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退婚

“少爷,少爷!”

温柔的呼唤在耳边响起,有阵阵清风拂过,陈君猛然起身。

“我还活着?!”

他看向四周,疑惑与不解涌上心头。

我不是见义勇为被捅了两刀死了吗?

被救下了?这是哪?医院?

不,显然不是病房。

建筑风格古朴淡雅,屋内宽阔,一眼看过去家具都是上等的木料,甚至恍惚间陈君觉得这上面流转着奇异的波动。

而眼前叫自己“少爷”的是个十七八岁年纪的少女。

面容精致,一身素衣,宽松的衣服却遮不住突兀有致的身材。

“这身材,怎么乳此夸张?”

正想着接近着一股杂乱的记忆海啸般涌入脑海中,他瞬间明白了眼前的情况。

“我穿越了!”陈君摸了摸下巴,非常镇定。

眼前是个能够修行的玄幻世界,而自己穿越到了大夏皇朝东海郡九大家族之一的陈家,现在是陈家的大少爷!

“开局不错,父母健全,不是废柴,没有下人要踩自己的脸。”

陈君很满意这个状况。

大夏皇朝和前世的华夏国版图疆域非常相似,只是面积大了百倍以上。

穿越成了富家大少,整个东海郡都可以逍遥快活。

出了什么事都有老爹老娘给兜着,还有比这更爽的?

记忆里,自己去年把周家二少爷打得头破血流的事都被老爹给兜住了。

上哪找这么好的爹?

某点穿越人士多数是孤儿院来的,而自己有个依靠,开局已经赢在起跑线了。

至于眼前这个身材极其夸张的女人,是自己的侍女,负责照料自己的日常起居。

陈君打量了两眼,这凹凸有致的身形不得不说很有吸引力。

“少爷做噩梦了?”侍女俯身关切地问道,春光隐现,“大长老已经在院外等您了。”

“大长老?”陈君平复了一下思绪。

他急速穿好衣服来到院外,看着眼前的大长老。

记忆里,这个面容皱皱巴巴但身形高大魁梧的人是家族大长老,半步人王境的恐怖强者,跺跺脚整个郡国都得抖三抖。

而边上,那个面容坚毅的中年人就是自己的父亲。

大贤境强者,下一任家主的有力争夺者。

此时大长老看向陈君,面带慈祥又有些吓人的微笑。

他转身,手中的龙头杖一动,这一棍击出爆裂的力量流转,陈父没来得及反应就直接被庞然巨力狠狠砸进了地面!

“你这好儿子迟到了足足半刻钟,那你替他受罚。”大长老笑得很灿烂,转头看向陈君,“走,去退婚!”

陈君看了看老爹的惨相,在记忆中搜寻一番,很快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自己有个未婚妻叫做林疏影,是东海郡林家的天之娇女。

林家乃东海郡九大家族之一,陈家同样如此,因此这是一场政治联姻。

原本双方皆大欢喜,亲上加亲。

两家天才珠璧联合,双方家族实力很快能再上一层楼。

结果前几日传来消息,三个月前林疏影突然修为尽失,根基被毁,成了废物。

偏偏林家将此事隐瞒,直到前几日才被陈家偶然知晓。

这自然让陈家极为不满,毕竟陈君算是家族天才,又是嫡系长子,怎么可能去和一个修为尽失根基被毁的人结成道侣?

如果不是意外得知消息,这联姻真要成了陈君岂不是下半辈子被毁?

虽然这个世界可以纳小妾,但正妻只能有一个。

于是陈家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退婚!

顺便大长老要去找找林家的小麻烦。

对于退婚,陈君没有反对意见。

本来自己的婚姻他就不想家族做主,我一个现代社会穿越过来的,怎么能被人包办婚姻呢?

因此对于这件事,一点都不抵触。

此时陈君他爹深深看了儿子一眼,偷偷传音:“退婚的时候你什么话都不要说,大长老得罪人是为了去找一下林家的麻烦,你不要被人记恨了。”

陈君抬头看了一眼父亲,没想到父亲这时候还关心自己。

父亲继续说道:“林疏影追求者众多,你羞辱了她的话,很可能会有护花使者不服要与你擂台赛。”

“父亲怕我打不过?”小辈之间的擂台赛通常长辈是不能插手的,但陈君好歹也是个天才。

陈父笑了,从地面将自己深陷的身躯拔了起来:“我怕你灵力消耗太剧烈,等回来挨不住我的鸡毛掸子。”

“……”陈君干笑了两声。

“听说你昨天又闯了一祸?看来是青门盾术修行有成,有自信在我和你母亲联手中撑住片刻。”

陈父陈母一直都以德服人,从来都将境界压制到和陈君同境界教训儿子。

但陈父陈母都活了几百年,身为大贤境强者,同境界也是碾压儿子。

陈君心想原主人闯祸跟我有什么关系!

他转身看向大长老:“大长老,咱快走吧!”

……

备车,起轿,地行犀急速奔走。

路上大长老慈眉善目,给陈君讲解修行法门。

“你天赋悟性出众,按理说早就应该迈入肉身五境圆满,迈入脱胎了。”

肉身五境界,炼体、锻骨、伐髓、换血、圆身。

现在的陈君是换血境修士,这样的修行速度堪称恐怖,年青一代中当属翘楚,但在大长老看来还是慢了些。

“家族对你的期望可不只是小小的东海郡,你要记住。”

陈君心中腹诽,那你之前还给我订婚约?

“换血,洗练而已,承受得住痛苦就可,家族的功法品阶极高你这灵力质量显然又是偷懒了……”

路上,大长老唠唠叨叨。

足足一个时辰后,陈君耳朵都要起茧子了,才终于临近林府。

府门巍峨,气势磅礴,远远看去就有一种仿佛山岳般的厚重。

……

林府门前,陈君和大长老被人恭敬地迎了进去,引入会客厅。

林府的主事人满脸堆笑,心中思索着其实大概明白可能是林疏影沦为平庸一事泄露:“陈大长老可是稀客啊,不知道今日为何事而来?”

大长老干笑两声:“听闻林疏影小友有恙,老朽来看看。”

这话的意思是,老夫来确认一下林疏影是不是真的根基尽毁,成了废物!

而听到这话林府的主事人讪笑了两声,心中暗道一声坏了,果然纸包不住火:“小辈的事情,哪里需要劳烦您呢!”

“那可不行,陈君乃我陈家千年不世出的天才,他和林小友有不太正式的婚约在身,如果出现什么问题的话……”

“不太正式”这四个字被特意加重了语气。

此时林府的主事人满脸尴尬,心中不断的思索着。

怎么办?说林疏影现在不在府上?还是硬着头皮承认?

正思索着,一个声音却遥遥传来:“多谢陈伯伯关心。”

轻柔的脚步声款款而来,一个一身碎花裙的姑娘远远走来,这就是林疏影了。

明知道要被退婚,这个姑娘居然没有选择逃避。

陈君颇有些诧异,这心性不一般啊。

他抬头,看到未婚妻的第一眼,愣了片刻神。

虽然之前就有婚约,但这还是陈君第一次见到自己的未婚妻。

“原本以为我这个穿越者眼高于顶,看不上任何人,看来还是高估了自己!”

“这也太漂亮了……”

明眸皓齿,冰肌玉骨,眉眼如画。

不是陈君没出息,主要是前世从没见过这样的人。

仿佛画中走出来的,面容精致无双,一双美腿修长笔直,身材婀娜玲珑,气质出尘脱俗。

用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来形容陈君都觉得不够!

必须要承认,这一刻陈君对退婚出现了一丝犹豫。

毕竟这么漂亮,娶回去当花瓶也没什么问题不是?

然而转念又一想,自己堂堂穿越者,不能在这跌了份!

大长老面带微笑,看向林疏影:“听闻小友最近身体有恙?可是真的?”

“确实出现了些问题,已经三个月有余。”

大长老恍然:“陈君的婚事重大,我帮小友探查一番,看看能不能救治吧!”

陈君静静地听着,突然一个略显娇弱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哼!退婚还说的这么冠冕堂皇,退吧,反正你陈家马上就要被覆灭了!】

陈君:“?”

谁在我脑子里说话?

他愣神片刻,接着望向四周,林家议事厅内,就这么寥寥几人,女性更是只有一个——林疏影!

传音?很明显不是。

而且林疏影修为尽失,哪里还有传音的手段。

正思索着,脑海中声音又响了起来。

【前世陈家覆灭,这陈君好运活了下来,但也身负重伤根基被毁,说起来也是可怜。】

陈君:“??”

什么意思?前世?

他有些懵逼,看向林疏影。

【他怎么在盯着我?这眼神看起来这么怪?】

这下子陈君确定了,声音来自林疏影。

他皱着眉头思索了起来眼前的情况。

我似乎,能听到林疏影的心声?

陈君有些不解,自己为什么能听到?

听刚才林疏影口中的前世的说法,自己这未婚妻这是重生了?

而且,似乎陈家就要被覆灭了?

然后自己要变残废了?

这怎么能行!

我刚穿越过来,还享受不了几天公子哥的生活?

谁敢覆灭陈家,我和他不共戴天!

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这一世我重生归来散尽修为重新修行,定能成就一代女帝!哼!】

声音有些傲娇。

陈君:“???”

好家伙,猜测被印证了。

未婚妻不简单,居然真是个重生者!

脑海里出现了数不清的小说,陈君没想到,居然在这碰到重生者了,还是自己的未婚妻!

脑海中念头急转,未婚妻的几句心声虽然短暂,可是信息量相当巨大。

此时大长老已经探查完毕,皱着眉头,显然林疏影是真的出了什么问题!

他刚准备开口,陈君觉得,这时候必须做点什么了!

这包办婚姻,有时候也是有可取之处的嘛,干嘛要如此抗拒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