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你这,该死的东西
  • 火影:晓之圣女
  • 巫小槐
  • 2164字
  • 2021-10-06 07:26:19

这夜,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知雨满脑子都是宁次,白天时所经历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她脑子里回放,一再的重复回放。

“我是不是中幻术了?”知雨纳闷不已,还用力掐了掐自己的脸,疼的咧了下嘴,还微皱起了眉头。

完全搞不懂这是怎么了,从小到大都没有过这样的事情。

突然,鸣人的Q版幻影挤到了她的耳朵边,挤眉弄眼的问她:“你笑了没?笑了没?笑了没呀?”

“走开!”知雨怒吼一声,一巴掌过去,把这个幻影拍散。

可是这下更清醒了,正常睡觉什么的是绝对不可能了。

仔细想想看,一看见宁次的时候,脸颊部位突如其来的酸涨感,以及面部肌肉的堆挤,都是因为……她在笑。

并且,这笑不是她深思熟虑过后,再经由大脑控制而表现出来的,而是根本不受她控制,根本就忍不住。

再细想一下,如果自己事先有所准备,一再的提醒自己不要笑的话,再看见他的时候,还会笑吗?

不得其解。

在把这些事情不知道考虑过多少次之后,天色开始放亮,知雨的眼睛一整夜都没有闭上过,却仍然精神得厉害。

“我在干什么呀?”知雨自言自语着,裹着被子缩成一团。她觉得自己好像考虑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并为此而浪费掉了一整个晚上的时间。

负责打扫的佣人起的很早,此时已经在院中来来去去的忙碌。

知雨安静的听着外面的脚步声,心情慢慢的平复,也开始有了些微的睡意。

可是突然之间又变得清醒,因为某个脚步声如敲在胸中一般的突兀。

她不由得起身,走去把门拉开,一眼就看见了站在廊下的宁次。

宁次好像有些吃惊,还有些紧张,对着她说:“你已经醒了吗?本来我只是……只想看看你还在不在……”

知雨垂着眼睛,有些不知所措一样,用手指梳弄着自己的头发。仍然有某种感觉让她很奇怪,可是也仍然说不上来是为什么。用手摸摸自己的脸,好像又不受控制的笑起来了。

鸣人说,见到喜欢的人,就会想要对他笑。

可是,止风也曾经跟她说过,如果喜欢一个人的话,心会跳的很厉害。

可她的心脏从来都没有跳过,现在也是……

仿佛冷了场一样,两个人将近一分钟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宁次拉了一把肩上的背包,低声道:“今天我又有任务了!是一个B级的任务,任务地点比上次的近了很多,估计三天之内就能回来!”

知雨点了点头,依然垂着眼睛说:“这些事情,昨天已经说过了!”

“……对呀!”宁次好像还愣了一下,说的有些无奈。

再接着,又是长时间的冷场,好像再也无话可说了。

宁次的眼睛瞥向旁边,心里在问自己,该怎么说才好呢?

知雨一直低着头,垂着眼睛看自己的脚尖,也在想,我该说什么比较好?或者……我该把头抬起来吗?可是,被他看见现在露出的这种表情,会不会太奇怪?

逐渐的,起来忙碌的人越来越多,这里也越来越不是说悄悄话的地方。

宁次轻叹了一口气,说:“我去做任务了!”

知雨只应了一声:“嗯!”

宁次带着些微的失望转身,心里也在自我安慰,没关系,下次还有机会。

知雨却突然喊了一声:“等等!”

宁次诧异的转身,看到知雨依然半低着头,绞着手指,局促的走到了他的面前,看起来很犹豫。

“那个……”知雨好像鼓出了很大的勇气,才抬起了头,可是仅对视一眼,就立刻将视线转移闪躲,脸上挂了红晕。支支吾吾,有点不知所措的问:“你……有喜欢的女孩子吗?”

宁次的心跳都漏了一拍,无论如何都没想到,知雨会过来问他这种问题。

可是这里不是他想象中的地方,时间也来不及了。于是他轻轻一笑,对着知雨说:“等我回来吧!回来之后,马上就告诉你!”

知雨的表情看起来有些迷茫,好像不明白为什么要拖那么久,不就是一个问题而已吗?

刚要追问,眼睛的余光好像瞥见了一个漩涡状的面具,然后立刻闭嘴。

“谁在那里?”宁次也有所发觉,转头看向了那个可疑的方向。

“你快走吧!不是还有任务吗?”知雨居然开始催促,还是毫不客气,毫不留情的那种。

宁次变得有些无奈,点头说了声:“好!”然后往后退了几步,再次告诉她:“我马上就回来!”

知雨看似有些不耐烦的在催:“好好好!快走!”并且立刻转身走回房间,关门进去梳理着妆。

再出来的时候,仔细确认宁次是不是真的走了。然后对着刚才漩涡面具出没的方向,马不停蹄的追过去。

一直追到木叶的练习场,才终于追到了那个人。这里,离木叶的墓园很近。

知雨毫不客气的对他冷笑:“怎么?监视我啊?”

此人自称宇智波斑,可知雨完全不信。尤其是这几天,在木叶打听到了很多关于宇智波斑的事情,更是完全确信,宇智波斑不可能这么年轻。

当然,如果某个小小少年自称是大蛇丸的话,知雨相信的几率则会高到离谱!

所以,知雨仍然叫他阿飞。

阿飞毫不客气的嘲笑:“你的兴致很高啊!估计是把捕捉九尾的事情抛到脑后,一心在这里玩恋爱游戏了吧!”

知雨也很不客气的回:“着什么急?我才来了一个星期都不到,还在养伤!”

“哦?”阿飞果断不信这种鬼话:“凭你的体质,养伤用得了一个星期?”

“哼~”知雨冷笑不已:“被抽出三尾的那次,我还足足养了一个月呢!”

阿飞丝毫不气不恼,还气定神闲:“这也没关系!反正昨天,佐助和止风已经把八尾抓回来了!”

“什么?”知雨气急败坏:“你有什么资格让他们帮你抓八尾?”可更着急的是:“他们受伤了没有?”

“放心,都还活着!”阿飞丝毫都没有提及佐助和止风的伤势情况,而是依旧抓到了知雨的把柄一样的冷笑:“只是,如果你仍然抓不到九尾的话,立刻就会再有人过来替代你,抓捕九尾!到时候,你可就来不及后悔了!”

话落之后,阿飞整个人都被吸入了右眼的漩涡之中。

知雨咬着牙骂了一声:“该死的东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