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一见,你就笑
  • 火影:晓之圣女
  • 巫小槐
  • 2078字
  • 2021-10-05 17:19:52

一连三四天,知雨一直过这样的日子,想出门的时候就用个瞳术混出门去,逛够了就再回到日向宗家休息。

抓鸣人?

现在她没这么着急,而是一直在琢磨,该怎么在不弄死鸣人的前提下,把九尾给掏出来。到时候,只拿着九尾去交差就好了。

这一天,宁次回来了,刚刚去交完任务,还来不及回趟家,就先去了日向宗家。站在知雨的房门之外,看起来有点紧张,稍微定了定神之后,抬手敲了下门,然后神情瞬间黯然,还悄悄的叹了一口气,有些失望。

负责打扫的佣人过来,看到宁次之后问候了一声:“您来了!”

宁次转过身来,对她点了下头,问:“知雨去哪里了?”

佣人摇了摇头道:“不知道!她一直都是这样,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跑出去,然后又在饭点儿的时候就自己回来了!”

看样子,谁都不管她,也管不了她。

宁次看起来心情不太好,一步一步的往自己家走,那双眼睛一直往下垂着,周围的一切都不管不顾。

可是,白眼的视力如此之佳,在离家门不足十米的地方,那抹近黑的紫色还是晃到了他的眼睛。惊讶的抬头,看到了同样垂头丧气迎面走来的知雨。

宁次的嘴角不受控制的勾起,紧赶几步,走到她的面前,带着些微的责备,问:“你去哪儿了?”再抬头看看不远处的家门,更低声的问:“你是来找我的吗?”

知雨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抬头看了他一会儿之后,又把眼睛移开,仿佛在努力的思考些什么。仿佛,感觉有哪里不太对劲。

宁次已经在自说自话了:“这次我们只做了个B级任务,不算太难,我们也都没怎么受伤。只是任务地点有点远,所以在路上耽误了两天的时间。下个任务的话,可能明天就会开始!还是个B级任务,但是任务地点离得木叶很近,所以不会再花费这么长时间了,很快就能回来!请你放心!”

“嗯……那个……”知雨抬起头来对着他刚说了这几个字,就赶紧再低下了头,用两只手揉自己的脸。

因为感觉脸有点僵,有点不受控制,脸颊这里的肌肉一直在往上堆挤。

“怎么了?牙疼吗?”宁次还以为她在隔着脸皮揉牙。

知雨赶紧摇摇头,说:“不是!那个……”眼珠转来转去,似乎要随便找个什么理由或者话题,情急之下脱口就问:“棉花糖……哪里有卖?”

“哦……现在没有庙会,所以暂时没有人做棉花糖!”宁次一边说,心情一边平静下来,心里还在叹息,原来如此,是来问这个的……

“哦!”知雨点了点头,可是仍然站在那里不动,仍然在揉自己的脸。

这很反常,因为她一般跟人说完话就走,不着急说也会走,无话可说更是不会停留。

“嗯……我还是走吧!”知雨仍然还是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于是留下这句话,缓慢的移动脚步要走。

宁次的脑袋突然一片空白,伸手抓在她的手腕上,用上所有力气一般的喊:“等一下!”

知雨一拉即停,仍然还是半低着头,也没有说半个字。

宁次定下了心神,脑筋不知道转了几圈儿,才想到了正当话题:“我知道另一种又软又甜的东西!”

知雨转了转头,对上了他的眼睛,问:“白色的吗?”

宁次含笑点头:“对!”

……

没过多长时间,知雨手捧着一支奶油冰淇淋甜筒,与宁次并排坐到了冰淇淋店外的长椅上。

知雨好奇的看着手中的甜筒,问:“这个是冰吗?也是甜的吗?”

反正她从来没吃过这个,跟着鼬的时候一直在雨隐村,买不到这种东西。后来跟着大蛇丸,虽然暂时不住雨隐村了,也从来没人告诉她还有这种甜品。更何况用冰遁多了,从来不觉得这种凉凉的东西会好吃。

宁次仍然在对着她笑:“尝尝看!”

知雨疑惑的往上面舔了一口,立刻惊讶不已,连眼睛都亮了,像发现了新世界一样,转头对着宁次说:“好甜!”

宁次感觉她这个表情比较有趣,于是故意逗她:“有那么好吃吗?”

知雨立刻把手中甜筒举到了他的嘴边,很平常一样的说:“你尝尝!”

这样一说完,似乎感觉有些不对劲了。

这样……好吗?

可是后悔也来不及了,因为刚才举的太猛,已经怼到宁次嘴上去了,或多或少的在他嘴唇上沾了点。

知雨弱弱的把手收了回来,也弱弱的的低下了头,甚至还往另一边侧了侧身,把脑袋完全拧向了另一边。

宁次刚才也几乎惊呆了,还没反应过来呢,甜筒就已经给收回去了。也没其他什么办法,他只把沾到嘴唇上的冰淇淋抿进嘴中,细细的品尝了一下,低声说:“嗯!很甜!”

知雨背对着他在点头,嘴里也应了一声:“嗯!”

宁次不免觉得奇怪又好笑,上次那么豪放的从他嘴里抢药吃,这次怎么只是这样就别扭了?

这么想的多了,一不留神就脱口而出:“知雨,上次在温泉旅馆的时候……”

没想到知雨反应超大,一个转身就扑了上来,张牙舞爪的去捂他的嘴,还恶狠狠的警告:“不许说!”

然而,宁次也只在一开始吓了一跳而已,之后么……知雨真的没发现,她已经把腿盘到他腿上来了吗?差点整个人都压上来。

可能已经发现了,因为她的脸红了。还飞快的撤了回去,继续别着脑袋,专心一致的对付手里那该死的甜筒。并且还继续用一只手掐着两腮,用力的揉。

宁次再问:“冰到牙疼了吗?”

知雨仍然摇头:“没有!是……脸有点奇怪!”

宁次不解:“哪里奇怪?”

“就是……”知雨慢慢的转回了头,把掐在脸颊上的手放下来,转而指着自己的脸说:“一不留神,就会变成……这个样子!”

宁次看着她那张被揉到几乎要肿起来的脸,看成着她的脸部肌肉在往上堆挤,眼角在往下弯,反而嘴角在向上勾起……

那是一张,很开心时会露出的笑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