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摊手,那就算你赖账好了
  • 火影:晓之圣女
  • 巫小槐
  • 2253字
  • 2021-08-02 07:00:11

从死亡森林回来的第二天,宁次就被知雨堵在家门口了,并且是一个人来的。

“你怎么知道我住这里?”宁次在问的时候还是比较警惕的。

知雨不以为然:“这很难吗?随便找人问一问,不就什么都知道了吗?”

对于此种解释,宁次是不怎么相信的。如果什么都能随便问出来,还用得着强大的忍者,出去辛苦搜集情报吗?

……也对,其实她也挺强大的!

可这是日向一族的地盘儿,外人是没那么容易进来的!就算是进来了,也早就被人发现,并限制行动了。

可是她怎么就跟逛自己家后花园一样,不仅闲庭信步的进来,还没人跟踪?

终于,宁次还是没忍住,问:“你是怎么进来的?”

知雨回:“有人带我进来的!还很好心的把我送到这里来了。”

“谁?”

“一个脸长的很凶的中年男人!”知雨还伸手指指宗家的方向:“我在那里看见他的!”

一瞬间,宁次不禁猜测她找的人是不是日向日足。

可是日向日足,会轻易把人带到分家这边来吗?毕竟此人还戴着雨隐的护额呢!

宁次深深的呼吸,平复了一下心情,再度问:“你是怎么跟他说的?”

好奇的很,到底说了什么,才能让日向日足给带路?

知雨说的更加漫不经心:“我说我是你女朋友,他就把我带过来了!”

“你……”宁次那张脸几乎涨红,指着知雨不知道该说什么。

要骂吧,这还是个女生。要无视吧……这还真不是能无视的事情!

知雨见他这副被污蔑了一样的神情,心头不悦,步步逼上前来。一直走到他跟前,脚尖都几乎要碰到一起了,才停下,抬头直视着他的眼睛。

“做我的男朋友,就让你那么不情愿吗?”知雨的声音很低,可语气不柔和,像在质问。

宁次这辈子都没遇到过这种事,都愣住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并且,她离得这么近,怕呼出的气流会喷到她的脸上去,都不敢呼吸了。

就在几乎要窒息的时候,知雨很潇洒的一甩头,转身走去旁边,淡淡的说:“算了!反正也是说着玩儿的!”

宁次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恍然觉得胸膛里似乎有些空了,仿佛心脏缺了一角。用手揉了揉,不明所以。

“我是来找你还人情的!”知雨终于说到了主题。

宁次心说,终于来了!再定定神,稍微做点心理准备,问:“你想让我做什么?”

“很简单!”知雨再转回身来,声音不知为何低了下去,说:“我想看你们日向一族,所有人的照片!”

“这……办不到!”宁次虽然对此很抱歉,但还是回绝了。

要看全族人的照片什么的,无异于让外人翻阅族谱,对古老名门来说,是个禁忌。

“我没有那么大的权利!”宁次这是实话实说的,迟疑过后又表示:“如果只看我家的相册的话,我还是能做到的!”

“我看你们家相册干什么呀?不看!”知雨不屑的如此说道。只是当时她还不知道,她这不屑的一句话,会让她错过多少东西。

原本还以为,日向的族人会有个合照什么的,只需要让她看一眼,在上面找个人就行了。看宁次这个表现,估计是没有那种合照的。

眼看知雨似乎要失望,宁次又问:“还有其他需要我做的吗?我不希望欠别人的东西太久!”

知雨顿时觉得搞笑:“这么着急要还人情,是为了尽快跟我撇清关系吗?”

之所以会这样问,是因为她正做着同样的事情。她在帮大蛇丸找转生容器,为的是尽快还清那六年的养育之恩,然后彻底撇清关系。

可宁次是正人君子,说话做事都不会那么决绝,也只是说:“我只是不习惯欠别人的。”

“那你跟我约会好了!”知雨突然如此提议。

“?”宁次还以为听错了,连眉头都皱了起来。

知雨也是有自己的打算的,把双手负在背后,仰头看着天,脚步在原地转了一圈,就像在欣赏天空一样。一边说着:“你就带我去木叶的各个角落走一走,带我参观一下木叶好了!”

“……”宁次一言不发,微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虽说是带着参观,但是孤男寡女走遍整个木叶什么的……还是太像约会了,可能会造成一定的影响……

如果这是火影派下来的任务什么的,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接受了!可这偏偏又不是个任务……

宁次支支吾吾:“我觉得……还是让其他女孩子……或者我去拜托天天陪你……”

“哦!明白了!要赖账!”知雨一副已经给他定了罪的样子,还在不住的点了头。

宁次差点被这话给噎死,活这么大了还从来没有赖过账,突然被扣上这样的帽子,断然受不了。

于是宁次试图解释:“我没有那个意思!因为……因为我接下来还有不得不做的练习……”

“明白!”知雨点点头,看似是明白了,就是那眼神像在看渣男,还说:“你去吧!不用管我了!让我在木叶尽情的迷路好了!不用管我!反正我也不是你们木叶的人!”

“我……”宁次不知为何,突然就生出了罪恶感,突然就觉得对不起她了。于是再度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孤男寡女走在一起的话,会被说闲话!所以……”

“哦!”知雨毫不在意的点了点头:“所以,是你怕被说闲话,而我不怕!所以是我不知羞耻!喂!你说我不知羞耻?”

“不是!!!”宁次突然就要崩溃了,活这么大,还没人把他逼成这种样子过。

虽说他一直都会很冷静,绝大部分原因是没几个人敢接近他,从而让他有了足够多的空间,和足够让他冷静下来的时间。

怎么突然就冒出来一个搞不清楚状况,步步紧逼过来的家伙呢?差点没招架住……

可事到如今了,知雨竟然转身摊手:“算了,我也不逼你!既然你这么不情愿,就不用带我参观木叶了!欠我的人情,就当你赖过去了好了!”说完还要走。

“喂!你等等!”宁次都急了。

知雨脚步一停,继续说:“你不用在意!反正我是外村的人,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就算被人赖了账,也没什么人给做主!所以,你尽管赖过去好了!”

宁次被说的罪恶感爆棚,一咬牙一闭眼,大声说道:“好了!我带你去!”

知雨闻言,很满意的点着头,再走回来,不忘说一句:“这可是你自己提出来的,我可没逼你!”

“我……”宁次现在是想骂都骂不出来了,哭都不知道去哪儿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