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老子不吃这一套

第19章 老子不吃这一套

“扫描!”

张康掏出手机,打开支宝收付款二维码。

杨天雄只得乖乖照办。

“支宝到账一百万。”

稍即,张康收到一条提示音。

打开支宝账户余额,张康顿时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

看到这张笑脸,杨天雄经不住哆嗦。

太具有迷惑性了。

谁要是认为败家子好欺负那就要吃大亏了。

“康少,您看,我们能走了吗?”

付完医药费,杨天雄不由长呼一口气。

张康冷冷注视着他:“走?”

“我们之间的事情还没了结,你认为能走?”

杨天雄顿感浑身发冷。

完了,这个败家子果然还不肯罢休。

“康少还要怎样,杀人不过头点地。”

张康:“还要怎样?你们追讨债务,逼得我爸有家不敢回,这笔账怎么算?”

杨天雄要晕倒了。

“这……”

张康语气冰冷:“这什么这?”

“一百万,这笔账了清。”

杨天雄真想直接晕倒过去。

“康少,这……过分了吧,都在江湖上混的,不能把事情做得太绝。”

张康摇摇头:“别给我提江湖,老子不吃这一套。”

“一句话,给不给?”

“不给,那就永远坐轮椅。”

杨天雄的额头上流淌着细密的汗珠。

“能不能少一点,刚刚给了一百万,公司里哪里有这么多现金?”

张康冷笑:“还想糊弄我?”

“你公司的账户上趴着两百多万,你个人存款也有三百万。”

“没让你倾家荡产算我绝对仁慈。”

“不愿意,五秒后,我帮你选轮椅。”

见其如此狠绝果断。

杨天雄暗里将张康骂了个狗血淋头。

但他不能后半辈子坐轮椅。

钱没了还能赚回来,腿没了那可就全完了。

他们这些人都以身体吃饭。

没有腿,财路也断了。

如此苟且活着,还不如杀了他们好。

他相信这个败家子一定会说到做到。

稍即,他不得不再次拿出手机。

一分钟后,张康再次收到支宝转账一百万。

看着支宝余额,张康脸上的笑更加灿烂。

“滚吧!”

听闻其声,杨天雄等人如蒙大赦。

慌忙爬起来,一个个相互搀扶着离开了28号楼。

“叮!”

“宿主严惩恶人并救治见义勇为的弱女子,系统额外奖励200点能量。”

杨天雄等人刚走,系统提示音接踵而至。

张康惯例查看。

只见能量槽中的数字已经达到1350点之时。

他脸上的笑更加的浓烈。

“康儿,明月呢?”

真当张康为此极度兴奋之时。

袁丽拎着一大袋子的菜来到跟前。

“呃!”

“在那。”

顺着张康手指的方向。

袁丽顿时看到明月倒在草地上。

“这是怎么啦?”

将手里的菜塞进张康的手中,袁丽惊慌跑了过去。

尤其是看到明月嘴角的血迹之时,更加的惊讶。

“刚刚有一伙人来讨要高利贷,把她误伤的。”

袁丽大惊:“啊,那你还杵着干嘛,还不赶快送医院?”

张康笑着回道:“已经没事了。”

袁丽嗔怪地道:“你怎么就知道没事?”

“听我的,快送明月去医院。”

张康要摇头苦笑不已。

“不信的话,您就将她弄醒问一问。”

袁丽半信半疑地将明月摇醒。

“哇!”

“这一觉睡得好舒服啊。”

当明月醒来之时,袁丽没有看出丝毫的不对。

而明月却是舒服地伸了一个懒腰。

似乎刚刚她真的睡了一觉似的。

见她醒来袁丽忙问:“你真的没事?”

明月眨巴着大眼睛:“没啊,好着呢。”

袁丽:“那你嘴角的血怎么回事?”

明月看向张康,顺势抱着张康的胳膊:“被一个莽汉打的,不过康哥给我治疗好了。”

软玉温香袭来,让张康瞬间心猿意马。

眼前再次浮现明月舍身救己的画面。

而在他的心中明月的分量也越来越重。

“没事就好,走,回家做饭吃。”

袁丽见此,只得将心中的疑惑收起。

明月欢喜地帮袁丽提了些菜。

看到走路轻快有力的明月。

张康不由露出一个欣慰的笑。

为她强化身体后。

明月不仅比以前更美。

脸上那营养失衡的病态也彻底消失。

将健康、青春、活力的美尽皆展现出来。

可失去的记忆却无法帮她找回来。

明月为什么会失忆呢?

在为她强化身体之时,张康动用系统为她做了一个全面的体检。

明月是被人下了一种强悍的迷药。

在没有解药的情况下,才致使其大脑受到了严重的损伤。

也正是如此,她之前的记忆完全消失了。

不过还保持着处子之身。

这说明下药的人并没得逞。

这让张康疑惑不已,她是怎样在被算计的情况下逃出了魔掌。

如果没有强大的意志和根深蒂固的传统观念。

是不可能在迷失的情况下坚守本心的。

想要恢复记忆就只能等系统升级了。

不一会儿,三人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出租屋。

进屋后,袁丽就开始忙活起来。

长时间不住的屋子有多脏不用多说。

三人忙活了好一会儿才将整个屋子打扫干净。

一小时后,一家人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餐。

尤其是明月,吃得那叫一个香甜。

还不由连连夸赞袁阿姨。

看她如此,袁丽和张康皆是露出一个温馨的笑。

张康微笑着无意间问道:“明月,你想起些什么没有?”

明月顿时摇头:“没有,还是什么都想不起。”

张康微微点头:“我会让你想起来的。”

明月甜甜一笑,眼眸中带着些许紧张。

“谢谢!”

“康哥不会是嫌弃我,想送我走?”

“阿姨,教我做饭吧,我一定不会让您和康哥失望的。”

见她如此敏感,张康和袁丽皆不由会心地笑了。

袁丽拉着明月的小手,满眼都是宠溺之色。

这个女孩子虽然失忆了,但却非常乖巧懂事和聪明伶俐。

不管从哪方面看她都觉得非常好。

如果能做她的儿媳那就更好了。

“傻孩子,以后不要说这种话。”

“阿姨保证只要你不想走,没有人能敢撵你。”

明月听得两眼冒星星。

“嗯嗯,谢谢阿姨!”

说着明月不由看向张康。

张康却摇头道:“你想做家务,我可舍不得。”

明月忙道:“我真的可以。”

张康摇头:“看看你手上的伤,再干下去手都无法拿筷子了吧。”

明月将小手藏起来。

她手上的伤口是在帮袁丽削土豆是被水果刀划伤的。

“我……以后不会伤到自己了。”

袁丽心痛地抓起明月的小手。

“康儿说得对,你这手确实不适合做家务。”

“等你叔回来了,看看他的公司需不需人,到时候你去帮他做事吧。”

听闻其言明月顿时感动得泪眼婆娑。

没人知道她经历了什么?

自失忆之后的几天里,她经历了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