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秦守跪了

第14章 秦守跪了

张康示意老妈不用怕。

随后面对秦守,再次抬起手来。

“跪不跪?”

看到如此狠绝的张康,秦守的意志终于崩溃了。

“噗通!”

意志一旦崩溃,剩下的就是屈服。

秦守忍着剧痛单膝跪地。

因为另一条腿根本就无法跪下去。

“别打了,我跪。”

说着,他竟是对着张康磕起头来。

“对不起,阿姨!”

“对不起,康少!”

张康对这个称呼并不满意。

“嗯?从来……”

秦守顿时明白他的意思。

“康爷,对不起!”

张康摇头:“不对,再来。”

秦守快要后悔死了,今天出门一定是没看黄历。

要不然怎么会碰上这个煞星。

可爷爷两个字实在是无法喊出口。

但这小子实在是太狠了,不喊只怕今天真要断五肢。

四肢断了还能续接,第五肢断了还不如杀了他。

“爷……爷爷……”

秦守不得不做出艰难地选择吞吞吐吐喊了三声爷爷。

张康很是满意地点点头:“诶,乖孙子,好样的。”

被张康如此羞辱,他感觉还不如死了算了。

心底里将张康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一遍。

明月看到秦守被康哥狠狠踩踏不由捂嘴偷笑起来。

看向张康的眼睛里释放着无与伦比的光芒。

而林雪的眼眸中除了怨毒就是屈辱的光芒。

这个被她甩掉的废物将她的尊严踩在脚下并狠狠摩擦。

她不甘心,不愿意相信这是事实。

但残酷的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她不信。

跪在地上的秦守见张康不打了,顿时松了一口气。

抬起头来的一瞬间,眼睛里的怨毒一闪而逝。

而这一瞬间正好被张康捕捉到。

这家伙仍然口服心不服,迟早还会报复自己。

既然如此,那就彻底让他死。

思及此,张康的大手在秦守身上轻轻一拍。

一股能量冲进其身体中。

系统按照他的意图,摧毁了秦守的心脉。

心脉被毁,他的寿命最多只剩下半年。

而现代医学对于这个病情只能徒叹无奈。

“啊!”

秦守发出痛苦的惨叫。

随后软绵绵地倒在地上。

“滚!”

张康轻喝一声。

林雪和黄毛等人如蒙大赦。

而后一众人带着断手断脚的秦守狼狈而去。

望着几辆豪车急速远去的方向。

张康眼中闪过一丝快意的光芒。

秦守,虽然你还活着,但你已经死了。

“叮!”

“宿主打脸仇人,意外触发抽奖机制。”

“宿主有一次抽奖机会。”

“请宿主立即转动大轮盘。”

“倒计时……10……9……”

就在张康畅快之时,脑海里传来了系统的提示音。

惊然之下,张康急忙内视脑海中的系统界面。

下一瞬,张康的眼前就出现一个超级大转盘。

转盘被分成了几十个区块。

每一个格子里都有一个物品。

有豪华游轮、别墅、豪华跑车、高级美女保镖、药品、能量点等豪礼。

其中居然还有一个公司的名字。

看到这个公司,张康的眼睛瞬间变大一倍。

因为它就是豆豆直播平台。

太不可思议了。

实在是颠覆张康的认知。

“如果我能抽到豆豆直播就好了。”

对于这家平台张康了解的比较多。

其市值几十亿。

如此大的平台怎么会出现在抽奖系统中呢?

眼看着倒计时走完,张康意念转动。

大转盘下一瞬就急速转动起来。

一分钟后才渐渐停止。

张康屏住呼吸。

“卧槽,卧槽!”

“不会吧,这么巧?”

“老子居然真的抽中了豆豆直播平台?”

不可置信的张康狠狠掐着自己的胳膊。

“叮!”

“恭喜宿主获得豆豆直播平台所有股权。”

就在张康极度惊喜之时,系统提示音也如期而至。

“666!”

“万能系统,真牛皮!”

“老子现在是豆豆直播的真正老板了。”

“林雪,你肯定想不到吧。”

“从此以后你都是在为我打工。”

“现在看来摧毁秦守的心脉有些得不偿失啊。”

“不然,定要让他将家底掏空。”

得到豆豆直播,张康不由想起林雪和秦守来。

现在所有的主播都在给他打工。

而他曾经刷进去的一千万一多半也变成自己的。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爽。

“叮!”

“豆豆直播平台方已经在办理股权移交手续。”

“请宿主签字确认!”

就在张康无比兴奋之时,系统提示音再次传来。

而后张康就看到一个电子版的转让合同。

系统已经为他审核过了合同。

一切都是有利于他的条款。

并且转让也是全股份转让。

也就是说他以后就是豆豆直播全权掌控人。

没有犹豫,张康毫不犹豫在电子合同上签了字。

“叮!”

“转让合同生效,请宿主24小时内接收平台。”

看到提示,张康不由哑然。

这么快?

真是神速啊。

可想到万能系统张康瞬间释然。

万能系统无所不能,搞定一家公司实在是小儿科。

“康哥,真帅!”

就在张康为得到豆豆直播兴奋之时明月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意识瞬间回归现实。

张康不由冲满眼小星星的明月点点头。

袁丽望着儿子也同样感到无比自豪和骄傲。

“我们走吧。”

说着,袁丽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

随后三人扬长而去。

留下一堆看热闹的人群依然高谈阔论。

相信今天的事情足够他们茶余饭后掰呼一阵子了。

而在肿瘤三医院的顶楼。

何自强收起高倍望远镜。

医院大门口发生的一切他都看得清清楚楚的。

一张被打的如猪头般的脸上浮现一抹残忍的笑。

其极度狠厉地自语:“张康,别以为我的钱好拿。”

“今日之仇今日报,等着被车撞死吧。”

自语间,他就将一个电话拨了出去。

稍即通话完毕,脸上那残忍的笑愈加浓烈。

出租车很快就驶出了市区。

而后继续向郊外的白杨坡而去。

原本张康不想回出租屋。

那地方又偏又远不说,环境还极其的差。

现在他不缺钱了,随便在市区买一套房还不容易。

而且还是随买随住的那种。

但袁丽却不同意。

张康拗不过老妈只得顺从。

出租车很快偏离主路进入一条乡间岔道。

路上的车突然间变得稀少。

司机也加快了速度。

“滴滴滴!”

“宿主有生命危险,请及时规避!”

“宿主有生命危险,请及时规避!”

就在张康闭目养神之时。

脑海里警报声大作。

张康猛然睁开眼睛,急速四下张望。

当他看到身后跟着一辆水泥罐车之时眼皮顿时急速跳动起来。

因为水泥罐车正在加速冲来。

而出租车司机一点也没察觉危险。

估计他觉得水泥罐车想超车所以依旧照常行驶。

“师傅,加速,加速!”

张康眼看着水泥罐车距离越来越近。

不由着急大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