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绝境中借钱

第1章 绝境中借钱

张康拖着沉重的脚步从医院走了出来。

他眉头紧锁,一脸愁容,眼里全是绝望。

抬头看了看深灰色的天。

冰冷的雨让那双毫无生气的眸子更显灰暗。

医生的话还在耳边回荡。

“张先生,有结果了,你妈得的是胃癌,晚期……”

“须尽快切除,否则最多撑半年。”

“十万,先交十万吧,后期不够再补交。”

十万,上哪里去找十万?

别说十万,他连一千块也拿不出来。

自从沉醉于女主播打赏。

家里的存款被他挥霍一空。

他爸张河的公司由于现金流缺口巨大而破产。

还背负了巨额高利贷。

为躲避讨债公司的人张河已经很久没回家。

就连最后一栋别墅也被法院拍卖了。

一家人只能在雾都郊外租了一套小两居。

房东已多次催收,威胁说再不交房租就将他们赶出去。

内外交困下,张康深感心力交瘁。

他想到了死。

但他却不能死。

“不管有多艰难,我都要全力救妈妈。”

“钱,一定要借到钱,哪怕给人下跪也行……”

张康深吸一口气,掏出了手机。

一小时后他无力地瘫坐在马路牙子上。

什么狐朋狗友,全都是酒肉朋友。

关键时刻没一个人愿意伸手拉他一把。

现在,他再也不是曾经的神豪康少。

而是一个人见人躲的超级败家子。

“对了,还有大伯,他一定不会见死不救。”

张康来到大伯家。

几分钟后他就被大娘吴小丽给轰了出来。

一分钱不借还被骂了个狗血淋头。

张康异常愤懑。

他是来借钱的又不是白拿。

何况大伯霸占了属于他家的几间旺铺那么多年。

难道就不该帮一下?

什么同胞亲情全都是浮云。

怨恨和绝望无边弥漫。

仇恨的种子在心间悄然种下。

但为了母亲还得继续想办法。

张康徘徊在大街上思索着可以借钱的人。

最终,一个他最不想见到的人浮现在眼前。

“或许只有她能帮我……”

张康来到豆豆直播大楼前。

此刻他心头五味杂陈,苦涩翻涌。

但凡有一点办法他都不会来这里。

磨蹭着走进直播大厦,张康看到大厅中排起了长龙。

十多个保安如临大敌地维持着秩序。

张康正感诧异,人群突然骚乱起来。

“啊!”

“是玉儿来了。”

顺着人群涌动的方向。

张康看到一众制服男拥簇着一对男女从电梯间走来。

看到走在C位的女人,张康不由身体一震。

“林雪……”

这位正是他的前女友,也是他砸锅卖铁也要血捧的女主播。

也是他此行借钱的人。

玉儿是林雪的网名。

今天的林雪依旧美**人。

她拥有一张标准的网红脸、九头身沙漏身材、前凸后翘。

一袭粉红香奈儿束腰短裙,让她更显性感热辣。

从众星捧月中走来骄傲得像个女王。

试问,这样的女人哪个男人不想拥有?

不然张康又怎能傻乎乎地为她砸进去上千万。

“喂,快闪开。”

见有人挡在路中间保安不由大声呼喝起来。

没有理会保安的大呼小叫,张康神情复杂地望着林雪。

“张康,你怎么在这里?”

林雪见是张康,稍感讶然,随后冷漠开口。

“我……”

张康上前两步,正欲说出目的。

“哟哟哟……”

“这不是大名鼎鼎的康少吗?”

“听说你败光了家业,是不是走投无路了?”

“看到没,玉儿现在是我秦守的了。”

“怎么样,是不是很不爽,很痛苦……”

抢着说话的正是林雪身边那位高个子鹰钩鼻青年。

其一身行头没一百万至少也有五十万。

他就是林雪的现男友兼直播间守护者秦守。

“哄!”

听闻其言,粉丝们顿时炸锅。

“哇喔哇喔,原来这就是康少?”

“康少多豪横,挥金如土,这人一身地摊货哪像啊?”

“原来是个假神豪,败家子,呸!”

“哈哈哈……”

在直播间里,豪横的康少可是大名鼎鼎如雷贯耳。

此时被秦守揭穿身份,不瞬间轰动那才叫怪事。

被屌丝们嘲笑,张康顿觉脸上发烫。

如果有地缝恨不得立即钻进去。

对于挖苦嘲讽张康只能自动屏蔽。

相比面子,借钱救母更重要。

张康深吸一口气望着林雪道:“借我十万,急用……”

可话没说完他就被各种嘲笑的噪音淹没。

“真够无耻的,居然向玉儿借钱。”

“老子吃土也绝对不会找女神借钱。”

“是谁给你的勇气?脸皮太厚了吧。”

“玉儿不是慈善机构,我们也绝不会答应。”

“快滚吧败家子,别丢人现眼。”

“快滚,快滚!”

被这些屌丝们带节奏起哄辱骂。

张康气得双拳紧握、青筋暴突、双眸充血。

如果不是为了救命钱,他绝对有冲上去干一架的冲动。

而林雪却冷漠地注视着张康,嘴角上浮现一抹厌恶的好笑。

她这副表情攻击力不大,侮辱性却极强。

现在的张康已经一无所有,已经没有丝毫的利用价值。

作为豆豆直播第一网红主播,岂能再和张康有啥牵连。

至于借钱就更是不可能。

她甚至连拒绝的话都不想说。

看到林雪这幅表情,张康的心瞬间沉入谷底。

他已经预感到今天只怕要空手而回。

而秦守却异常兴奋。

他很是享受张康被践踏尊严的高光时刻。

为了玉儿,今天他要将张康彻底踩在脚下狠狠摩擦。

什么直播间神豪。

呸,在我秦守脚下也只是一只稍大点的蚂蚱而已。

“康少,你想借钱?”

张康狐疑地看向秦守:“对,你愿意借我钱?”

秦守点点头坏笑道:“可以,只要你给我跪下磕三个头,这钱我借。”

听闻其言,张康瞬间暴怒。

他攥紧双拳,额头青筋凸起。

他怎么可能给这个禽兽不如的家伙下跪。

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

作为一个败家子最要紧的是面子和尊严。

可以预见,只要他跪了以后将再也无法抬头做人。

何况这里还有这么多屌丝看着。

可面子能救胃癌的母亲吗?

不能,相比让老妈活下去尊严和面子又算得了啥。

渐渐的,弥漫在他眼眸中的耻辱之火没了。

剩下的只有决然之色。

“噗通!”

张康竟是毫不犹豫地当众直挺挺地跪了下去。

“咚咚咚!”

在秦守、林雪和一众屌丝们还没有反应过来又快速磕了三个头。

“秦守,我跪了,头也磕了,给钱吧。”

张康快速起身,抖了抖灰尘,冰冷地望着秦守并伸出大手。

“嘎!”

直到此时大家才从瞠目结舌中回过神来。

震惊是因为没想到张康真的为了钱干脆利落地下跪磕头。

嘎然是因为大家还没来得及拍摄就结束了。

如果能留下视频再放到网上,绝对是头条大新闻。

“哄!”

三秒后,所有人终于炸锅。

各种辱骂、嘲笑、鄙视铺天盖地砸向张康。

对于噪音张康选择无视和无所畏惧。

他死死瞪着秦守。

看到这样的张康,林雪更加厌恶。

“知人知面不知心,原来你是这种货色。”

“为了钱你居然下跪磕头,真是无所不用其及。”

“不过,现在无所谓了,因为我有一个更加强大的守护者。”

“张康,看到了吗,这就是你我的差距。”

“你永远都只能仰望我们。”

林雪将我们说得极重。

还顺势挽着秦守的胳膊,将脑袋亲昵地靠在秦守肩膀上。

眼眸中那份温柔和幸福是那么的熟悉。

感受到女人的温柔,秦守顺势将其搂紧。

而后炫耀般地看向张康。

“哈哈哈……”

“康少果然厉害。”

“虽然你做到了,但我还有一个要求……”

见其要耍赖,张康脸色瞬间涨红。

“秦少要反悔,不要得寸进尺。”

秦守摆摆手,睥睨地望着张康。

此时的张康就是一只小小的蚂蚱。

他还没玩够呢,怎么能轻易放过他?

再说他压根就不会把钱借给这个败家子。

刚刚完全是在戏弄他,居然还当真了。

秦守微笑着叉开双腿。

亢奋地道:“只要你从我的胯下钻过去,我再加十万,怎样?”

听闻其言,张康瞬间明白自己被耍了。

可恨他还信以为真。

耻辱的怒火让他瞬间失去理智。

“你是认真的?”

秦守嚣张地点点头。

“嗯哼,来呀,钻过去……”

张康的怒火已达顶点。

既然借钱无望了,那也就只剩下干了。

“好,禽兽,你去死。”

望着秦守那嚣张且欠揍的脸。

张康没有任何犹豫,狠狠一脚撩起。

“嘭!”

这一脚正中秦守要害。

“啊!”

惨叫声中,秦守瞬间倒地,身体霎时缩成一只大虾米。

见其惨样,林雪顿时慌了。

“兽哥,兽哥,你怎么样……没事吧?”

秦守痛得脸色惨白,冷汗狂飙,惨呼连连。

“哎哟妈……”

“给我打,打死他丫的……”

对于林雪的问候秦守那里顾得上。

此刻他只想将张康弄死。

一群脑残粉们被狠辣的张康深深震骇。

他们下意识地夹紧了双腿。

看向张康之时眼里哪里还有不屑和嘲讽。

一众制服男在秦守野兽般的嚎声中惊醒。

“嗷!”

他们咆哮着,如狼似虎地扑向张康。

眨眼间张康就被包围。

“砰砰砰!”

这么多人拳打脚踢张康瞬间挂彩。

“啊啊啊!”

他惨叫着奋力抵挡。

可双拳难敌四手。

很快他倒在了群殴中。

就在意识逐渐模糊之时。

“叮!”

“恭喜宿主,您已被万能系统选中。”

“系统正在绑定中……”

“绑定进度百分之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