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神灵谷灭,万族大会开

彻底玩大发了。

王腾内心有点慌,大战中心离自己并不远,哪里的时空都混乱了。

光都无法透出,哪怕他武道天眼淌血也捕捉不到任何痕迹。

他处在一个轮回世界中观察,静静等待大战的落幕。

噗!

有人喋血,血迹从大战中心飞出,不过寥寥数滴,便将坚硬的紫山给破开,化为彻底的飞灰,连大帝阵纹都无法阻挡。

按照剧情,叶凡应该在这里敲击无始钟才是,可是刚刚来到这里时,虽然有熟悉的气机,但却没有发现叶凡,也许在弥老轰击无始钟时,他和段德便已经跑路了。

紫山内,大帝阵纹在不停的流转,将大战的中心彻底限制,防止飞出的物质将北斗星域给击碎。

仿佛金色的瀑流出现,又一位红尘仙以时空加入了战局。

王腾心中思考,好像真的玩大发了。

他运转行字秘,空间法则主动为他驱使,一步跨出就在紫山另外一处显现。

武道天眼配合数字秘和前字秘推测观察紫山,上一任源天师张林便在此地,因为无始钟的响声而恢复清明。

如今应该是在这里。

远处的战斗中心,有滔天的力量在泳动,搅动了哪里的时空古史。

终于,有一道剑光从域外虚无而来。

带着绝天灭地的霸道与独断万古的气机,冲进了战斗的中心。

砰!

哪里的中心发生了寂灭,哪怕是虚空都成为了虚无,在无任何法则能够在哪里存在,只能在漫长的时间后自行修复。

混战结束。

弥老出现在王腾身旁,老人精神烨烨,目光中有光芒,仿佛能够映照诸天。

但他现在嘴角流淌鲜血,身上有一道剑伤,血迹斑斑。

“小祖,我们走,离开这里。”

老人伸手抓住王腾,在时间静止的瞬间,回到了北原王家。

“弥老,发生了什么?”

王腾问道。

“荒!他终于出手了…始祖大人即将降临那个地方,围追堵截荒,为了限制范围和力量,我必须先带小祖离开哪里。”

王腾心中思量。

自己还是太弱了,连观战的资格都不够。

看来,还是要变的更强才行。

弥老身影消失,王腾知道,他一定是去了哪里,去配合始祖围追堵截。

轰!

天下修士皆大惊失色。

“这是怎么回事?!”

“有禁区中的无上存在复苏,难道是要结算因果吗?!”

王腾默默修炼,仙三斩道他已经度过,凭借他修炼的速度,成为圣人将不会很远。

无上大帝的气息在紫山显现,虽然太古族中也有无上存在复苏,但太古族依然选择观望。

紫山中的无上气机依旧弥漫,有绝世皇朝请出天机神算测算发生了什么,最终却得到一个模糊不明的结果,甚至测算的那位直接口吐鲜血,双眼失明。

仰天发出不明音符,差点暴毙而亡。

时间溜走十日,无始钟在度响起。

空间波动,弥老一脸平静的回到王腾身边。

王腾睁开眼。

“弥老,失败了?”

弥老淡然道:“小祖,情理之中,毕竟荒也不是第一次逃离…”

王腾收回目光。

遮天法生命寿元过于短小,哪怕是人道领域的无上大帝也只能活个几万年,借助不死神药也只能活个一世。

如果想要长生,寿元没有限制,则只能红尘成仙。

王腾深知红尘成仙的难处,别看在小说里红尘仙不怎么少,但世界何其多,才出了几个红尘仙,他可不会认为自己天赋能直接修炼到红尘仙而毫无压力。

王腾想了想,算了,一切顺其自然得了。

……

无始钟连响三个月,配合无上大帝显现的气机,就连太古祖王都心中恍然。

三个月来,王腾没有修行,在各处的城池转悠,了解天下发生的各种趣闻。

甚至靠着武道天眼,在圣城赌石处小赚一笔。

“无始不可能还在这个世界上,早已死去很多万年了。”

这一日,天皇子传出消息。

让北域所有势力心惊,引起无数的轩然大波。

王腾面色不改的听着消息,这正是遮天这种传统修士的弊端,无法与序列相媲美。

王腾辗转腾挪,慢慢的前往神灵谷。

天皇子以神灵卷引诱神灵谷的祖王,说服这一太古王族要灭掉蛮族,也不知道天皇子怎么想的,要灭蛮族,直接派出一位圣人不就行了吗?

要去借刀杀人。

神灵谷!

太古种族的聚集地。

地处东荒北域千山之间,四周皆是荒莽赤土,却因为太古祖王的复苏,也在万里类出现了植物。

然而今日。

谷内喊杀声震天。

有黑色苦朽的干尸杀入谷内,屠戮太古种族,掀飞无数的头颅。

鲜血染红每一片土地。

远处的山崖上,有一名白衣女子吹玉笛。

瑶池早任圣女,源天师张林的红颜知己。

圣人级的对决声势滔天,王腾在无尽的遥远处,借助弥老的神通观看着这一切。

武道天眼和九秘自行运转,在他的眼中,源天师的秘术化为明明白白的纹路规则,被他记在心里。

大战一直持续到天将明,王腾收起武道天眼,九秘停下运转。

他心中震惊此刻的收获。

禁仙六封!

源天神术、一梦斩道!

乃至于那困住整个神灵谷的源纹秘术!

实在是收获惊人。

他也看见了叶凡,天帝当真不愧虚名。

修为即将跨入斩道。

而且肉身更加强悍了,抬手之间杀太古种族不费吹灰之力。

王腾驻足一下,接着便开溜。

“张林镇压北域,杀尽神灵谷!”

“绝世风采,镇压了一个太古种族啊!”

诸如此类的消息传来。

王腾听的厌烦。

这里的修士,一方面要修炼自己无敌意,一方面又坚信大帝神威无敌。

真不知道当他们和大帝对上,或者大帝在对立种族内时,他们的无敌意志还站得住不?

神灵谷被灭后,太古种安定了不少。

王腾眸光思索一下,就去摸鱼吧,万一摸到什么意外之喜呢?

某一日,西域有佛子东渡而来,在北域传下一道法旨:“天下安宁。”

王腾听了冷笑,安宁个锤子,天下真安宁了,如何打出主角的赫赫威名。

最终,经过试探与商议。

半个月后,在瑶池圣地,将举行万族大会。

王腾大步迈入瑶池,来来往往的修士非常之多,没有在意他一个早已消声匿迹的天才。

瑶池圣地,地处东荒北域,是中立的一处圣地,有西皇母留下的帝器,仙泪绿金塔在这里,说是可以镇压一切。

王腾默默站在角落,静静的等待。

几日后,在瑶池外,有一个年轻男子走来,脸色平和,每一步都与天地相合,有莫名的道韵。

他比仙还像仙,绝美飘逸,正是天皇子。

天皇子看见叶凡等人,坑哼一声,向着身后的老人示意。

“人族的圣体你也来了,这次终于没有错过,看你往哪里走!”

他身后的一名老人森然冷笑,杀机无边。

突然,一声长啸由远到进,快速而来。

金色的光芒已到,带动滔天血气,轮动一条乌金大棒砸了下来。

“说的对!这次看你们往哪里走!”

圣皇子。

在王腾的注视下,一棒便将天皇子身后一名迎战的老人给打成肉泥。

“你是什么意思!”天皇子被五色神环笼罩,共有九道。

“没别的意思,就是想斩你!”

圣皇子轮动棍棒,将又一名老奴给打成肉泥。

“成王了!”

有老奴惊道,快速冲到天皇子身前,挡住圣皇子的攻势。

天皇子脸色变了,他至今还未斩道!

“神之子莫要出手,你所欠缺的只有时间,修一年抵得上百年功。将来无人可与你争雄!”

那名老奴道。

“圣皇子你身为太古皇族中的一员,却与人族圣体走在一起,还对各族出手,你要背叛先祖吗?”天皇子喝道。

“你管的可真多,我与谁走在一起,你管的了吗?”

“另外少给我扣大帽子。太古年间,万族林立,常年大战,蛮荒大地上血流成河。”

“到底被灭了多少族谁能说的清,从来没听说万族是一家,都是各领风骚数千年。此外人族也是万族中的一支,我无论与人族圣体走在一起,还是与血凰山的传承者走在一起,都没有什么区别。”

真棒!

王腾看着这一切,说的真好呀。

“何人在此喧哗!无视此次大会的规矩!”

有许多大人物从瑶池内走出。

“万族圣会召开在即,禁止一切杀伐,平和为贵!”

终于,逼死了天皇子背后几位老奴,圣皇子终于退步。

王腾笑了,遮天里,所谓道理全部战在叶凡那边。

原主,不过作者笔下的一个悲剧而已。

身为少年北帝,怎么可能不知道狮子博兔的原理?怎么可能因为一个女人与叶凡对上,怎么可能在王冲惹叶凡后,不过问任何事情?

可见,只不过是衬托扭曲正义的产物。

什么少年无敌,王腾只想笑笑。

哪怕我背负天渊,需要一只手驮着原始帝城,我安澜一样无敌于世间!

血淋淋的例子就摆在哪里,由不得人不信。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