型,有章有法的迎了上去。

止风那张嘴一直咧着,一直在开心的大笑,瞳中红色风车状万花筒一经闪现,他就骤然从众暗部的长刀下消失,转而出现在了知雨的身边。依然把右手伸长,越过她的左肩和脖颈,轻轻的按在她的右肩上。

低头,继续对着知雨笑道:“知雨,我来救你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