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怎么不嚣张了

第13章 怎么不嚣张了

听闻其虚伪的话。

张康顿时露出一个极度厌恶的神情。

“你不用装好人,我也不需要你来救。”

“并且我也告诉你,我张康以后除了父母长辈,谁也不跪。”

见其不领情,林雪冷哼道:“你再不听劝,我真不管了,没我的面子,你的小命早就没了。”

对这个拜金女,张康心底仅存的一点点情谊也在此时被彻底抹除了。

他愤然地喝道:“没有你,老子怎么会败光家产,你给我滚!”

林雪俏脸瞬间扭曲:“兽哥,这人没得救了,你随便。”

秦守等人见此,脸上的戏谑和狠厉更浓。

而他的小弟们更是向张康围拢。

眼看一场冲突无法避免。

袁丽不得不再次站出来:“小伙子,得饶人处且饶人,千万别太欺负人。”

明月也大声道:“不要以为人多就了不起,康哥一出手你们都得玩完。”

秦守等人顿时鄙视地大笑起来。

“哈哈哈……”

“我们好怕怕呀。”

“你康哥很厉害是吧?”

“啪!”

秦守被明月刺激,嚣张大笑之时。

冷不丁甩手给了袁丽一巴掌。

“嘭!”

而这还没完,又是一脚踹中袁丽的肚子。

“啊!”

袁丽猝不及防,惨叫着倒在地上。

“小小蚂蚁而已,还敢在我面前装逼?”

“我嚣张了,你的康哥呢,来呀,来打我呀。”

秦守打了人,一点也不害怕。

反而更加张狂地展示着自己的强大和强横。

“嗖!”

忍无可忍就无需再忍。

张康瞬间启动。

带着呼啸冲到秦守的面前。

眨眼间,他的一只大手就死死掐住秦守的脖子。

“呃!”

被铁钳般的大手扼住咽喉秦守顿觉无法呼吸。

一张大脸也因此憋得通红。

张康冰冷地注视着秦守的眼睛。

“老子就算是蝼蚁也能吊打你。”

“你打了我妈一巴掌,还踢了一脚,现在我断你一手一脚。”

“咔嚓!”

“咔嚓!”

秦守还没从那双冰冷而又深邃的眸子里走出来。

下一瞬,他就感觉两股噬心般的痛袭来。

“呃呃呃!”

可他喉咙被张康死死掐住,只能发出怪异的声音。

林雪等人都没想到张康居然突然动手。

而且还这么凶残。

黄毛发出一声怒吼,悍然挥拳砸向张康的后脑。

“嘭!”

张康看都不看身后,直接抬脚一个反踢。

黄毛应声飞向几米开外。

张康缓缓转过身来。

大手仍旧死死掐住秦守。

他的一只手和一条腿被张康打断。

软软吊着,还不听使唤地随意摆动着。

脸已经变得紫青,眼珠子也如鱼眼般鼓凸出来。

如果张康再不松手,他就会因窒息而身亡。

见其身体剧烈挣扎,张康稍稍松了松手指。

秦守顿时拼命呼吸起来。

张康对其他几个青年勾了勾手指头。

冷冷道:“来,一起上。”

“嗷!”

这几个家伙如梦初醒。

嗷叫着冲向张康。

“砰砰砰!”

“啊啊啊!”

几个会点三脚猫功夫的小年轻怎会是张康的对手。

三拳两脚就将他们全部打翻在地。

见此情景,林雪惊呆了。

“怎么会这样?”

“他怎么会突然变强?”

“不不不,一定是我看错了。”

林雪无法接受张康的强大。

昨天还是一个弱渣,今天竟然能轻松干趴下这么多人。

她是要看张康跪地求饶,而不是看张康大杀四方的。

看看围拢过来看热闹的人,那一脸的崇拜,她就更加难受。

一股无名妒火在心底升腾。

被她抛弃的张康应该一无是处才对,怎么会比她的兽哥厉害?

难道是在医院磕了药?

是的,一定是这样的,不然没法解释。

她转眼就找到了自我安慰的借口。

就算你能打赢几个人又能说明什么?

在刀枪和权利面前依然只是一只蝼蚁。

一个啥也不是的人休想在她的面前秀优越和强大。

“张康,够了!”

见他仍然死死掐着秦守的脖子。

林雪终于忍不住发飙了。

她走到张康面前:“你闯祸了知道吗?”

“知道他是谁?”

“他是千云影业雾都分公司的总经理。”

“人家是百亿资身家的大家族少爷,你居然敢动手?”

“再不放手,你会后悔的。”

听闻其言,明月搀扶着袁丽走了过来。

“呵呵,好一个附炎趋势的拜金女。”

不等张康回怼,袁丽就冷笑着回道:“儿子,打得好,老妈支持你。”

袁丽虽然一开始示弱,息事宁人。

那是她不想惹事。

别忘了她以前也是富太太。

已经翻脸的情况下也不再一味地调和。

明月也挥舞着小拳头:“我也支持你。”

看到老妈和明月都支持自己。

张康顿时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

“啪!”

而下一瞬,画风突变,他反手给了秦守一巴掌。

“我闯什么祸了?”

秦守刚刚能自由呼吸,被一巴掌扇的脑子嗡嗡作响。

“张康,你特么死定了。”

张康冷冽地道:“不服?”

“啪!”

又是一巴掌呼了过去。

“啊!”

下一秒,秦守再次惨叫出声。

林雪简直要被张康气死。

但她不敢上去帮秦守,只能跺着脚:“你……”

张康依旧冷冷盯着秦守:“百亿大少,你不是很牛叉吗?回答我,你要怎么报复我?”

秦守很不想屈服。

但看到张康再次抬起手。

“今天我认栽。”

见其终于怂了张康不由露出一个自信而又傲然的笑。

“你刚说什么来着?”

明月赶忙搭话:“他说要跪下磕三个响头,还要外叫三声爷爷。”

见她如此接梗张康不由对明月投去一个赞赏的笑。

“听到没有,跪下,磕头,喊我三声爷爷。”

秦守和林雪的脸顿时都绿了。

林雪咬牙切齿:“张康,不要小人得志,兽哥绝不会给你下跪。”

秦守也昂然仰起头:“士可杀不可辱,下跪绝不可能。”

张康笑了。

“好,不下跪也可以,那我就打断你五肢。”

听闻张康的话,明月、袁丽、林雪等皆是一头雾水。

人就四肢,哪来的五肢。

而秦守却听出了其中的味道。

他知道第五肢是什么,大脸不由瞬间涨得紫红。

“康少不要欺人太甚。”

张康哈哈一笑:“呵呵,是吗?”

“啪!”

“啊!”

惨叫声中,秦守的大脸上再次多了一个五指印。

“我欺人太甚?”

“你昨天打我的时候怎么不说欺人太甚?”

“啪!”

秦守两眼翻白:“啊!”

张康冰冷注视:“你想弄死我对不对?”

“啪!”

秦守口鼻流血:“啊!”

张康眼中寒芒爆射:“现在怎么不狂了?”

“怎么不嚣张了?”

“服不服?”

“啪啪啪!”

“啊啊啊!”

张康问一句,送上一巴掌。

如此十来个巴掌下来,秦守被打成猪头,还满脸是血。

看到秦守如此惨样,林雪再次惊呆了。

而明月和袁丽同样不忍直视。

袁丽偷偷拽了拽张康的袖子:“就这样吧,这么多人看着呢,不能太过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