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硬刚神蚕公主

“圣皇子何在!真以为有斗战胜佛为你们撑腰,就可以亵渎神灵了吗?敢辱不死天皇,需以死谢罪!”

一个美丽的女子,肌肤雪白,身躯曼妙。

她径直找到叶凡众人:“我管你是人族圣体,还是斗战一脉的圣皇子,敢辱不死天皇,就要付出血的代价!”

王腾看向此处,拥有数字秘的他遮掩面容,端坐在一个角落,看见女子的瞬间,目光却是一愣。

接着喃喃自语:“怎么会有这样的巧合!”

有人怒斥:“你当这里是何地!祖王有什么了不起的,一样可以镇杀!”

王腾察觉一丝熟悉的气机,他天眼开启,发现那个人乃是叶凡!

元神出窍入住一具圣体,虽然没有大成,却是货真价实的圣人躯壳。

王腾了然。

圣皇子放下狠话:“等我到了圣人境界,将你们全部轰成渣!”

王腾注视着女子,她相当美艳,七彩霞光笼罩。

终于,王腾平定内心,继续注视场中发展。

砰!

圣皇子将铁棒杵在地上,目光没有任何畏惧的怒视祖王。

“我给你一个机会,向天皇子赔罪,当着各族的面对不死天皇忏悔,这样我可以饶你一命,不然即使斗战圣皇还活着,我也一样会出手!”

圣威惊人,整个瑶池,多数人身体打颤,噗通之声不绝于耳。

女祖王很果断!

直接动手,弹飞圣皇子手中的凶兵,随后将金色的斗战圣猿提了出去。

王腾不动声色的跟了出去。

“我看谁能救你,一只小小的猴子也敢对天皇不敬,今日我慢慢抽你的骨头,剥你的皮。”

女祖王冷笑连连。

“不跪的话,我会亲手打断你的双腿,让你以头触地,长跪不起。”

后方,天皇子等人冷笑,全部一言不发。

“噼啪!”

场中突然响起了耳光声。

一个少女出现,清丽动人,耳光打在女祖王的脸上。

她甩了女祖王一个耳光,将圣皇子从地上拉了起来,光华一闪,为他治疗伤势。

女祖王呆了一会儿,王腾皱眉。

“轰!”

就在这时,叶凡入主的圣壳从瑶池内冲了出来,他挥舞拳头向着女祖王冲了过来。

女祖王匆匆伸手一档,一条手臂当场破碎,成为烂泥。

王腾站起身,数字秘掩饰的面容恢复。

他神力浩荡!

圣威弥漫!

不错,就在不久前,他已经炼化了大成圣体的宝丹,修为也突破成为了圣人!

肉身更是能够徒手硬抗封神榜!

叶凡继续追击而上,与女祖王碰撞在一起,这一次让其半边身体裂开。

王腾圣威突显,惊的在场的修士不能言语。

冲天的圣威漫步空间,无数的法则以王腾为中心。

他长发狂舞,众人还未反应过来之际,便跨入了场中。

当~!

仿佛金铁碰撞。

王腾手臂裆下叶凡的攻击。

挥手一用力便将叶凡推了出去!

叶凡大惊:“是你!”

王腾站立身形:“没错,是我!”

“什么?!那竟然是北帝王腾!”

“王腾成圣了!”

“怎么可能!他不是10年前才为斩道吗?”

众多修士心惊!叶凡更加惊讶!

王腾表情不变,突兀间,万千法则与神力浩荡,天地间所有规则都在响应他,他伸手一指叶凡。

“乱天秘术!弹指崩星!”

浩荡的神力向着叶凡而去,配合圣人神光,王者之下,几乎谁见谁死。

却见场中少女挥了挥手,满天的神力消退了。

王腾心中震惊,面色依旧不改,看向紫发少女。

此时,一个披头散发的年轻道人,一个身穿九龙黄金道袍的皇子和一个小尼姑走了过来。

一个被神光包围的精灵也停在紫发少女的肩膀上,发出略带悲哀的鸣叫。

王腾依旧圣威滔天,他不敢有任何松懈。

眼前的少女,乃是货真价实的太古祖王,神蚕公主。

“参见神蚕公主!”

“拜见斗战王妃!”

有人行礼惊呼。

紫发少女让对她行礼的人起身后,转过身注视着王腾身后的女祖王。

“刚才我听说,你要让圣皇子下跪,在万族面前忏悔,还要杀他,我想问你凭什么敢这样嚣张!”

紫发少女的声音让全场安静。

王腾脸色不变,依旧站在哪里,身上圣威不灭。

心里却在思量,如果此刻灭杀斗战胜佛,击杀圣皇子,是否会对大体剧情引发偏移?

“他亵渎神明,侮辱天皇,理应受罚。”王腾身后的女子道,口气却不那么盛气凌人。

“渎神吗,当年斗战圣皇在世时,怎不见你去理论,他掀翻了不死天皇的道场,你为何不站出来说上一二?我看是欺软怕硬吧。”神蚕公主淡然道。

“我并没有想杀他,只是想惩戒一番,让他对神恭敬一些。”女王显然很发怵,再也不似以前那样强势。

神蚕公主平静无波,道:“他身为圣皇子,脾性刚烈,你却要他向天皇子赔罪,当着所有人的面下跪,还有比这更恶毒的吗?想打断他的双腿跪在万族前,是想破其证道之心吗?”

说到这里,神蚕公主恬淡神色不变道::“我也给你两个选择,一是在自己跪在万族前,二是我打断你的双腿跪在万族前,然后向圣皇子赔罪。”

在场的人都感受到了一种杀气,果然不愧为太古末年最出名的女强者之一,相当的干脆与强硬。

“你欺人太甚!”太古女王大怒。

“你也知道欺人太甚,方才为何让圣皇子在万族前下跪忏悔,你究竟是想针对他,还是想羞辱已逝的老斗战圣皇?”

“他一个小辈而已,纵然身为圣皇子,我让他下跪赔礼也没什么。”太古女王道。

“好吧,那我现在要求你跪下来,自己选择吧。”神蚕公主平静的开口。

“公主殿下,不免有些过了。”另外两名古王上前说道。

此刻的众人皆注视场中,没有任何嘈杂声。

“你们两个给我有多远滚多远,不然也一样跪!”

神蚕公主伸手:“怎么?逼我动手吗?”

她伸手撒出一片光雨,身影伴随光雨冲了出去。

她要在瞬息灭掉女子,替斗战胜猿出气。

轰!

帝威!

场中,战立良久的王腾头顶悬浮一件帝兵,帝威浩荡。

他神色淡漠的注视神蚕公主,平静的开口。

“你若确定要出手,我今日便斩了圣皇子,往后必定屠尽神蚕领,灭尽须弥山。”

众多修士惊了,无论是太古族还是人族修士。

北帝不仅修为盖世,还掌握有无缺帝兵!

圣人持帝兵,足矣横行整个北斗,灭尽圣地外出的任何力量,哪怕是同等级的圣人,在手持帝兵的圣人面前,也只有一个死字!

神蚕公主沉默了,美眸中尽是寒冷。

“你…为何帮她…”

王腾头顶的帝兵依旧在旋转,圣光道则无时无刻在运转,随时可以打出让北斗星域破灭的攻击,那是无可匹敌的杀伐力量。

王腾冷漠说道:“没有为何。”

场中,形势一变在变,王腾头顶的帝兵被混沌掩盖,但是威压无法作假。

突然,神蚕公主出手。

在王腾前字秘和数字秘的运转下,避开王腾的武道天眼,一击便对着王腾杀来,在千分之一秒内,王腾神色大变。

噗!

他的身躯几乎被斩裂成两半,头颅差点被洞穿,几乎横飞出去。

王腾掐诀,大喊。

“仙凰不死术!”

身躯中一道虹光冲出,瞬息让王腾几乎断裂两半的身躯长好。

盖世帝威彻底复苏了,恐怖的威压引动了远处的仙泪绿金塔。

王腾长发飞舞。

燃烧圣人本源,他要全力催动帝兵,将在场的人杀尽。

帝兵散发出滔天杀机,封锁了虚空,让一切都静止。

王腾伤势全部回复。

他冷冷的注视神蚕公主。

“仙凰不死术,我还可以用三次。”

紫发少女停下了手中的神光。

沉默一会儿后问道:“你与不死天皇是什么关系…”

王腾冷笑:“没有关系!”

紫发少女顿了顿,对着太古女王说道:“你道歉,我便看在他的面上饶你这一次。”

王腾目光看向太古女王,那女子脸色彻底冷静下来。

“我在这里向圣皇子道歉…”

两名古王较忙上前,将女子带了下去,喂食灵药。

王腾将帝兵收起,运转行字决后冲入瑶池,找了个角落窝着。

他是在无法明白,为什么巧合会如此之多。

可是,那又是自己心中的痛,在前世,自己以为自己一切都不在乎,这样便可以永恒,不用受时间的冲刷。

可是直到失去了那人,他才明白,自己只是自以为的不在乎,他还是有在乎的人的,可惜一切都来不及了。

这也导致了他,无法目睹与她如此相似的身影再度在自己面前死去。

王腾闭上目光。

在睁开。已经是一片冰冷。

因果已了结,今后,他便是!

永恒!

当!

无始钟又显现了,在五大域的上空巡逻,特别注意了东荒北域。

王腾抬头看去,天眼内确定那是无始钟。

内心发狠,自己那天成为至高路尽仙帝后,一定把这些到处飞来飞去的东西给安上一个消音器。

艹!烦不烦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